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鬼吹灯之山海妖冢 第四章 洗尘寺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山海妖冢    发布时间:2014-07-18    作者:鬼故事大全


  眼见没了马车,天又快要黑了,我们三个只好徒步朝县城走去。背上的伤口越来越疼,看来是毒液没清理,因此一直腐蚀着我们的皮肉。可这树林离县里至少还有二十公里,一时半会儿也走不到,我们又都饥肠辘辘的,身上还带着伤,眼看快要撑不住了。

  又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照我们三个的速度也就走了三四公里,天已经黑透了,估计走到县里也要后半夜了。这时,Shirley杨一指前方道:“你们看,那里有个寺庙,还有灯火的样子。不如我们先去那里借宿一晚吧,先把伤口简单清理一下。”

  胖子赶紧附和道:“杨参谋长说得对,我这疼得快挺不住了,而且饿得也没劲走了,咱们先去那庙里歇歇吧。”我自然是没什么意见,于是三人向庙里走去。

  走到庙前仔细一打量,庙并不大,看样子很有些年头,庙门上方悬着一块匾,上书“洗尘庙”三个大字。我见着这庙名有趣,说道:“一般出家人讲究的是出世,心无旁骛,追求至幻至虚的境界。这庙的名字听起来却挺入世,大有涤尽天下尘埃之感。难道说这庙还管民性善恶、社会治安?”

  Shirley杨想了一会儿说道:“大概这庙里最早的住持本是一介热血中人,因为某些不得已的原因才落发为僧,虽说遁入空门,却还一心想着匡扶正义、惩恶扬善。”胖子在旁边鼓掌说道:“胡司令、杨参谋长真是悲天悯人、心系天下苍生,这危急时刻还能抽空探讨出世入世的问题。此等宽大胸怀实在是值得我等在午夜梦回之时认真审视自己的灵魂,寻找我与二位的差距。但是我想,此时此刻,我与二位最大的差距就是受伤的程度。”说着转过身让我和Shirley杨看他的伤口。

  胖子确实受伤比我俩重很多,从背到腿几乎全都露出了红肉,衣裤也被腐蚀坏了,露出半个大白屁股一颤一颤的。Shirley杨看见胖子荤素不忌地就转过身来向我们展示他的屁股,顿时红了脸,低头快步走上台阶去敲门。过了一会儿,来了一位小沙弥开了门,探出半个脑袋,一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赶紧低了头念“阿弥陀佛”。

  Shirley杨也双手合十对小沙弥说道:“小师傅别见怪,我们是北京社会科学考察学院的,下午去树林里考察地貌,却不料被林子里一种食人树伤到了,现在又没有车回县城,所以想今晚借宿在这里,容我们清理下伤口。还请小师傅为我们通传一声。”小沙弥上下打量了Shirley杨几眼,终于犹犹豫豫地进屋去通传了。

  就在胖子马上不耐烦得要骂人的时候,庙里出来了一个年老和尚,大约七十多岁,虽已老态龙钟却精神良好,双眉长垂于眼角,看起来很有些慈眉善目的味道。老和尚双手合十鞠了一躬,笑呵呵地说道:“我是这庙里的住持释然,三位施主快请进。听闻三位受了伤,还请进庙处理伤口并用些斋饭。”胖子一听有斋饭二话不说就要进去,被我一把拉住。我也双手合十鞠躬,说道:“释然方丈,我们三个实在是没有办法才深夜叨扰,多谢收留。这里还有一位女施主,还请见谅。”

  释然方丈微微一笑说道:“施主何必拘泥,出家人慈悲为怀,救死扶伤乃是修行责任,更何况只是为女施主提供片瓦遮身呢。”我听方丈这样说便放了心,拉着胖子和Shirley杨赶紧进庙。

  胖子一进庙里便嚷着肚子饿要吃饭,小沙弥便带着我们去了斋堂用饭。斋堂十分破旧矮小,看样子也就能容纳十几个人,看来这是座小庙。不一会儿小沙弥就端上来素面和黑糊糊的馒头,我们三个都饿坏了,二话不说接过就吃。胖子三下五除二就将他那份吃完,趁小沙弥不注意偷偷对我说道:“这庙也太穷了,面条里就漂着几片葱花,连点香菇菜叶的影子都没有。住在庙里就这点不好,只能吃素,可是胖爷我今天受伤出血,得需要吃点儿肉补补。”说完趁我不注意将罪恶的黑手伸向了我还没吃完的馒头,被我一筷子打了回去:“快吃吧你,有的吃就不错了,你要嫌滋味不够就从自己腿上片点儿肥肉吃解解馋。”

