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二十卷 第二十一章 纵虎归山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二十卷 拯救小妖大作战    发布时间:2014-07-29    作者:鬼故事大全


   添加池高三米,前后皆有巨大的管道相连,我们从不高的防护栏中跌入,正好砸在了左侧的一处小坑里。

   这池子里灯光昏暗,然而我却能够看到身下密密麻麻的婴尸,足足有十来个,被高温烫得几近熟透。

   这里往日应该还有一个罩子,然而因为抽水排干的缘故,便取开了去。

   我心里面有说不出感觉——恶心、愤恨、恐惧以及十足的愤怒,这些情绪,让我的体内又涌出了一股力量来,对着青虚肿胀的脸又是重重的一拳,擂得他口中流出了血来。我和杂毛小道紧紧制住他,我忍不住破口大骂,说狗日的,这么多小生命,你还是不是人啊?

   青虚没有反抗了,十分地配合,笑了笑,说这些都是从医院买来的死婴,别把我想得那么邪恶。

   呸!

   杂毛小道一口痰吐到青虚的脸上,说你这个人渣,道门出了你这么一个家伙,我都感到羞耻。

   青虚不语,仰首望天,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这时候,水池旁边突然出现了几个黑色的人影,模模糊糊也看不清,不过为首的那个人倒是说话了:“陆左,萧道长,是你们么?”是曹彦君的声音,杂毛小道有气无力地说是,我们把青虚给逮住了。

   曹彦君惊喜地应承了一声,过了一会人,房间的灯大亮,然后有几个穿着警察制服的男人顺着池边的铁管竖梯下到了池中来。当看到我们身下的这些婴尸,看着那些尸体的分泌物和油脂被重重砸下的我们挤压出来,染在了我们三个衣服上,他们不由得肚中翻腾,脸色难看。

   其中一个面相青嫩的警察更是把头扭到一边,狂吐起来。

   池内的空气里有硫磺和碳酸化合物的化学气味,将我们身下的这些尸体发出的肉香所掩盖,然而都是很闷的,十分难闻,现在更是催人欲呕。

   青虚很快就被人反铐起来,而曹彦君站在我们旁边,问要不要找人扶你们出去?

   我摇头,缓缓爬起来,走到添加池的中间来。

   这个池子不大,十几个平方,除了我们刚才跌落的南角有一个小坑外,其余的都是平地,上面用细小的马赛克瓷砖,拼凑出一整幅画作来。这画作似乎是一个阵法,然而又好像蕴含着一个人像,因为太大了,又“身在此山中”的缘故,我看得不是很清楚。

   警察押着青虚爬上去,杂毛小道也上去了,站在池边若有所思地看着,脸容奇怪。

   我摸着胸前的槐木牌,一瘸一拐地走到竖梯前,手上油油的,是刚才摸到的尸油,那些警察虽然看着我行动不便,但终究忍受不住心中的嫌恶和恐惧,并没有伸出手来拉我一把,我只有勉力爬上来,只见那充满泥垢的池中,是一副巨大的八卦阵图,而最中心,竟然是一副大黑天的三头六臂像。

   邪灵教!青虚居然跟邪灵教有关系?

   我转头张望这房间,只见黑暗中的角落由红线圈起,天皇号令牌、道经师宝印、“青、红、黄、白、黑五色令旗”、三清铃、牛角吹、引磬、法鼓、铛、钹、铜盘、坛布、步罡毯、金钱剑……一应具有,分布各置,显得十分有章法,我走过去,只见在左边一处,被人胡乱地踩踏。

   想来便是国字脸一伙冲进此处,将这阵法破坏,导致被镇压的怨灵四起吧?

   我轻叹了一声,问杂毛小道怎么处理?

   口鼻中皆是鲜血的杂毛小道惨然一笑,说这个地方蕴含的怨灵,大多都集中在了那具蟒皮之中,已被他破去,将这些布阵的法器小心收敛即可。阵中阴灵已去,后事都好办理,比如池中的这些婴尸,比如外面被怨灵浸染的尸体,这些都要焚烧成灰后,找个阳气足的山头或者松柏间埋下。

   不过这些事情,曹彦君他们自然会做,不用我们担心。

   看我脸上露出了内疚,杂毛小道拍了拍我,简单地说:“有些事情,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控制范围,我们也管不了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到上面去,这么大的事情,相信即使龙虎山想要压着,也无力,毕竟大师兄他们都盯着呢——青虚此次的作为,超出底线了。”

   青虚被押在我们面前,我揪着这个家伙的衣领,问小妖朵朵到底在哪里?

   他笑了,说那个小妖精叫做小妖朵朵啊?这么长的名字……呵呵,原来你们两个真的是债主啊?想知道的话,把我放出去再说吧,不然,即使我死了,你们也永远不要想找到它!

