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牧野诡事 第一章 墓中寻龙 盗墓(一)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发布时间:2014-07-18    作者:鬼故事大全


  武昌起义隆隆的枪炮声,使中国终于挣脱了封建帝制的沉重枷锁,进入了一个各种新锐思潮与遗风陋习激烈冲撞的大时代。民国初年的社会局势尤其混乱,不仅各路军阀之间的战事频繁,而且出现了百年不遇的“北旱南涝”灾情,使得许多省份颗粒无收,成千上万的人成了灾民,为了能有口饭吃,更有许多人铤而走险当起了土匪响马,或去做倒卖人口、走私烟土、贩运军火一类缺德到底的勾当。这正是“十年干戈天地老,四海苍生痛哭深”。

  常言道:“盛世古董,乱世黄金。”在兵荒马乱的年月里,只有黄澄澄的大黄鱼(金条)才是硬通货。但在盗墓者的眼中,如此时局之下,国家的法律已形同虚设,正是盗掘古冢、窃取秘器的大好时机。有经验的盗墓老手,当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等到有朝一日政局稳定下来之后,古董价格必会看涨,届时再把所盗之物出手,便可轻轻松松地发上一笔横财。

  盗墓贼“马王爷”和他的两个老伙计——老北风、费无忌,就是瞅准了眼下的机会,打算趁着淤泥河附近军阀交战,附近村县老百姓逃得十室九空之机,动手盗掘河畔的一处无名古冢。

  马王爷本名叫马连城,只因盗墓经验丰富,做过不少大手笔的勾当,而且眼功极高,甚至有人传说他生了三只眼,不管地下有什么古墓,不论藏得多深,他只瞧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端倪,所以才得了这么一个绰号。然而对马王爷的本领比较熟悉之人,自然都知道他并非生有什么三只眼睛,只尊称其为“观山马爷”。

  马王爷盯上淤泥河边这座古冢不是一两天了,地点就在离河边不远的一片密林之中。时移物换,丘陇渐平,那古冢的地面封土堆和石碑等标记早已消失多年,不是行家根本就发现不了。如果拨开那些枯黄的乱草,在半尺多厚的异色泥下,便可以瞧见一块块奇大无比的墓砖,墓砖的缝隙间铸有铁水加固,要想短时间挖开盗洞,就必须使用土炮炸出缺口。

  只是这附近离官道不远,地理位置虽然偏僻,但却是赶场的必经之路,昔日里人来车往难有机会下手,即使在夜里用土炮炸那墓墙,也有可能会惊动民团或保安队。所以马王爷虽然早就踩过几遍点儿了,却迟迟未敢轻举妄动。当前的战乱却使得这里突然变得人迹罕至,这对马王爷等人来讲那真是天赐的机缘,他立刻会合了另外两个盗墓老手——善使火药术的“老北风”,与身大力不亏的开棺好手“费无忌”,为了掩人耳目,三人都装作道人打扮,带上一干应用器械,牵了几头用来驮东西的骡马,昼伏夜行来至淤泥河畔。

  “淤泥河”之所以得名,是由于这河中是半水半泥,也不管是涝是旱,这条河始终都有这么多烂泥。近年来河水流量逐渐变少,原本一条数丈宽的河流,又被淤泥分割成若干段,只有在雨水最大的时候,才偶尔连成一片。河床则全是一丛丛几尺高的乱草,有那些不明究竟的外地人,路过的时候想在河边喝口水、洗把脸什么的,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如果一脚踩到草下的泥潭,往往就陷在淤泥中丢了性命,谁也说不清这淤泥河陷死过多少人。只是这条河由于死人太多,除了河道最中间极窄一段的水质还算说得过去,大部分河道中一年四季都流着黑水,散发着一股股强烈的腐臭。

  马王爷他们到达淤泥河边之时,已经是夕阳西下,暮色黄昏。由于事先已经多次看过地形,马王爷和老北风等人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古墓那铜浇铁灌的砖墙掘了出来。老北风一马当先,在硕大的墓砖上用手指敲敲打打,勘察下手的位置。马王爷同费无忌二人都蹲在一旁等候,马王爷神色悠闲地吸着旱烟袋,而费无忌则神情专注地盯着老北风脸上的表情变化,有几分担心携带的土炮药量不够。

  老北风不慌不忙地探明了砖层的薄厚,对马王爷和费无忌说道:“两位老哥,这寿穴造得好个石椁铁壁,恁般结实坚固,咱们虽然带的火药不多,但我估量着若用土炮落力打它最薄弱之处,就算擂不开也差不多了。”

  马王爷听罢,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吩咐道:“这淤泥河附近的人早就跑光了,动静闹得再大也不打紧,只是需把药量掐算得恰到好处,别损伤了寿穴中值钱的器物便是。”

  马王爷是这伙人中的首领,他发了话之后,老北风才敢动手,三下五除二便安装了土炮的药引,土炮轰然炸响,别看是土制炸药,但配比高明,爆炸的威力着实不小,直炸得土石横飞、浓烟升腾。老北风早年间在北洋火器局做过火药师,这些年来跟随着马王爷盗过不少古墓,土炮破墙正是他的拿手好戏,待烟雾散去之后,只见这座无名古墓被来了个大揭顶,已经给崩出好大一个缺口。

  土炮打出的缺口,位置刚好在墓道铜门的顶端,绕过了最为坚固的铜门铁壁,可墓墙露出的缺口后并不是墓道,里面竖着一块青条石墓碑,三人不免有些奇怪,盗了这么多年的墓,还没见过谁家的墓碑放在坟墓内部,这唱的又是哪出戏?于是并肩走到近前定睛观瞧,都忍不住想要看看这无名古墓里藏着的石碑上究竟写了些什么。

  那墓碑又扁又长,造得甚是奇特,石头便是普通的大青石,上边顶端雕了一个鬼头,当中歪歪斜斜地刻着一行大字,笔画怪异潦草,透着阵阵邪气。

  这三人中只有费无忌是不识字的粗人,老北风虽然识得一些常用字,但加上认错的白字,最多也就认得几百个字,稍微复杂些的文字便不认得,对于石碑篆刻更是一窍不通。他们俩看起这块墓里的石碑来,跟看天书差不多,连半个字也读不出来,只好请教马王爷这碑上究竟写得些什么文字。马王爷博古通今,自然是难不倒他,青石上的一行字迹虽然奇特,却并非古篆之类繁杂艰难的碑文,稍加辨认就已读出,当下便在心中默念了一遍。

  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下,马王爷竟然觉得心底里突然生出一阵寒意,这青石上刻的一行字是:“诸敢发吾丘者必遭恶咒坠万劫而不复之地。”原来这是一块古代墓主用于恐吓盗墓者的诅咒石,也就是墓主发下毒咒,谁敢掘这座坟,墓主即使死后千年在冥冥之中,也必诅咒盗墓者坠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见此石碑者——死。

  自古以来,从有厚葬之风开始,世间便无不发之冢,但“事死如事生”的观念在古人心中根深蒂固,很少有贵族愿意纸衣瓦棺。既然不能薄葬,便只有想尽办法反盗墓,除了机关疑冢之外,诅咒震慑也是一个常用的办法。马王爷以前也曾见过类似的,但盗墓之人既然敢做这穿梭于阴阳界之间的行当,便早已将鬼神诅咒置之度外了,他对于这种毒咒早已习以为常,根本就不在乎。然而这次不知为什么,竟然感到一阵心慌意乱,说不定这无名古墓中真会有什么古怪。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