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鬼吹灯之抚仙毒蛊 第二十七章 荒岛求生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抚仙毒蛊    发布时间:2014-07-16    作者:鬼故事大全


  我被白眼翁狠狠地推出了水帘。刚一入水,猛烈的气压差点将人打翻过去,此时四面八方都是涌动的洪流,我根本分不清方向,三个人很快就被冲散。那一刻的抚仙湖像沸腾了一般,不断有气泡从水底冒出。我憋着一股气,顺着气泡上升的方向,向着水面奋力划去,心里一边懊悔一边惋惜,有好几次都觉得自己再也无法逃出升天。

  到最后我呛了满口满脑的水,终于浮出了水面,我身后的湖水不断地冒烟,烫得能把人活烤了。我望着空荡荡的湖面,四处都不见其他人影,急得我又潜了下去,想要将他们两人找出来。这样反复几次之后,我渐渐没了力气,只好浮在水面张望了一会儿。这时就听见远处“扑腾”一声,胖子和四眼从水底下冒了出来。胖子光着膀子,脑袋上还在流血,估计是在祠堂里头被乱石给砸的。他捂着脑袋大骂了一声,然后揉揉眼问:“老白呢?没,没上来?”

  我想到白眼翁最后的眼神,只怕他早就对人世间断了牵挂,却不敢把话说得太绝,支吾道:“反正我刚才上来的时候,没瞧见他。老白这家伙命硬得很,恐怕没那么容易翘辫子。咱们先上岸再说吧!”

  我们三人费尽了周折好歹是爬上了一处堤岸。我一上岸就瘫软下去,觉得自己浑身灌满了铁铅,连手指都动不了分毫。胖子和四眼就更别提了,两人一碰到陆地就倒了下去。我想起来叫他们脱了潮湿的衣服,可大概是太累了,说着说着眼前就模糊起来。

  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太阳已经高高地挂在我们的屁股蛋上。我睡得迷迷糊糊,一时间分不清自己身在何方。睁开眼睛之后呆坐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大孤岛上,只是到处都没见着翡翠的影子,也不知道这狗东西跑哪儿去了。胖子和四眼靠在一旁的灌木林上头,呼呼大睡。我挣扎着站了起来,踉跄了好一阵子才爬到他们面前,我拍拍两人的脸颊,费了好大工夫才把他们弄醒。四眼丢了眼镜,眯着眼睛用英文问我是谁。

  我说:“胡大爷。”

  他点点头:“你大爷。”

  我“啪”地给了他一脑袋刮子,四眼摇摇头这才清醒过来。

  胖子被吓了一跳,他扑腾着站起身来,大喊到:“哪来的女妖精,快给老衲显出原形!”

  我说:“你这都做的什么低级趣味的梦,怎么连女妖精都冒出来了?快清醒清醒,咱们还在岛上呢!”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大家伙总算是从水下逃生的冲击中清醒过来。胖子问我咱们睡了多久。我看看天,不确定这一觉混了几天过去,反正日头正健,估计现在离吃饭的点不远了。我站起身来准备去码头看看杨二皮和他的船。也不知道那位大爷身上的蛊毒解了没有,反正我们几个已经将东西按时送到,还顺带将滇王墓毀掉了,算是间接教训了那个阴他的张大仙。这老小子就算升天也该安慰了。我们三个饿得前心贴后背,全靠想着船上那点干粮才撑到了岸边。可一到那地方,我们全都傻了眼:空荡荡的码头,杂草丛生,却到处都看不见独角龙船的踪影。

  “我肏,滚你娘的杨二皮,过河拆桥,丢下咱们跑了!”胖子急得直跳脚,一副恨不得一口将杨二皮咬死的模样。

  我说你先别急着下结论,咱们沿湖找一找,他神志不清开不了船,说不定龙船是被水流冲到别处去了。说完我强打起精神,沿着湖岸开始寻找独角龙船的影子。其实我自己比胖子还要急,这大孤岛四面环湖,驾船来回有五六个钟头的时候,这里又是个荒岛,如果杨二皮真的独自离去,那我们无疑成了被困的鲁宾孙。

  “老胡,这边,快过来,出事了!”四眼的声音远远地从湖岸另一头传来。我赶忙迈开了大步冲他的方向跑了上去。四眼站在一处浅滩跟前,他手里拿着一截木板,然后指着地上的桅杆说:“你来看,这是不是我们的船?”

  整个浅滩上,大大小小的木板碎片不计其数,还有一些漂在湖面上,四周弥漫着一股浓浓的火药味。我蹲下身来检查桅杆上的标记,果真是杨二皮家的鱼头章。这下连我都忍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大骂起来。胖子原本在湖边上汲水,他听见我的叫骂声之后就跑了过来,一看这满地的架势也知道出事了。

  “杨二皮呢,没留下尸首?”

  你看看船都炸成这样了,人还有得活吗?如果他在船上,那全尸是肯定找不到了。他要是不在……哎。”

  “你叹气干吗?咱们又不会死在岛上。你忘记了,还有杨司令呢!”