   “你!”听到青虚的话语,我心中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然而看着被押下去的他,却毫无办法——我可以给他下蛊,可以弄死他,但是依他的疯狂,却绝对不能够屈服的。

   见过了大恶的人,要么恐惧,要么超脱。他可以没有底线,而我们却不得不遵守这这个行业的潜规则。

   曹彦君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放心,这回证据确凿了,谁都救不了他,老赵已经动用关系,联系了省公安厅的专家,到时候对这件案子进行突击审讯,一切都会明了的,你的那个朋友,我们也会帮你找回来的,放心,要相信政府!

   抓到了青虚,我本来还是蛮开心的,然而听到这狗日的一撂狠话,而曹彦君又这么说,心里又不安起来。

   我以前很相信别人,但是信得多了,也就不信了。

   不过杂毛小道搭着我的肩膀,嘴角有一丝笑容,说没事,到时候我们申请一起审问。术业有专攻,迷魂术这东西,你小子肯定比我擅长,这个吊毛虽然厉害,到时候朵朵、肥肥轮番上,容不得他不说。嘿嘿……

   我一想也是这个道理,也笑了,说也是。看着他脸色苍白,我问你没事吧?

   杂毛小道摇头,说这个吊毛忒厉害了,先前就被他踹了几脚,后来被那个怨灵巨蛇爆炸的怨气击伤,估计回去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而且我这血虎红翡玉刀刚刚成型不久,还未成熟,估计这一趟用完,又不知道多久才能够再用……

   我笑了笑,说不错,已经很牛逼了,你这制符的本事,快赶上你师叔公李道子了吧?

   杂毛小道眼睛发亮,摇了摇头,轻轻叹了一声:“李道子,那是一座我们永远都需要仰望的丰碑……”

   因为身上都是脏兮兮,我们两个也忌讳不得,相互搀扶着到了附近的冲凉房里,将身上这污垢给冲洗了一番,我大腿上面的伤口崩开了几次,这会儿好歹给肥虫子止住了血,痒痒麻麻的,有些难受。小戚和老五找来了两套衣裳,给我们换上,然后在他们的搀扶下,缓步走出温泉山庄。

   山庄门口牌坊处一片热闹,警车、救护车一大串,人员忙上忙下,曹彦君在机房那里主持破阵,整个山庄重启了光芒,不再黑暗。我看到好多涉案人员被抓进了警车,但是却没有看到青洞道人和那个叫做青玄的黑衣道人。

   那两个家伙可是青虚最重要的协同要犯,这一次逃脱了,可是放虎归了山。

   看到被小戚扶着走出来的我,之前跟我争吵的那个胖子迎了上来,握着我的手说他听警察说了,知道我这高人当时是在转移罪犯的注意力,感谢我救了他的命。他叫江山,以后在城南有什么事,都可以找他。

   我扫视了一圈,看到了二蛋,他被人拷着,拖进了警车,他也发现了我,嘴角往上翘,手往脖子上轻轻划了一下,十分嚣张。

   这动作很帅气,叫做斩首。

   江胖子见我看那二蛋,得意地跟我说,是他跟警察举报的,那个臭小子,你把大伙儿救了,他居然恩将仇报,突然捅你一刀,实在是太可恶了。唉,你的伤好了一点儿没有?我点头,说好了一点,有劳挂念。江胖子朝着远处的救护车招呼,说这里有伤者,两个医生听到,立刻拖着担架车过来,把我扶上去。

   我看到杂毛小道也躺在担架车上,想着既然青虚被抓,也不急于一时,还是先治伤的好。

   朋友之间,不能够太自私。

   而且曹彦君那边也未必沟通好,人家警察根本就不认识我们这根葱。

   可能是关掉了信号干扰器,我上车的时候接到了曹彦君的电话,他告诉我,说他刚刚已经汇报了黑手双城陈志程,上面会派人下来接手,不过他暂时会留在这里处理这些尸体和残局,不要变成瘟疫才好。他让我放宽心,如果有必要,等我伤好,一定让我参与审讯过程,把我的那个朋友找出来的。

   我对他再次表示了感谢,虽然感觉隐忧,但是我感觉几番争斗下来,身体也熬不住了,只有由着救护车把我送往医院去。

   到医院治疗缝合的这些事情自然不提,我被打了麻药,昏昏沉沉睡去,做梦都是如何审讯青虚,各种灌辣椒水、坐老虎凳的招数,纷呈迭出,然后青虚就招了,而小妖朵朵则回到了我们的身边来。

   梦中的美事让我心情愉悦,早上都是含着笑醒过来的。

   虽然有着金蚕蛊,但是二蛋捅的一刀,仍然让我受伤不轻,第二天早上起来后,我发现小戚守了我一夜,问杂毛小道怎么样,他告诉我没事了,道长睡得香甜得很,是体力透支了,本身是没有多大事的。我给他开了一个单子,是万三爷给我的,每次用过恶魔巫手,都要熬药煎服一番。

   然而我中午十一点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曹彦君声音沉重地告诉我:青虚跑了。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