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鬼吹灯之湘西疑陵 第七章 起死回生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湘西疑陵    发布时间:2014-07-18    作者:鬼故事大全


  我正纳闷儿相隔不到百米的墓坑之间能有什么本质性的差别,胖子迈着大步向我跑来,喊道:“不得了了,最新发现!”

  “你慢点儿跑,伤口还没好呢。怎么回事?营地里又出乱子了?”

  “我呸,你怎么比我还乌鸦嘴,凡事不惦记点儿好。刚才Shirley杨又把那群小鬼子挨个儿审了个遍,你猜怎么着?他们说根本不知道什么盗洞、娘娘坟,他们老大去的地方是那儿!”胖子抬手一指,又是二号墓。

  这绝不是巧合,无论是王浦元还是日本人,他们最终的目标都是二号墓。这只能说明一件事,林芳这个谎撒得太大了,把所有人都给诳了。在日本海底发现的线索绝不会只有小金龙那么简单。

  王清正见我脸色大变,一下子得意了起来,摆出一副老成的模样颇为认真道:“事已至此,再骗你也没什么意思。海底墓里除了秦人金龙之外还有一张墓室图,原先我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可那天一进考古大队的营地我就看出来了,图上所指的就是那个尚未动土的二号墓。一号墓是防止二号墓泄密而建造的复制品,其目的多半是为了蒙蔽盗墓贼的视线。”

  “那你们要找的到底是什么?”

  “秦王金鼎。”王清正眺望远方,一脸神往,“依我看,林芳也是靠这件事才说动李教授与她同行。海底墓的墓主人实际是当年东海寻仙的一名遗存者,他的棺椁中藏有一幅锦衣图,图上详细记载了湘西蛊巫与中原方士在秦王面前斗法炼药的经过。其中提到有一位自蓬莱回来的方士向秦始皇展示起死回生之术的逸闻。墓主人当年还是一位小道童,对御前发生的诡事一直无法忘怀,他在锦衣中说,方士从棺中起出女尸,而后掏出一粒药丸置入尸体口中,不消片刻工夫,尸体居然闻乐起舞。在座的众人无不称奇,后秦王暗中向方士请教仙术,并许诺封他方相之位。岂料当日在座的蛊巫心生歹念,连夜暗杀方士,强抢他的法器。后来阴谋败露,便索性将金鼎毁去。秦始皇不甘心就此错过圆梦的机会,命人将国库中的周王九鼎熔成一体,仿造方士的法子去炼药,可惜始终没有成果,以致秦始皇一度郁郁卧床。一日,他梦见死去的方士前来找他度法,说上天已被他的虔诚感动,只要他将金鼎送回蓬莱,自会有仙人赐他长生不老的灵药。这才有了后来东渡送鼎的船队。”

  王清正讲完之后又说:“这事本来到此也就打住了,可后来我们发现从海底墓中找到的金鼎并不完整,仅有锦衣上所说的秦人金龙,不见了鼎炉和两翼的凤臂。仔细追查之后才发现,二十年前在同一片海域,日本人的捕鱼队曾经捞起来一盏金鼎。多方交涉之后,爷爷终于见到了被收藏在研究所里的秦王鼎,其形状质地与锦衣中记叙的完全相同。当然啦,这些事都是瞒着美国人偷偷干的。”

  “合着林芳请你家老爷子做顾问,他转头的工夫就把美国人给卖了?”

  “你说话怎么那么难听,这叫交换情报。再说,日本人又不是傻子,就算我们不提,他们早晚也会查出来。我爷爷知道林芳一定不会放过这条到手的大鱼,美国人的想法大家都清楚,他们总觉得世界是他们的,不管东西埋在日本还是中国,他们找着了就得归他们研究。所以爷爷推说身体不好,让我跟着林芳回中国来找你们,自己在暗中紧锣密鼓地部署队伍。谁曾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让这群考古队瞎猫碰了个死老鼠。好在他们眼拙,没分辨出正主儿。”

  “那你们绑林芳……”

  “她对我们留了一手,锦衣书的复件在她手上,我们只有一份残品。爷爷抓她是为了找人带路。她对你们也好不到哪里去,明知道一号墓是个赝品还眼看着你们往里钻。”

  “就算你现在挑拨我们的关系也无济于事。”Shirley杨带着李教授钻进了林子,王清正刚才的那番话显然她已经听见了,“不找到林芳听她亲口承认,我什么都不信。”

  “你跟她什么关系,事实摆在眼前还不承认?”

