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牧野诡事 第一章 墓中寻龙 怒晴鸡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发布时间:2014-07-18    作者:鬼故事大全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的冒险地点在湖南,实际上这个故事里出现的怒晴鸡,其原型来自河南的民间传说。

  据说很多年以前,在嵩山一带,每逢春天惊蛰时分,住在山里的居民夜里常常会看见两道红光围绕在少室山巅,一条大约六七尺长,另一条大约四五尺长,蜿蜒起伏,就好似两条火龙一样。到了天明,报晓鸡打鸣之后,就会逐渐消失了。只要春天一过,到了初秋季节,这两条红光便不会再出现,很多看到的人都搞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话说在这少室山下居住着一户山民,其家中养有一只雄鸡,这只鸡体形高大,身材魁梧,其相貌颇有气势,足有十多斤重,所产之卵全都光滑圆润,而且假以时日孵化,无有不活,主人一直视其为宝贝,并且称呼它为“老雄”,养了十余年,一直不肯宰杀。有一年初春季节,又到了这老雄产卵之时,但谁知此次这老雄产了数十只蛋,到最后仅存活了一只雄性鸡崽,其余的尽数夭亡,主人看后,每日垂头丧气,以为此事乃不祥之兆。这天,忽然有一位番邦模样之人来到了这户山民家中,看到了老雄与那只雏鸡,转头便问主人这两只鸡是否肯卖。主人正在因之前的事情而犯愁,认为是这老雄已经年老无用了,所以就随口说了句:“客人如果出得重金买之,我岂能不卖?”那客人问道:“这两只鸡你想卖多少价钱?”主人回应:“五百就够了。”客人听后面露喜悦之色,立即应允了下来。主人起初想找那客人索要五百个铜钱,但见其面露喜悦之色,便立即明白自己索要的价钱低了,于是急忙改口说道:“我所说的五百,乃是五百两纹银,并非五百铜钱。”客人听其这样说后,沉思了许久,说道:“既已如此,我答应你便是。五百两纹银的价钱我不会吝惜,但是你不可再反悔!”主人听后大喜过望,答:“你若拿得五百两纹银前来,我誓不反悔。”客人甚是高兴,次日便带了五百两纹银前来,付给了这户山民。

  主人见其果真带了银两前来,喜形于色,收好银两后便立即打开笼子,将两只鸡交付在了客人手中。客人接过鸡时,主人拉住其衣袖,笑着问道:“我起初只是想戏弄一下贵客,没想到你果真携重金前来,敢问一句,你买这两只鸡所谓何用?”客人笑着回答:“尊翁执意要问,我只好如实相告。”

  那客人说道:“你在这少室山下居住,可曾见过这山巅之上有两道红光?”主人疑惑地看着他点了点头。客人继续道:“那两道红光乃是两只蜈蚣精,一父一子,若再过百年,其子长成,必为一方禽兽,到那时必定残害生灵,为祸一方,你不但一家难保,就算我们这些外乡人,也要受其牵连,所以实为大患,不得不除。如今那只小蜈蚣精,尚为年少,不成气候,其父老矣,而且势单力孤,还不敢公然横行肆虐,唯有这两只鸡可以制伏它们。老雄体壮,不足为虑,但其幼雏年纪尚轻,若是每日将稀世珍物作为饲料喂之,便可迅速丰满其毛羽,壮其体力。听说这幼雏乃是数十只卵中仅存一枚,可想而知其精气独钟,难怪其余之卵尽数夭亡啊。”主人听罢这一番话,整个人傻愣在了那里,随即问道:“你说这两只鸡可制伏那蜈蚣精,但这两只鸡乃普通家禽,没有特异之处啊!”客人微微一笑:“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普通家养之鸡,皆为眼皮上掩,这两只鸡则恰恰相反,此目名为怒晴,此鸡实为凤种。”说罢,客人便带着这两只鸡由山路走了。