  待我们三个吃完,赶紧去安排好的屋里处理伤口。Shirley杨被安排在庭院的东侧小房间里,我和胖子被安排在庭院的西南角房间。方丈听说我们是被桫椤树所伤,特意送来了庙里自制的药膏,并对我们说道:“二位施主真是吉人自有天相,这片树林自从老衲来这出家开始就没有人进去过了,那桫椤树的厉害老衲还是听我师父说起过。这是庙里自制的药膏,很老的方子,配制好后也很久没人用过了,二位施主快处理伤口吧。另外,我让人给那位女施主也送了些。老衲告辞。”

  我赶紧说道:“请问大师,您在山海关有多久了?”

  “老衲出生在这里,今年虚岁七十有六。”方丈慢慢答道。

  “那您有没有听说过无量山?”我问道。

  “无量山?没有,从没听说过。不知施主打听这无量山是有何贵干?”方丈一脸茫然,显然不是说谎。“没事,我们来这里之前听说过一些关于无量山的传说,所以好奇就向您打听一下。看来传说不可信啊,哈哈。”我见方丈不知,就不再追问,毕竟这种事不声张的好。

  方丈走后我和胖子赶紧给对方上药,这药也真是奇特,擦上之后一股清凉之感取代了之前的灼热疼痛,顿时感觉好了很多。肚子也不饿了,伤口也不疼了,疲惫感便涌了上来,没多久我和胖子就睡着了。

  晚上吃的面条干货太少、汤太多,灌了个水饱半夜就被尿憋醒了。我起身准备上厕所,发现睡在旁边的胖子不见了。这荒郊野外破庙古寺的,胖子一个大活人不见了,我顿时睡意全无,穿上衣服就去敲Shirley杨的门。Shirley杨睡觉一向很轻,听见我敲门立刻警醒地问:“是谁?”


  “是我。”我悄悄地答道。Shirley杨疑迟了一会儿没做声,过了一会儿打开门问道:“老胡,你大半夜的来我房间干什么?”我暗自好笑:“漫漫长夜无心睡眠,特来邀你一起赏月。”Shirley杨不屑道:“你要是有赏月的闲情雅致你就不是胡八一了,我看你只有吃月饼的时候才有兴致。”我见被她识破,赶紧正色道:“不开玩笑了,胖子不见了。”

Shirley杨大惊:“你俩不是睡在一个屋子里吗?他什么时候不见的?”我无奈道:“我也不知道,刚才起来上厕所的时候才发现他不见的。”Shirley杨点点头说道:“现在已经是半夜了,不方便打扰方丈,咱们还是先自己找找吧。”我和Shirley杨便一起去找胖子。

这寺庙并不大,入门一个小庭院,庭院北边是佛堂,东西两边都是厢房,厨房在东北角,西北角便是厕所。夜深,整个寺庙一片黑暗,没有一点儿灯火,只有头顶的月亮投射出一点点光辉。不一会儿我们就找遍了院子佛堂和厕所,都没有看见胖子,我们便向厨房走去。刚进厨房,就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Shirley杨一把拉住我,我点了点头意思是我也听见了。正好扭头看见身边灶台上放着一根烧火棍,我顺手抄起,蹑手蹑脚地向声音的来处走去。走近了就看见一个黑影缩在墙角,我二话不说抡起烧火棍就向黑影打去。

“哎哟!咳咳!妈了巴子的老胡你要害死我啊!”胖子的声音喊了出来。我和Shirley杨一听是胖子顿时放了心。我一把揪起胖子质问道:“你大半夜不睡觉跑这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快从实招来,不然我大刑伺候了。”

胖子一边揉着被我打疼的地方一边哼哼唧唧地说道:“这庙里的和尚也真够抠的,就给那么一口饭,谁能吃得饱啊!还没睡多长时间呢我就被饿醒了,所以来厨房找点儿吃的,不然饿着肚子怎么睡觉啊。老胡你个王八蛋,胖爷我正往嘴里送馒头呢,你这一棒子差点儿没把馒头整个塞我嘴里,噎死我了。”自从知道这黑影是胖子后我早就猜到他来干什么,也就不觉得意外,这像是他能做出的事。

Shirley杨小声埋怨道:“王凯旋你也太……害我和老胡为你提心吊胆的,找了你半天了。”胖子不领情,不情愿地说道:“你们俩也太过于谨慎了,我胖爷那是什么身手,上天降魔、下水擒龙的角色,能出意外吗?”顿了顿又说道,“哎老胡,我刚才在厨房找东西吃的时候发现碗橱后面有一个暗门,我忙着找吃的,手头又没个手电筒黑糊糊的啥也看不清,就没进去。你说这寺庙是潜心修行的地方,偷偷摸摸建个暗门是什么意思?”

