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二十卷 第九章 青春不老泉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二十卷 拯救小妖大作战    发布时间:2014-07-29    作者:鬼故事大全


  那死婴并不算很大,好像是刚刚生下来不久的那种。

  因为浸泡得太久的缘故,皮肤皱巴巴的,脑袋大的出奇,小眼睛紧紧闭着,像个小老头子;捆在他脖子上面的那根黑色麻绳有些古怪,还缠着花编金线,似乎是特制的,不断随着波纹荡漾;周围有管子不断地往这池子中倾倒一些液体和原料进来,想来应该是混合温泉水的硫磺等物。

  而在角落的阴暗里,有一个全身黑衣的道人闭目盘坐着。

  这种诡异的场景,让我头皮发麻,那个道人自然不是青虚,但是浑身却有一种邪异的气息,跟这房间的的气氛十分搭配,我怕肥虫子暴露了,打草惊蛇,赶紧把它给唤来。

  飞回来的过程并不用我操心,正当我刚想收回心神,跟杂毛小道通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的肩膀突然被人猛地一拍,然后有人在我旁边说道:“咦,你们怎么会在这里?”我睁开眼睛,一看,吓了一大跳,只见唇红齿白的李晴正站在我的旁侧,热情地跟我和杂毛小道打招呼。

  饶是我久经风雨,在那一刻,竟然膛目结舌,什么也说不出来。

  不过杂毛小道倒是久经风雨,他哈哈一笑,又手肘顶着我的肚子,说这个小子,嚷嚷着来泡温泉,结果泡了不到二十分钟,就头昏眼花,胸闷气胀,差一点儿就晕倒在那池子里,我把他扶到这边来,离那水汽远一些,呼吸才好一点。李晴说是这样啊,难怪远远地看着刀疤哥闭着眼睛,像见到鬼一样呢,你是不是有高血压或者心脏病,还是你们没有吃晚饭?空腹泡温泉,很容易昏厥的……

  杂毛小道不想跟他纠缠这些,便问你不是说今天晚上有重要的事情么?怎么又出现在这里?

  李晴显然也不太想说自己的事情,嗯嗯啊啊说了两句,我有点儿心虚,便问这里的洗手间在哪里,我内急……李晴帮我们指了东边的方向,然后交代了我们一番,善意提醒说这里是工作人员区域,前面有警告的,机房这里有电,湿漉漉的最好别靠近。

  我点头称是,不动声色地把飞过来的肥虫子塞进泳裤里,朝洗手间走去。

  等我在洗手间里放完水,将自己狂跳的心脏给调节回来时,看到杂毛小道走了进来。

  洗手间里面没有人,我问杂毛小道说人走了?

  他摇头,李晴说这里的老板是他朋友,他进那房间里去拿个东西。见我脸色不对,问我说你看到了什么?我将肥虫子视野中的东西说给他听,这个面容削瘦的男子牙齿咬得喀喀响,眼神顿时就阴沉下来。做我们这一行的,见惯了生死,本来对死亡、尸体看得都极淡,但倘若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还没有真正感受这个世界美好的无辜生命的话,就容不得人不气愤了。

  我问你知道这种把死婴放在水池源头的行为,在道巫两派里面,有没有类似的法术或讲究?

  他摇头说不知,这里人来人往,并不是一个说话的地方,我们还是回去再谈。这个地方,我们一定会回来,把它给端掉的。我点头,跟着出去,返回最开始的那个池子,去找曹彦君。然而我们却扑了一个空,并没有见到他,也不知道这短短的四十多分钟里,老曹跑到哪里去了。

  既然已经被李晴发现了,我们就当做自己是来玩的,于是开始一个往东、一个往西,顺着两条鹅卵石道路开始找寻。

  因为都光溜溜身子,找了二十多分钟都没有瞧见一个鬼影子,我和杂毛小道心中都有些担忧。曹彦君虽然有些本事,但是要说有多厉害,自然是扯淡。我两个心灰意冷地返回更衣室,掏出手机来拨打,结果储物柜里面却响起了铃声来——他没有回来。

  我们默默地坐了五分钟,终于看到曹彦君光着膀子,失魂落魄地走了进来。

  我和杂毛小道站起来,问你狗日的去哪儿了?

  他愣了一下神,然后很抱歉地回答说不好意思,拉肚子了,刚刚在厕所里挣扎了半个小时。我有些疑惑,但是却没有再继续追问。我们三个人换回了衣服,裹得厚厚实实地走出了山庄,还没有出那石牌坊门口,就看到李晴的那辆奔驰小跑从前方经过,透过窗户间隙,能够看到前座里有两个人。

  开车的那个人被李晴给遮挡住,然而那隐约的轮廓,却让我们的心情突然一下子就激动起来。

  似乎就是青虚那个家伙啊!

