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二十四卷 养伤期间三五事 第二十五章 大头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二十四卷 养伤期间三五事    发布时间:2014-08-10    作者:鬼故事大全

或许有的人会质疑我都瘫痪在轮椅上了,为何还兴致勃勃地到处跑动惹事,这不是添乱么?

其实我这里是有缘由的。

不知道是天性使然,还是跟随虎皮猫大人学到的臭毛病,我身体里面的那条肥虫子,也喜欢做一锤定音中的那最后一锤,总喜欢在我最危险无助的时候,苏醒过来,救我于危难之中——比如它第一次沉眠的时候,苏醒就是在湘西凤凰阿拉营王氏大屋僵尸群体的围攻之中。

不知道这个样子,它是不是特别有成就感。

人其实很多时候,很依赖于习惯,我往日没有金蚕蛊的时候,也好端端地活了二十多年,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但是当我在07年夏的时候,被外婆种下了金蚕蛊,却觉得自己永远地离不开它了。

这种感觉不能拿男女之间的感情来形容,金蚕蛊就仿佛我的手指、我的脚趾、我的**……

反正就是我身体里面的一个器官。

我感觉当我的肾上腺激素大量分泌的时候,便是金蚕蛊苏醒之时。而当这小家伙开始苏醒了,我便能够让它给我舒经活络,激发潜能,并且很快就能够站起来了——坐了差不多小半年的轮椅,我甚至连在梦中,都想着奔跑,想着不依靠任何人,行走在任何自己思想所达的地方。

这种期盼,是正常人所不能够理解的情绪,也是我想着去冒冒险的缘由。

正如我所说,有小妖朵朵在我身边,我根本不用有太多的担忧。

我的那辆车被送回修车场维修,不知道多久能够回来,在威尔的带领下,小妖推着乘坐轮椅的我,来到小区门口打车,因为这边一般都是私家车,所以出租车很少有路过,差不多耽搁了小半个小时才出发,路上又堵,到了杂毛小道跟我约定的地方时,已经晚点很久了。

那是华灯初上,灯火闪亮。

当我们下了车,看到小巷子口有一个瘦弱的身影在那边守着,过去一看,是小俊。

见我们过来了,小俊迎上来打低声招呼。

经历过许多事情,这个年仅二十岁的年轻人脸颊削瘦,目光锐利,炯炯有神,行为举止也十分得体妥当,他跟我们说萧道长已经和闲人事务所的高级业务员老丁过去了,雪瑞小姐跟那楼后面面监视着,他待在这边等待着我们。我问事情结束了没有?他摇头,说应该没呢,如果抓到目标了,他们应该会过来,并且通知赵中华的人过来接收——但是现在并没有动静。

我问现在到底什么情况,大家都去哪里了?

小俊告诉我,根据我从阿根那里得到的消息,闲人侦探事务所已于今天早上对这一片进行了排查,然后确定了那一栋出租楼,就是黄鳝的驻地。她平日里和麾下几个打手、以及十几个直系的红牌子住在那儿,有时候还在这楼里面开房间接客。不过从中午到刚才,人来人往,就是没有见到那个女人,萧道长在半个小时之前,已经以查访的名义进去接触了。

我眯着眼睛,打量前面不远处的那栋建筑,看着门口不时有人出入,知道这里依然还在维持正常的运转。

这里是个城中村,所谓城中村,即是城市包围农村,城市化进程的奇怪造物,生活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或者长江、珠江三角洲流域大型城市的朋友,或许并不陌生,这里属于城市的一部分,但是却又有着农村常见的脏、乱、差,建筑密集、人员拥挤,因为低廉的生活成本,使得它成为绝大部分外来人口的首选之地,龙蛇混杂,环境堪忧。

因为龙蛇混杂,便容易藏污纳垢,治安十分差劲。

在这狭窄而黑暗的建筑和巷道里面,生活着无数的低收入人群,就像蚂蚁一样,忙忙碌碌地生活着,在城市的边缘地带挣扎。

我看了一下周围,感觉我们的人手其实有点少,如果真的确定了王姗情就在这里,那恐怕根本包围不了,倘若让她趁乱逃脱,只怕下一次再遇到这小娘们儿,又不知道是何时何日。杂毛小道不在这儿,我也来不及跟他商量,打电话给赵中华,说我们这边有了昨天枪击案幕后凶手的消息,问他们能不能派人过来察看一下?赵中华问我在那里,我报了一个地名,他在电话那头表示知道,他们也刚刚查到,有人在这附近呢,立刻就叫人过来。

