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二十卷 第三十一章 恐怖的魔,决战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二十卷 拯救小妖大作战    发布时间:2014-07-29    作者:鬼故事大全


  “你们这些蝼蚁!你们是在逼我……”

  青虚整个人都陷入了缭绕的黑雾之中,那黑雾凝而不散,将这个家伙撑大了一些,勾勒得如同浓烟滚滚的人形恶魔一般。如此拉风而恐怖的造型,自然不是正宗的龙虎山道术,不知道是他从哪里学来的,只见他将逃出圈子的杂毛小道给擒住,将衣领揪着,然后朝着我这边缓慢而来。

  他的脚步沉重,每踏出一步,旁边的泥土杂草便往两旁吹开去,咚咚咚……气势惊人。

  我手上抓着青洞手上的这黄木小弓,使劲儿拉了一下,却发现我根本就拉不动,俯身将青洞拉起来,挡在了我的面前。看着气势汹汹前来的青虚,我勒着青洞脖子,在他耳边急问道:“你师兄这一招,叫啥子名字?”

  青洞咳着血,那血块黏稠,直接流到了我的左手臂上,他笑了,说你们惨了,居然把我师兄压箱底的“逆北斗黑魔变”都给激出来了,只怕你们这魂魄都要给吞噬,逃脱不得了!哈哈……

  “逆北斗黑魔变”?

  我眉头皱起,城东温泉山庄的那逆北斗夺煞冲阵,虎皮猫大人说是个蕴含鬼力、魂锁阴阳的绝佳法子,如此大手笔的布置自然不会是仅仅为了那“青春不老泉”,只怕最终还是因为这功法。

  只是,这玩意儿,莫不是邪灵教的修炼方法?

  青虚提着杂毛小道,缓慢走到了我面前十几米处,停住,笼罩着他脸上的黑雾稍微消退,露出一张僵硬凶恶的脸,铁青、上面有着许多黑灰色的绒毛,寸长;他仰天狂啸了一番,右手举着杂毛小道,咆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逼我?逼我把这没有练成的逆北斗黑魔变给施展出来,逼我将你们给全部杀死?”

  他的声音如同鬼怪在嘶吼。

  我紧了紧青洞的脖子,手上是老鲁剐驴的尖刀,而朵朵的脸色已然恢复了一些,白嫩的双手上面全部是青黑尖锐的指甲,正抵着蛋疼昏死的青玄,我凝视着青虚,淡淡地说:“我们现在再谈一次交易,把你手上的萧克明和袋子给我,我把你两个师兄弟交换给你;交易完成,我们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如何?”

  喋、喋、喋……

  青虚发出了一阵怪笑,并没有听我的话语,而是一步一步地前行着,缓慢而坚定。

  青洞在我面前喃喃自语,冷笑着,说他现在还有一点点理智,再过一会儿,他肯定六亲不认,非要把这里所有的生命全部都屠杀干净了,方才罢休——黑魔变,而且还是未修炼成功的黑魔变,当他准备施展开来的时候,都已经不把我们的性命放在眼里了,你居然还想着跟他谈条件?

  “是你们逼我的,是你们逼我的……”

  青洞的话语未落,青虚本来还算是正常的眸子里突然涌现出了一股狂热的红光,而在这红光背后,则是一双惨白无神的眸子。这样的眸子,我曾在《怨咒》中见过贞子有,光看一看,都觉得浑身发冷打颤,心寒不已。而此刻的青虚已然冲到了我们面前五米处,将挣扎着的杂毛小道当做了流星锤,没有半点商量地朝我甩来。

  瞧这力道,砸落在地上的话,只怕老萧浑身的骨头都要折断好多根了。

  我自然不敢让我这好友遭罪,将中了蛊毒、又被我暴打一顿的青洞往前一推,然后小心地将杂毛小道给接住。

  被当做暗器的杂毛小道有着巨大的冲势,我揽着他的腰接住时,被这巨大的力道带着往后面。

  啊……

  我和杂毛小道在草地上滚做一团,而就在此刻,我突然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机,将杂毛小道往后猛然推开去,抬头一看,只见青虚已然将地上跌倒的青洞踩得没了气息,右脚正朝我胸口一步踏来。

  我的反应还算快,立刻伸出双手,托住了他的鞋子。

  因为要炼丹,青虚穿得是道家常见的黑布鞋,然而此刻黑雾裹挟,一脚踏下来,竟然如同千钧重量。

  我双臂上的骨头都在呻吟,咔咔作响,然而更恐怖的事情出现了。

  那黑雾竟然如同流水一般,从我们接触的地方开始流动过来,一股冰寒至极的阴气开始渗透到我的身体里。我忍不住大声叫唤起来,感觉灵魂都被猛烈地撞击了一下,脑海里尽是冤魂鬼怪的哭泣声。已经对青虚进行一次袭击未果的金蚕蛊见我如此模样,立刻往我的身子里面钻来,这才有一股暖流涌入,神志顿清。