  擦肩而过了么?头顶上有监视器盯着,我们不敢露出太焦急的脚步,正常地走向了停车场,曹彦君则拿起电话,拨通给老丁,想让他盯住李晴的奔驰小跑。结果他拨通了几遍,挂掉了,骂了一声本地脏话。上了车之后,我问他怎么了,曹彦君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这里好像开了信号干扰,打不通电话。

  启动车子后,那奔驰小跑已经在了很远的地方,就只看到一个点了,曹彦君把电话丢在驾驶台上,然后奋起直追,大概出了一百多米,这时候的电话才打通,我联络到在路口蹲守的老丁和小戚,让他们跟上来。

  然而行了一段路程,路过一个岔路口的时候,却发现那奔驰小跑已经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里。

  “艹!”

  把车停在红灯前面的时候,曹彦君忍不住拍了一下方向盘,气愤之极。

  见到曹彦君有些失态的样子,我忍不住安慰他,说开车的那个男人,说不定不是青虚呢?不要着急,我们都没有急,你这样上火能有什么用呢?曹彦君苍白的脸这才好转一些,冷冷地说便宜这混蛋了。小戚很快就开着他的那辆破夏利赶了上来,说怎么办,要不要兵分两路再去瞧一瞧?

  我和杂毛小道都摇头,说算了,反正三天后有一个交易会,到时候也能够碰到他,不急于一时。

  曹彦君这时候缓过情绪来,点头,说你们的跟踪技术不行,若给发现了,反倒是落了下乘,我们回酒店吧。

  于是我们往回赶,曹彦君打电话,便由我来开车,这时候华灯初上,一路的昏影朦胧。

  到了宾馆,曹彦君直接奔服务台,问有没有传真机。

  我们返回了房间,大家集中在一起,没聊两句,就见曹彦君拿着几张资料推开门进来。他递了一张纸给我,说他在派出所的朋友已经查到了李晴的住址,不过他这个“晴”不是晴天的“晴”,而是勤奋的“勤”。我默念了一遍资料上的地址,看到介绍,说哇,一百坪的大三居,这个家伙可真够有钱的啊。曹彦君笑,说青虚在李晴身上投了很多钱,这个并不算什么。

  我扬着手中的纸片,说那我们今天是不是可以跑到李晴家去蹲守了?

  曹彦君摇头,说他找盯老王记烧鹅的易文和老五去了那个小区,若有消息,他们会第一时间通知我们的。接着他又告诉我们,他还找人准备查了那温泉山庄的建筑资料和背后的老板,估计明后天就会出结果。说到这里,我便将在那主控中心发现的死婴说出来,问他们谁知道这是什么邪门玩意儿?

  众人纷纷摇头,这时候一直像个死母鸡一样的虎皮猫大人突然插话了,它说婴灵泉流啊,好多年没有见过了。

  听到这肥母鸡突然开口,小戚、老丁顿时吓了一大跳,眼睛都瞪圆了,虎皮猫大人不屑地看着这两个像乡巴佬一样的男子,撇着嘴说了一声傻波伊,然后跟我们解释,说这婴灵泉流,是用那刚刚生下来的早产儿,溺死,然后用符文将其亡灵封镇,然后放在山泉水源头,让下游的人喝水洗澡,渐渐地就开始损耗阳寿,将人生的气运集中,然后由施术者将这集中在死婴身上的生气灌输到人体里。用处很多,最明显的就是美容养颜,青春不老。

  所以,这婴灵泉流也叫做青春不老泉,早先是邪灵教从藏密一个覆灭的邪教分支手上学过来的,后来因为太过恶毒,性价比又不高,会的人就不多了。

  又是邪灵教?

  我回想起躺在那温泉池中,确实有一种催人睡眠、飘飘然的感觉在,心中有些戚戚然。

  曹彦君更是觉得浑身痒痒,顾不得我们,直接跑到了洗手间去冲刷。

  青虚这个家伙,几乎每个星期都要到温泉山庄去泡温泉,他若不知道此事,才是真的见鬼了。看来,那个大澡堂子还真的有些不简单呢。虎皮猫大人又接着讲,说那山庄地形陡然突出,他大人就看了一眼,感觉里面似乎有布置,十分蹊跷,可惜它春困秋乏冬懒觉,懒得动,就没有去好好看一看,不然好好跟你们涨涨知识。

  我们的脸顿时黑了,这个扁毛畜生,还真的不是一般懒。

  正说着,床头的电话响了,在旁边听得津津入神的小戚说又是那种有偿服务电话?没完没了了还?抬起来就挂了。杂毛小道说别挂啊,你不需求我还留着有用呢,哈哈。我们这一伙人顿时黑脸,而虎皮猫大人直接头一扭,骂了一句:“哼,死流氓!”

  杂毛小道耸了耸肩膀,说得,连我的鸟都嫌弃我了。

  虎皮猫大人大骂,说你这个没皮脸的家伙,玩自个儿鸟去,少惹我!

  这时候电话又执着地响了起来,小戚猜不准杂毛小道是不是开玩笑,于是接了,过了一会儿,他脸色奇怪,举起来朝我说陆左,是找你的……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