胖子说的话也让我大感意外,顿时好奇心陡起。转头看向Shirley杨,她虽矜持着,但我看得出她也很好奇,于是对胖子说道:“革命工作不能光凭嘴说,一定要落实到行动中去,落实到实践中来。这暗门有什么古怪,咱们这就去一探究竟。”说罢率先向碗橱走去。

这碗橱立在厨房最深处的东北角落里,说是碗橱,其实就是用木头钉起来的简易的架子,上面每一层都摆满了粗碗和粗盘。透过碗和盘子的缝隙,勉强能看见墙上有一条门缝,看来这个暗门是嵌在墙里的。如果不是紧紧贴在碗橱上仔细观察,几乎看不见碗橱后的这个暗门。

胖子和我轻轻都把碗从碗橱挪到案板上,不一会儿Shirley杨就从房间里拿了狼眼手电回来。我和胖子合力把碗橱挪离了墙大约一人距离。胖子累得气喘吁吁道:“这破庙里一共没几个和尚,碗架子上摆这么多碗干吗,也用不上,都落灰了。”

我一边接过狼眼手电仔细打量墙上的暗门一边说道:“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嘛,这么多碗和盘有两个作用,一是遮挡视线,不让人们发现碗橱后的这道暗门;二是如果有人想挪动碗橱,这些易碎的碗就是最好的警报设施。小胖,你这都不懂,怎么进行革命工作。”

门的颜色与墙一样,没有开门的把手,看起来就像是有人在墙上刻出了一个门的形状,在狼眼的强光照射下看起采有一丝诡异的味道。

我问胖子:“这么隐蔽的门,又有碗橱挡着,你是怎么发现的?”胖子颇有些自豪地说:“这得归功于我多年与我妈斗智斗勇的革命行动,小时候我总偷我妈单位发的红糖和大枣,偷了就藏到碗橱里,用碗挡上。多年的职业习惯让我一进这厨房就不自觉地去翻碗橱,果然在最后一层的碗后面发现了仨馒头。”

“门呢?我问你怎么发现的门,你告诉我你利用多年的直觉和敏锐判断发现了仨馒头,王凯旋同志,请你认真回答组织的问题。”我也饥肠辘辘,一想起胖子独吞了三个馒头就怒火中烧。

“门还不简单,拿走碗取走馒头就看见了啊!”胖子不以为然道。

Shirley杨观察了门半天后对我说:“我仔细观察了,判断不出门上有没有什么机关,我看咱们试着进去吧。”我点了点头,Shirley杨用我刚才给了胖子一闷棍的烧火棍使劲往门上一捅,门便吱吱呀呀地开了。Shirley杨用狼眼往门里扫了一圈儿,五尺见方的屋子黑黢黢的没有任何光亮,也没有任何物品摆设,这是一间空屋。

“空屋搞这么神秘干吗,我还以为里面有什么宝贝呢!”胖子一见是间空屋,大失所望。我与Shirley杨也面面相觑,这屋子里什么都没有,实在是出乎我们的意料。

就在我们想进屋进一步观察的时候,突然听见远处传来了鸡鸣的声音,原来不知不觉天快要亮了。我和胖子赶紧把碗橱挪回原来的位置,又七手八脚地把碗放回碗橱。Shirley杨则赶紧打扫着地上的痕迹。做完这一切,听见寺院的后院传来了晨钟的声音。再过一小会儿和尚们就要起来做早课了,我们赶紧偷偷溜回了房间。


  吃过早饭我借口胖子的伤还行动不便,希望再住一天,方丈立即答允,旋即又担心地建议是不是胖子需要去县城的卫生所处理伤口。我忙回绝道:“不用,真的不用,他皮糙肉厚的,没什么大事,就是劳累加上受了点儿惊吓,还需要休息休息。况且您给的药膏真是难得的良药,现下好得差不多了。”

  方丈见我们确实也不像是重伤员的样子,便不再坚持。我趁机对方丈说:“大师,我们此次来山海关是带着任务来的,要写一篇关于山海关社会形态的论文。不知您是不是方便将寺里的文献借我们阅读一下,也好作为我们写论文的参考。”

  方丈捋着胡子笑呵呵地答道:“当然没有问题,能为三位的论文提供些帮助,是敝寺的荣幸。我稍后就派弟子送过来。二位施主好好休息吧,老衲就不打扰了。”说着就退出了房门。

  胖子一见方丈出去了,转头对我说道:“我说老胡,谁皮糙肉厚的?胖爷我养得是细皮嫩肉的。再说了,就那两棵快枯了的烂树,能吓着我吗?你不要对我进行污蔑和诽谤,本来这两天吃不饱心里火气就大呢。”