  胖子这一说,我才想起Shirley杨还在外头,“对对对,她去外头找船,回到吊脚楼之后找不到我们,必定会出海来寻。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真该死。”

  四眼倒没有我们这么乐观,他说:“Shirley杨这一去少则一周,多则半月,我们在荒岛上,连口饭都没有,要怎么度过。”

  胖子嘘了他一声:“一看就是地主家的孩子,这有树有湖还能饿死爷不成。知道荒岛求生的那个大胡子吗?就抚仙湖这环境,别说半个月,半年都不是问题。”

  我忙拦住他:“算我求你,别再乌鸦嘴了。半年?这鬼地方,都能撑十天已经是奇迹了。”


  随后的几天,我们风餐露宿,把在部队里学到的求生技能统统用在了实战上。到了第九天的时候,我从睡梦中被久违的马达声吵醒。四眼原本就守在求救用的篝火边上,此刻兴奋地脱下了外套不停地挥动。眼看那艘水上快艇飞速向我们驶来。胖子激动地几乎要冲进水里去迎接。当快艇在码头靠岸的时候,我们三个人跟见了毛主席一样,热泪盈眶。

不等快艇停稳,Shirley杨大步流星地跳了下来。她身穿一身黑色的皮衣,头发扎在脑门儿后边,神色略显憔悴,却透着一股坚毅。她初见我们三个,几乎不敢相认。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才冲上来,一把抱住我说:“老胡,你这个浑蛋,急死我了。”

我一想到自己接连小半个月没换过衣服,忙将她推开。胖子在旁边说:“亲人哎,可想死我们了。来来来,我不要拥抱,有肉没有,带盐的肉!”

“哈哈哈哈,你们这几个大男人,怎么弄到这步田地,连秦律师都成了野人。我对你们几个的中国行太感兴趣了。”一个亮丽的女音从快艇上传了出来,我这才注意到船上还有另外两个人。那女人站起身来,嘴角勾起一丝的笑意。胖子泪眼汪汪地冲了上去:“芳,我的芳。你可想死亲人解放军了。”

林芳被他逗乐了,随手拎起一个背包丢给他说:“喏,别说我不照顾你们,干粮全在里边了。”

“有没有搞错,那是我的包!”一个穿得花花绿绿的身影“嗖”地声从船尾跳了出来。我一看见大少爷那副脖子仰上天的说话劲,心头就堵得慌。四眼跟我几乎是同时问道:“他怎么也来了?”

小王八“切”了一声,很是潇洒地从船上跳了下来:“你们几个土包子也不看看是谁家的船,除了本少爷,谁能在这么短的工夫,把最新型的快艇从美国运到这个破地方来。哎,狗头律师人呢,少爷我手上还有一笔账要跟他算呢!”

秦四眼一看见王清正,脸都绿了。Shirley杨问我白眼翁上哪儿去了,我光顾着跟胖子抢干粮,根本没工夫答理她。

林芳摇摇头:“这才几天的工夫,人都饿成狼了。这个人情你可要好好还我。”

Shirley杨叹了一口气对她说:“答应你们的事,我是不会反悔的。等抚仙湖上的事解决了,我就跟你们走。”

我正啃鸡腿呢,一听见她说这话,立刻将肉塞进了胖子手里,起身问她怎么回事儿。林芳和Shirley杨都不说话,倒是小王八得意扬扬地笑道:“你还不知道吧,美军有一个项目,在日本海域。咱们两家又要联手了。”

“不是,你说什么,谁要联手?”

“Shirley,她和王家的人要一同帮助我们完成一个军事项目。目的地在日本海域。不瞒你说,这次是个大手笔,多少人挤破了脑袋想参一脚,都没那个机会。你们能加入进来,应该感到荣幸。”我说老子什么时候答应要给你们这帮美国鬼子卖命了?

林芳指着快艇说:“照你这么说,我们的物资白给了?”我忙向Shirley杨求证,她点头说:“没办法的事。我跟蒋书记到了江城之后,他多方联系,死活找不到愿意去抚仙湖的船只。我试着联系了一下林芳,她同意以最快的速度向我们提供援助,但是条件是为一项水上项目做技术指导。我当时没有更好的选择,就答应了下来。没想到最后出现的会是他们两个。等我到了吊脚楼之后发现了你们留的字条,没敢等就上岛找你们来了,白眼翁他……”

我们一行人吃饱喝足之后在岸边扎了两处帐篷以供人员休整。我趁着空闲的时候细细地将白眼翁遇难的事向Shirley杨讲述了一遍。她听完之后欷歔不已。我们正要就张大仙身份进行探讨。林芳却突然跑了过来,她举着手里电报单说:“来不及了,我们得马上过去。”

我这说到一半,闹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Shirley杨说:“美军有了个海上计划,现在遇到了瓶颈。我答应过她解决完这里的事,就去海上基地报到。”

我问林芳:“Shirley杨又不是工程师,她学的专业与水上作业更不相干。你们找她,是不是有别的目的?”

林芳坦然一笑,将电报拍到我手里:“真是什么事都瞒不住你。不错,我们最先想找的人,并不是Shirley,而是你。”

“找我?”这让我更加迷茫了,一时间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何目的。小王八从一旁走了过来,他拍了拍我的肩说:“土包子,你就偷笑吧!咱们这次是去给老祖宗报仇。”

“啊?”我眨眨眼,没明白大伙是在说什么。秦四眼抱着一卷古籍从帐篷里走了出来,他身后跟着笑得像花一样的胖子。

我一看这伙人似乎都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愈发迷茫。胖子蹦到我边上,仰天大笑:“老胡,这次发达了。秦始皇的墓,叫咱们碰上了。”

我看了一眼站在帐篷前的众人,脑袋一下子涨得老大,这真是遇人不淑,遇人不淑啊!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