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二十卷 第十二章 我来了,你在哪?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二十卷 拯救小妖大作战    发布时间:2014-07-29    作者:鬼故事大全


  我这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不讲道理、而且脾气死硬的居委会老太太。

  这种人就是一根筋,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特别有原则,想到自己有可能会暴露之后的结果,我回头看到那辆红色奔驰小跑已经消失在了路的尽头,害怕这老太太招来更多的人,只有硬着头皮,往下爬去。这栋楼是90年代建的,我在五层,下面有好多外置的空调和遮阳棚,还有一些排水管道,我这一年以来进步非常大,身手跟猴儿一样,几跳几蹦,刺溜一下就爬了下来。

  我这矫健的身手,倒是把这带着红袖章的老太太吓得不轻,看到这电影上才有的效果,让她忍不住连着后退了几步,然后准备大声呼救起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我的手往怀里面一摸,掏出一本带着国徽的证件。

  这是我在领到这本工作证之后,第一次用到它。我沉声说道:“老太太,先别张扬,我在执行任务,不要胡乱声张,免得打草惊蛇!”我这个人虽然脸有刀疤,但是严肃起来一身正气,跟郭天宁这个国字脸有得一拼。不知道是我的身手,还是这耀眼的国徽,老太太果然被我唬住了,她疑惑地接过我手中的证件,逐字逐句地费力念道:“南方省东官市宗教局二处科员……陆左?”

  她对着这照片和我瞄了又瞄,突然伸手抓住了我,满是皱纹和老人斑的脸上露出了气愤的表情,说小伙子你敢骗我!你一个南方省什么宗教局的人员,跑到我们影潭来爬窗户,鬼才信你咧,走,跟我去派出所走一趟!

  老太太抓得十分紧,揪着我大衣的领子就是不肯放松,她个儿矮,搞得我这个大小伙子不得不躬下来。

  这时间大楼附近并没有多少人,但是也不乏打酱油的,虽然没有看到我火速降落的场面,但是这会儿却准备围了上来,我头皮发麻,正纠结间,小戚跑了过来,他过来拉住了这个小老太太,说大娘,您先等一下,派出所的谢警官马上到了,三分钟,我们出去说,这里人多眼杂。

  我愣了神,不知道小戚在这短暂时间里,去请了哪路的神灵来。

  老太太将信将疑,把围将上了的人群驱散,然后跟着我们走到了门卫室那边,过了一会人,一辆警车匆匆而来,下来一个大肚腩的中年警察,径直走过来跟这老太太说了几句话。到底是穿制服的,说话很有信服力,老太太疑惑地看了我们一眼,然后过来跟我道歉,说不好意思啊,真的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抱歉,抱歉,我一会儿去跟他们解释。

  这责任心超强的老太太搓着手离开,而那个谢警官跟我握手,说谢宇轩,老曹的朋友。

  我这才想起来,原来他就是老曹那个在派出所管户籍的警察朋友,连忙跟他握手。谢宇轩跟我说,他已经跟那个孙承茹孙老太太说了,不会让李勤知道你曾经到过他家的。你们走吧,我走不开,能够帮助的也只有这些了。

  我跟他再次握手,连声感谢之后,与小戚返回车子内。

  小戚一脸崇拜地看着我,说陆左,没想到你的身手居然这么厉害,五楼那么高的地方,你就像电视上的特种兵一样,刷刷两下就攀了下来,简直帅呆了。我苦笑,说谁曾想那老太太神出鬼没,居然还着了道,要不是你请来了救兵,估计我们就暴露了。一旦暴露,那个青虚肯定就躲着不出来,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小戚打转方向盘,开始朝着我们在附近的那家酒店行去。

  我坐在副驾驶座上,掏出自己的手机来。08年末我用的是刚买的诺基亚N95,像素为500万,将保险柜中那麒麟胎项链给清晰照出,看得我心中一阵有一阵地难过,回忆起跟小妖朵朵相处的点点滴滴,她那娇蛮霸道、偶尔小温柔的性子,刀子嘴豆腐心的可爱模样,回想起好多好多事情,而如今,她身陷囹圄,正等待着我去解救她……

  我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紧迫感,恨不得立马找到青虚,然后将我的小妖朵朵给解救回到我身边。

  这小惹祸精,以后再也不放她离开我了,要不然,都不知道又能闯下什么祸事。

  回到了我们所在的宾馆,易文和老五在房间里补觉,老丁和曹彦君则还没有回来,而一直昏昏沉沉睡觉的虎皮猫大人却没有见到踪影。过了大半个小时,曹彦君返回来了,拿着一个牛皮纸公文袋,放在了桌子上,跟我讲起了那温泉山庄的背景:这官面上的背景自然深究不到,单说具体的经营者,本来是一个早年间的做香火生意的个体户,后来得到投资,然后就建起了这么个地方来,老板叫何君栋,是个大胖子,但是他还有一个朋友,叫做……

  他故意卖了一下关子,环顾着我们,我并不给他没弄的机会,说是青虚吧?