  我早饭也没吃饱,躺在床上闭目养神,以期缓解一下胃里抓心挠肝的饥饿感。听见胖子的话,我眼皮都没睁开:“你就别废话了,我不把你描述得娇弱些,咱们怎么能顺理成章地留下。快去把杨参谋叫来,一起研究一下寺里的文献,说不定能找到一些暗室的秘密。顺便看看她那儿有没有什么吃的。他娘的,早晨就喝了一碗米粒都数得过来的稀粥,跟喝水也没什么两样。这寺里哪儿都好,就是吃饭太抠。”

  胖子也没吃饱,哼哼唧唧地去找Shirley杨。没一会儿工夫,两个人便回来了,同时小沙弥也送了寺里的文献来。寺里文献不少,摞起来足足有一米多高,大部分纸质已泛黄,书看起来残破不堪。但也有几本看起来很新,想必是近几年的文献。

  Shirley杨从书摞的最下面抽出一本,随手便翻看起来。我发现胖子鬼鬼祟祟地坐在床的一边,低着头,把脸埋在胸口,形迹十分可疑。我虽不信鬼神之说,可昨天刚经历了树林里的险情,这片地域古怪太多,我怕胖子冲撞了些什么,便悄悄走过去站在胖子身后想看看他到底在干什么。

  站在胖子身后我发现他在进行很细微的抖动,时不时传来一声吧唧的声音。我深吸了一口气,一把抓住胖子的衣领,硬把他的头拽了起来。胖子嘴里叼着半拉馒头,冲我嘿嘿一笑。我一把夺过馒头塞进自己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王凯旋同志,你太没有互助友爱的精神了。搞了个馒头不仅不分给战友一半,还藏起来偷偷摸摸吃独食。我要进行投票取消你副司令的职务!”

  胖子自知理亏,也不辩解,眼巴巴地看着我手里的半拉馒头。我怕他饿极了上来抢,赶紧三口两口地吃了,差点儿没把我噎个半死。我费力咽下了最后一口馒头后对胖子说道:“你赶紧从实招来,这馒头哪儿搞来的,实话实说组织上还有可能念你初犯,保留你副司令的位置。”

  胖子眼见馒头没了,顿时泄了气,往床上一躺,跷着二郎腿说道:“粮食藏哪儿能瞒得住胖爷我呀!我刚才去找杨参,正好见厨房蒸馒头呢,趁和尚不注意顺了一个来。”

  “那你他娘的不多拿几个,一个哪够吃啊!”我对胖子十分不满。

  “我倒是想多拿,来不及了,差点儿被发现。”胖子对于我吃了他冒着风险拿回来的馒头还埋怨他表示抗议。

  就在我们俩为馒头的事争论不休的时候,Shirley杨突然说道:“老胡,你过来看。”我知道Shirley杨一定有什么发现,忙过去看她手里拿的文献。只见文献上写道:“本寺建于崇祯X年,由陈氏家族出资,陈拓右将军负责督建。建造历时三个月,占地约十亩。”

  Shirley杨咬着下嘴唇说道:“看来这个洗尘寺与陈氏家族还颇有渊源呢。不知道会不会藏有关于陈氏大墓的线索。”

  崇祯X年,这个年份一直在我脑海里盘旋,似乎还有什么事情也是在这一年发生的,却实在想不起来。我甩了甩头,干脆不想了,和Shrley杨一起翻看起文献来。

  看了整整一个上午,终于把文献翻了个大概,我和Shirley杨都已是头昏眼花,胖子倒是在床上睡得呼噜震天。文献里大概记载了建寺以来每位住持和沙弥的姓名以及每年寺里发生的重大事件,倒也没发现什么有关于陈氏大墓或者暗室的只言片语。

  我一脚踹醒正在睡梦中吧唧嘴的胖子,宣布道:“今晚,由我带队,杨参谋长指挥,再次夜探洗尘寺暗室!”这时寺里响起了吃午饭的钟声,胖子一骨碌爬起来就向餐堂冲,我和Shirley杨也不甘落后地小跑前进。

  吃饱了午饭下午睡了个绵长香甜的午觉,终于挨到了入夜时分。和尚们做完晚课都各自回禅房休息了,我和胖子偷偷向厨房摸进。快到的时候,Shirley杨的房门也打开了,她轻快地向我们会合而来。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