  单人匹马将青虚所有符兵收拾完毕的虎皮猫大人骤然出现,厉喝一声,犹如鹰啼。

  它从竹林东而来,展翅从青虚的头顶掠过。

  一泡热翔顿时落在了青虚烟雾缭绕的头顶上,是稀的,哗啦四溅,而青虚身上的黑雾便陡然淡薄了几分。“呱……”我听到它在头顶大叫一声,说逆北斗黑魔变?你竟然得到了黑魔的传承,你……

  虎皮猫大人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一道腾飞的黑烟击中。

  这黑烟缭绕,将它一身艳丽多彩的羽毛熏成了锅炉工,而也就是在这一刻,朵朵咬着牙朝着青虚撞来,却被青虚挥手弹开,惨呼着跌落一旁去。

  青虚的浑身也被一片冰蓝色的冉冉薄雾所笼罩,那是朵朵释放出来的本源之力。

  我趁着青虚应付虎皮猫大人和朵朵,借着金蚕蛊涌入心肺的力量,将他的脚底推开,一番滚动,脱离了他的攻击范围。青虚正待追击,之前出现的那股力量再次袭来,地上的野草、藤蔓和蕨类植物突然发疯,将浑身黑烟的青虚给尽数缠绕,一路蔓延到了他的腰间来。

  一道绿色的身影从我们的对面出现,浮光掠影一般,由远及近,终于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翻身起来的我和吐着血站起来的杂毛小道都被这个不速之客给震惊住了。

  她不是应该在青虚左手的锦绣卦囊中么?

  ********

  来人正是有着天使脸蛋、魔鬼身材的小妖朵朵。

  经过了鬼妖分离、麒麟胎孕育重生之后的小妖已然出落得窈窕动人,除了保持以前那美好身材和集清纯妖艳为一体的精致面容外,皮肤变得格外的白,牛乳一般。此刻的她脸上却全是悲戚之色,一双璀璨若天空星辰的眸子里全部都是泪水,她咬着牙,双手舞动如同随风而动的杨柳枝条。

  缠绕在青虚下半身的植物根茎更加狂烈,居然长出了密密麻麻的倒刺,深深地扎进了青虚的皮肤里。

  扎进去了么?没有!

  青虚之前便是依靠着逆北斗黑魔变中的黑雾,将这缠身的植物给腐蚀,此刻自然熟练无比,浑身一震,那些绿色、黄色的植物立刻消融,往下面开始回缩。小妖朵朵眼含热泪,咬着牙,与青虚僵持着。

  我完全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脑海乱糟糟:我不知道小妖朵朵从何而来,我们跟青虚打的这一架也许是白打了——我甚至没有时间跟小妖朵朵说一句话,因为我们现在面临的,是魔化之后的青虚。

  我咬着牙,提着尖刀,飞身朝着行动受阻的青虚刺去。

  见到我这拼死一刺即将临身的时候,青虚突然浑身一震,喉咙中抖动,发出了如同魔鬼般的吼声:“黑魔降临……”这话音一出,立刻有力量从不可知的空间中灌涌而出,喷到了他的身上,而他全身的肌肉也开始纠结生长起来,如同电影中的那绿巨人一般,整个人膨胀到了两米多高。

  我本来刺向青虚胸口的那一击,妥妥地扎在了他的腹间。

  他的肌肉坚硬得如同大理石一般,仅仅进入一寸,便再难以前行分毫;而就在此刻,小妖朵朵指挥的那些疯狂植物已然全部被青虚所崩开了去,他已经恢复了行动自由。

  一击不成,我果断后撤,一纵四五米。

  然而青虚并没有朝我追来,而是伸手抓向了悬浮于空中的小妖朵朵。

  小妖朵朵依然和朵朵一般身高,如同缩小了一倍的美人儿娃娃,她脸色悲戚,往后躲闪,然而青虚身上的那烟雾却如同触手,已经先行将她给缠绕住,不让其挣脱。眼看着变成畸形怪物的青虚就要抓住了小妖朵朵,我心中不知怎么的,疼得厉害,毅然翻身前冲,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喝念了一遍九字真言“灵镖统洽解心裂齐禅”,浑身骤然散发出金光与檀香,然后堵在了青虚的前方。

  青虚身高两米二三,肌肉贲起,黑雾缠绕,鬼气森森,有着巨大的、野兽一般的力量。

  我则拥有着王冠本命金蚕蛊,以及一年以来修持的全身之力,真言加持。

  我们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就在青虚将我撞飞,黑雾渗入我体内的时候,一股从我丹田中爆发出来的不可知力量,将他护身黑魔的烟雾给猛然一震,顿时消溃许多,而我在倒飞的半空中,看到了杂毛小道踉跄地跑到了刚才青虚停留请魔的那个地方,捡起了一块绯红色的玉刀。

  他急速地念着什么,口中喷出的鲜血将这玉刀给浸染。

  一道震天的虎啸声从杂毛小道的方向响了出来,巨大的红光重重地撞在了青虚的身后,轰然作响。

  我眼前一暗,感觉背部终于着了地,一声叹息。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