  他点头,说是,是青虚,他们两个从小就是玩伴。可以说,这温泉山庄,除了上面抽成的干股,其他的,至少有一半以上都是青虚的股份,而且这温泉的建筑格局,也是这个家伙给监造出来的。我深吸了一口冷气,说这么大一个场子,倒是要投资很多钱啊,不是说他最近很穷,所以才会变卖手中的珍贵符箓么?

  曹彦君摇摇头,说这就不知道了,反正他是幕后老板,这温泉山庄倘若真如你和猫大人所言,那么其中必有蹊跷。难怪这个家伙道法越来越厉害,竟然是吸收了这么多顾客的气运在。

  他停了一下,问我,说你想知道十年前青虚长什么样么?

  我一愣神,说咋了?他从文件袋中找出一张老照片,上面是一个尖嘴猴腮,獐头鼠目的道人。曹彦君冷笑,说他现在一副老帅哥的模样,风度翩翩,你却想象不出他当初有多猥琐。

  我们在房间里商量了很久关于明天晚上所谓的符箓交易会,因为都没有参加过,所以会觉得有些棘手,不知道以什么为突破口。即使遇见青虚,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好下手,即使将他擒住,未必能够逼问出小妖朵朵的下落,最关键的一点在于:青虚的老窝在哪里?

  大概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杂毛小道返回了宾馆,然后递了两块雕工精美的碧绿色竹筹,说获得入场券了,我们明天下午六点,准时参加。这是我和他的,曹彦君与青虚彼此认识,自然不好加入其中,还是作为幕后策应好一些。

  我看着手上这竹筹,抛了抛,说这狗日的雕工倒是不错,不混道士了,还可以去做一个工艺品雕刻师傅,也能有活路。

  旁边刚刚醒转过来的老五出言讥讽,说这厮好大的排场,不就是卖几张符么?还搞什么交易会?贱人就是矫情!易文摇头,说老五你错了,青虚的符文十分管用,莫说整个赣北,周边好几个省,好多富豪都慕名而来,连香港、台湾都知道有这么一个人。这个家伙也机灵,交易的两成份额,雷打不动地上缴,这才让龙虎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万物皆遵守能量守恒定律,玄学也不例外。我之前还在好奇青虚批量性制符的奥妙,但是看到这温泉山庄的布置,似乎能够猜到很多。

  我将今天在李晴家中的见闻说与杂毛小道知晓,他咬得牙齿痒痒,说果然,小妖真的被抓了。

  虽然他在小妖眼里是个怪叔叔,但是这并不能够阻挡大叔对萝莉的热爱。

  我们要反击了,管它什么龙虎山,管它什么黑后台,我们誓要将小妖朵朵救出。当天下午我们开始筹谋着明天晚上的计划,逐步地推敲,调集人手。我在傍晚的时候找来了被我晾到一边的国字脸,给他分配了任务:在明天晚上的时候,潜入温泉山庄,搜查类似于符文木盒、布袋或者其他的东西,如果没有,听我们的暗号,伺机引发混乱。

  虽然对我的这个指示十分不解,但是国字脸依然选择了坚决的执行。

  我告诉他,这件事情,在明天晚上行动之前,千万不要透露给他队伍里面其他人知道,要是万一提前走漏了消息,我敢保证,他身上的蛊毒,天下间都没有人会解,我发誓,“不得好死”这个词,真的不是造出来吓唬人的。国字脸连连点头,说你一定要信守承诺,不然我们就白忙活了。

  我点头说你放心,这事情我不骗你。谈完这些,我让他离去。

  当天晚上我有些失眠,强制着自己闭上眼睛睡觉,养足精神,而朵朵知道明天就是要去解救小妖姐姐的日子,更加勤奋地盘坐练功。寒冬夜里,月半弯,天空微芒。

  次日,我们返回了上清古镇,将落在那边宾馆的行李收拾一番,挑了些有用的东西,筹措一番之后,到了下午,我开着曹彦君的黑色SUV,载着杂毛小道从贵溪赶往温泉山庄。远远看到牌坊处有灯笼亮起,那大门紧闭,但偶尔有豪华车辆停在坪子上,有工作人员引导着,从侧门进入。

  我深吸一口气,将车沿着坡路驶上去。

  小妖朵朵,我来了,你在哪?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