我这才安心,与威尔、小俊在不远处小巷子的黑暗处等待,目不转睛地察看进出的人们。

威尔已经磨拳擦掌许久,说那个女人一旦出现,他就冲上去,将其一顿猛抽,好挽回他昨天的失职。

等了差不多十分钟,赵中华那边的人还没有过来。

而我们身处的巷子前后,却被六七个膀大腰圆、一脸凶残的汉子给围堵住了。

我们收拢戒备,从黑暗中走出了一个穿花衬衫的中年男子来。

此人是个大光头,左眼处紧闭,畸形,一道狰狞的刀疤从他的嘴角开始,途经左眼,一直蔓延到了耳际边缘,如同一条张牙舞爪的蜈蚣虫。

就是这一道刀疤,将他整个人的气质都衬托得凶狠而戾毒,江湖气浓重。

光头独目人走到了我们的面前,粗声粗气地说你们几个,在这里鬼鬼祟祟盯了大半天了,当我们是瞎子么?说,你们到底想干嘛?

这些汉子的后腰处鼓鼓囊囊,想来都塞着砍人的工具,这些人我在南方见得多,直以为都是附近收地皮费、床位费的地痞,见我们在这里停留太久,又是成群结伙的,所以才上前来盘查。不过看这架势,他们这边的防范倒是挺严的,不知道是不是跟最近创建文明卫生城市有关。

我见识也多,陪笑说老大,你看我这一残疾人士,既不是条子,也不是随便放大炮的记者,我们几个在这里等人而已,你忙你的,不用招呼。

光头独目人狐疑地打量着我们这一伙人——一个俊朗有型的老外,一个刚抽条儿的小萝莉,还有一个坐在轮椅上面的刀疤小子,唯一正常些的,就是旁边那个眉目如刀的年轻人。这样的组合,确实不像是我口中对他们最有威胁的两类人。然而旁边的一个矮个儿却低声嘀咕,说刚哥,红姐吩咐过了,最近市面不太平,让大家伙儿都注意一点。

这个被称为刚哥的光头佬眉毛一挑,似乎有些不太满意矮个儿的提醒,不过他终究还是拗不过红姐,厌恶地朝着我们吐了一口唾沫,说滚、滚,滚远点,少来这边闲晃,想招惹麻烦不是?

他家伙有口臭,杀伤范围两三米,这一口唾沫星子飞出,全部都沾染到了我们的身上来。

我们本来都有回避的意思,然而这个家伙的生化攻击一出,有点儿小洁癖的小妖朵朵立刻就不满了,杏目圆瞪,大骂道:“扑街仔,滚开去,你知不知道你的嘴巴臭得跟粪坑一样?你作死咩!”

小娘掐架对骂的水准,便是虎皮猫大人也不遑多让。这一通骂,让这伙人顿时就有些发愣,不知道如何回复。

见到小妖情绪爆发,威尔嘿嘿一笑,捏起了拳头,咔咔直作响。

刚哥见这情形,不怒反笑,说哎哟,你们还真的是想作死啊?此话音刚一落,周围的这帮汉子立刻扑了上来。威尔早已防备,出脚如鞭,径直攻向为首的刚哥面门,有“擒贼先擒王”之意。那家伙看着徒有其表,然而却也是很厉害的练家子,轻松抵挡下来,看这起步和拳法,竟然有咏春的一路子讲究,跟威尔你来我往,倒能够支撑几招来。

除了光头刚哥,围堵的还有六条大汉,一水闲养的打手,走路打横的家伙儿,小俊和小妖上前相对,护住了我。这架一开打,我便不往前面凑趣,自己推着轮椅,往后面躲闪。

威尔和光头刚哥交了几手,猛然一发力,便将这厮一掌击飞,重重跌到在地上去,我刚刚要叫好,突然从黑暗的巷道中蹿出一个短发少女,蓝色磨砂牛仔裤,黑色T恤,健步如飞,手中挽着一把雪亮的银刀,朝着威尔扑去。血族天性怕银,威尔也不例外,见到这骤然而起的袭击,下意识地往后退去。

这少女不过十六七岁,比雪瑞还小,小妖见威尔往后退,哈哈大笑一阵,说威尔叔叔,让我来助你!

她放开手中一个被揍成猪头的汉子,欺身而上,与那个新来的少女对上。

那少女刀法精湛,而且刀锋锐利,似乎有一些门道,便是小妖朵朵,也一时奈何她不得。我感觉有些不妙,往那边的出租屋看去,只见一大堆衣着暴露的女人开始往外涌出,然后四散逃去。

糟了!

我心中暗叫,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眯着眼睛盯向出口的那些女人,试图从中找出王姗情来。

然而并没有,我只看到杂毛小道出现在门口,正在和两个一身赘肉的肥婆拉扯。

而就在这时,我的脖子后面突然一凉,寒意顿生,回过头去,只见在巷道墙头处,居然骑着一个脑颅硕大的小男孩,正诡异地盯着我,朝我吹气。

都这样了,也没有你们同情hellip;hellip;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