  Shirley杨没有搭理王清正,她径直走到我面前说:“姜队长已经移交给考古队的人照顾了,李教授执意要跟我们一起去,他是秦文化专家,我认为有他在对咱们事半功倍。另外,郭卫国的态度很不对劲,我看章副队长压不了多久。”Shirley杨也注意到了郭卫国的敌对情绪,不过这也不怪那小子多心,换成谁遇到这种事也不会对我们心存感激。何况我们本来动机就不纯,难怪人家会误会。不过眼前要忙的事实在太多,现在我只能将这个定时炸弹暂时抛在脑后。

  “好。既然李教授愿意相信我们,我也没有什么好推辞的。但是丑话说在前头,依目前的形势,地底下起码有两组人马,都是狠角色。大家下去之后千万不能轻举妄动,还是那句老话,一切行动听指挥。”

  “另外,还有一件事,余师傅到现在还没找到。我希望大家留个心眼儿。”

  “怎么,你怀疑余师傅……”

  “他失踪的时机太过巧合,我没有具体证据,不能随便说别人的闲话。总之,希望他平安吧。”

  王清正看着一林子的人,不悦道:“我找你私聊,上来这么多人是什么意思?”

  我说:“这里的都是自己人,你有话就对大家说,没什么好遮掩的。”

  “就是,平日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你丫有事当面谈。”胖子一直记恨林芳被绑的事,他现在看小王八横竖不顺眼,没事就挑他毛病。

  王清正指着李教授说:“其他两位我熟悉,这个可不认识。我把话挑明了,东西我们王家人势在必得,你们愿意分一杯羹也没关系。但要是从中作梗暗中使绊子,那就别怪我不客气。我劝大家为自己想想退路。”

  他话中所指的自然是考古队的事情,我们当前再怎么强势,在人家眼里也只是不法盗墓团伙,只是为了一同对付日本人才暂时结成统一战线。一旦危机解除,援军赶到,情况就会立马变样。我虽然也考虑过与郭卫国他们发生冲突的可能,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抢在日本人前面保住二号墓里的东西。

  李教授是个聪明人,他立刻打包票说,等事情结束了,他一定出面替我们说话,保我们几个。我心里明白他说话虽有分量,但终究抵不过枪杆子硬气。如果能够圆满解决,脱身的事情还是要靠王家祖孙出面。

  我没有正面回答两人,只问胖子准备得怎样。他早就跃跃欲试,拍着肩上的背包说:“都已经准备妥当了,武器、急救用品,还有照明设备都准备妥当了。队上的同志已经开始寻找二号墓的入口,我们现在过去立刻就能行动。”

  “好,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走。王大少,你的人没有经验,不宜多。”

  “带两个替死的就行,我也没指望他们帮什么大忙。”王清正镇定自若地挥了挥手,“你们慢慢准备,咱们墓室门口见。”摊上这样的雇主也算那群美国人倒霉。

  我们回到营地之后,郭卫国主动将行李送到了我手中,我摸不清他这般殷勤是不是有什么企图,只好用官方口吻感谢了一番。

  “你别跟我装客气。我找你不为别的,只是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工作,尽量拖住那伙盗墓贼,给大部队争取时间。”

  我心里冷笑了一声,就他那思想觉悟,等大部队来了,第一个出卖我们的就是他。

  “军民配合是应该的。郭班长不计前嫌,还给我们提供武器,已经是莫大的信任了。你放心,我保管完成组织上的任务,将犯罪分子扼杀在古墓中。”

  他呵呵一笑,不置可否,估计也看出我合作的意向不大。他叹气说:“如果不是实在走不开,我真想跟你们一起去。可我是一名军人,保护考古队是我的责任,我不能走。不过你放心,只要大部队一到,我就带人去支援你们,绝不会让你们孤军涉险。”我知道他并没有说实话,王大少的人大部分都留在营地待命,依照郭卫国的性格,必须坐镇大营才能放心。我看那群美国人也不傻,到时候应该知道见机行事。而且他这话外之意就是老子本来没打算便宜你们这帮兔崽子,谁让老子有公务在身跑不开呢?等老子的援军一到,你们一个都跑不了,统统抓起来!

  “太感谢了,郭班长你这么为咱们着想,赶明儿我一定送面锦旗去你队上。”我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