  过了一段时日,一天客人带着这两只鸡来看望主人,主人见那只幼雏已然长大,无论体形还是姿态,居然都和老雄十分相似。客人住下后每日给雄鸡饲以精食,直到某天暮色微降,少室山上又浮现出那两道红光,客人看到后满脸喜悦地招呼主人从屋中走出,“那妖怪又出来了!我带凤种去制伏它。”说完携鸡便往门外走。主人随后跟上,想去看个究竟,被客人拦住了脚步。“山顶之处妖气凝重,你乃一介山民,不知其中厉害,倘若中了剧毒,性命万难保全。”客人说完,转身上了山去。主人听了客人之语,留在家中抬头看着山巅,仔细观察所发生的事情。

  过了二更时分,主人看到少室山上那两道红光好似燃烧起来一般,其红愈发鲜艳,瞬间变得像两股擎天闪电一样时闪时烁,一会儿蹿向东南,一会蹿到西北,有时上下起伏,有时宛然缠绕,分分合合,若即若离。一会儿变成一个圆环的形状围于山顶,一会儿变成一根木棒模样笔直伸缩,或像雄鹰盘旋一样围转,或像鱼跃龙门一样激奋,时而旋转着慢慢停了下来,时而穿行着骤然停止,其形亦迷亦幻,虚实不定。

  主人为眼前所看到的景象惊得目瞪口呆,这时忽然见其中那段较短的红光一阵剧烈的上下翻腾,好似要挣脱束缚一样,然后变为笔直的一条光柱,倾斜着疾驰而下,半明半灭,落入山中,顿时山上冒出一道五色光芒,瞬间消逝无踪。主人心中窃喜,心想必定是那妖怪已被歼灭。再抬头观望,见还有一道红光飘于山顶,忽左忽右,忽高忽低,知此乃老妖之气,看起来已经气渐低迷,估计是要落荒而逃了。果不其然,一会儿的工夫,另一道红光就好似一片惨落的树叶,在空中任由狂风摧残,萧瑟飘荡,慢慢地堕入山中荒地处。到此,两道红光都以悉数灭绝。

  清晨时分,东方渐渐亮了起来,主人知两妖已除,早就备好了饭食准备接待客人。这时见客人左臂抱着两只鸡,右手提着一段树条缓缓地走入屋内,树条上穿着两只蜈蚣,一大一小。主人迎上前去说道:“知道你大功告成,所以特意备下饭食为你祝贺。”客人却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两妖虽除,可惜这两只鸡也身受重伤,命不久矣。”主人听后,立刻走上前去,观望两鸡。只见那只小鸡,浑身羽毛脱落殆尽,唯有一息尚存,老雄也遍体鳞伤,精神沮丧。又观那两只蜈蚣,大的长约六尺有余,左钳已经脱落,脚足还有一两只在慢慢蠕动,小的那只也有五尺多长,双钳全被摘下,足已没大半,身体就像枯木一样僵硬。主人抬头询问:“这两妖既然以除,你还抓来做什么?”客人答:“这两只蜈蚣虽为妖精,但其身体发出红光,道行终究不浅。若用其躯壳制成刀剑之鞘,也可值千金。”说完,便把两只鸡递到主人手上,语气诚恳地嘱咐道:“这一战两鸡出力过甚,小鸡不过十日,老鸡不过半年,皆会死去,因其有功于人,所以死后一定要将之好生埋葬。另外,两鸡与妖激战之时,也都身受剧毒,切记绝不可食用,切记!切记!”说完便转头休息去了。

  次日一早,客人与主人辞行,又给了二百两黄金以示谢意,然后用一个木匣装上两只蜈蚣,负在背上而去。不久这两只雄鸡果真如那客人所言,先后脱羽死亡,主人也遵照嘱托,将两只怒晴鸡好生埋葬。埋有雄鸡的山峰耸立至今,唤作“金鸡岭”。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