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十九卷 第三十三章 下尸神,众人围圈齐拉翔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十九卷 巴东叙事    发布时间:2014-07-27    作者:鬼故事大全


  骤然发生了如此的变故,我自然是惊讶万分,像呆头鹅一样四处看。

  只见我身边的所有人都捂着肚子翻滚,杂毛小道、万三爷和万勇还记得住虎皮猫大人的嘱咐,咬着牙,额头上青筋暴起,闷头忍受这剧痛;而万朝安、万朝东等人却熬不住这如同分娩一样疼痛,大声哭叫着,鬼哭狼嚎,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我浑身僵直,不敢动弹,看着周围的环境不断地变幻颤动,仿佛在放映着一场制作精美的4D电影一样,光影流动,森林、峡谷、草地、溪流……无数的场景变换,黑暗与白昼在眨眼之间交替变换,呈现出一种十分不稳定的状态来;而脚下的地皮在抖动,我身上那种过电的刺痛感,也在一波又一波地强烈袭来。

  顾不得这周围发生的一切,我单膝跪在地上,扶起杂毛小道的身体,看到他口中的血沫子一股一股地冒出,腹中似有千百条蛔虫蠕动,咕噜咕噜地直响,如同雷鸣,心中不由得焦急上火,问怎么回事?

  既然已经喧闹成了这般模样,也就无所谓禁口令一事了,杂毛小道强忍着肚中的轰鸣,说那狗日的庐主有后招——它化身雾霾鬼影的黑色雾团里,应该是沾染着剧毒的,只是这毒素隐而不发,或者被虎皮猫大人给断然压制住了,可惜万朝安这个胆小鬼发出声音,导致大人坠落,而所有人则全部都剧毒发作了,你没事,只怕是肥肥的原因——别管这些,先看看大人有没有事……

  我急忙跨过翻滚的人群,跑到了最前面,将肥硕的虎皮猫大人给抱起来。

  它浑身僵直,然而手摸在肚皮上,却仍然还有着一丝心跳,我抱着它,手上和胳膊上染了好多血。这些都是肥母鸡刚才在作法的时候,自拔羽毛所留下的伤口。虽然它有法门紧闭血脉,然而因为昏迷过去,导致了现在竟然流出了血来。不管它本事如何了得,然而承载着这伟大灵魂的,仅仅只是一只虎皮鹦鹉而已——尽管肥硕,然而却也没有多少血好流。

  于是,我赶紧唤出了它的好朋友肥虫子和朵朵来。

  小朵朵一出现,立刻从我手中接过肥母鸡,紧紧抱着,说陆左哥哥,臭屁猫大人怎么了?我没有回答,而肥虫子则直接钻进了肥母鸡的身子里。

  我又俯下身子来,察看旁边万三爷的伤势,这才发现他除了大家所中的剧毒之外,生命力也游走到耗尽的边缘,不知道是之前拼斗时受了伤,还是因为那只鬼灵消逝而起的效果——我想多半是鬼灵吧?庐主在最后自爆时所说的“下尸神”,不知道是不是道教中所言的三尸神之一。若如是,那万三爷可真是顶端厉害了——《历代神仙通鉴》卷八曾曰:“欲作地上真人,必先服药,除去三尸,杀灭谷虫。”

  “斩三尸”在《抱朴子》、《重修纬书集成》、《云笈七羲》、《宣室志》等历代道家典藏中均有记载,我闲暇时曾读过一些,略有所闻,然而此事太过玄妙,虚无缥缈,只当作是异闻传言而已,却没曾想如今竟然有蛛丝马迹可寻。

  看着这个脸若金箔一般枯黄的老人,再回忆起刚刚开始看他那鹤发童颜、精力充沛的模样,我心中感叹,即便不是传说中的三尸神,万三爷的修为只怕也止尽于此了。他此次为了自家后辈和我们所做出的牺牲,实在太大了,所以很多有真本事的人,并不愿娶妻生子,除了因为修身养性的缘故外,大多还是怕沾惹太多的因果,耽误自身修行的缘故。

  肥母鸡外伤并不严重,只是它的神魂受到了损伤,肥虫子帮他处理完伤口,我立刻让其飞进奄奄一息的万三爷体内,让它尝试着给三爷解毒。然而肥虫子没一会儿,给我传来了一个信息:这剧毒蕴含着极强的怨力,竟然是如同毒瘾一般的精神剧毒,它虽然可解,然而却很缓慢,时效要长达一两个星期,而且照顾不来这么多人。

  我望着地上这翻滚的八个人,眉头皱成了“川”字。

  空间终于稳定了,天色黑暗,我们身处于丛林之中,不时有猫头鹰的叫声从远处传来,我把背包放在地上,去找寻里面的手电筒。我这背包曾被猴孩儿斩出了一道口子,用绳子勉强捆住,掏东西的时候,先前放在里面的龙蕨草和果肉甜美的黄色果子,都散落了出来。跪倒在我旁边的杂毛小道看到泥地上的那果子,金黄色的表皮上散发出水果的芬芳,忍得住心中的疼痛,却忍不住果子的诱惑,抓住一个,擦也不擦就往嘴里面塞去。

  “好吃!”

  杂毛小道连果肉带皮,猪八戒吃人参果一般地狼吞虎咽着。

  而在吃的过程中,他脸上那如同犯了痔疮一样的痛苦终于舒展开来,露出了笑容,仿佛食物带来的快乐,已经冲淡了所有的一切。然而当他想伸手再拿一个的时候,突然肚中轰鸣,咕嘟嘟作响,杂毛小道脸色立刻变得很奇怪,接着一声“布……”的声响出现,整个空间里的空气质量,立刻下降了两三个等级。

  我想说,这是我闻过的最臭的屁,没有之一。

  看着甚至来不及走开远一些的杂毛小道,用连绵不绝的炮火轰击地上那些可怜而又无辜的小草,旁边那几个陷入无边疼痛的人都忍耐不住心中的恶心,尽量翻滚得远一些。这一番排泄足足持续了一分钟,因为太过于恶心,我便不作具体描述,只是用身子挡住了这里面唯一的女性小屁股的视线,不让她瞧见这一丑恶现象。

  事实上,几乎没有多少人关注杂毛小道的情况,在腹部一阵又一阵犹如潮水的剧痛之中,很少有多少人能够分得出神来。也就在这个时候,杂毛小道突然欣喜地喊道:“小毒物,你包里的这果子是解药,赶快给他们吃下……”

  与这声音同时响起的,还有一声沉闷的“呱……”

  听到杂毛小道的这话,本来手足无措的我终于找到了事情做,连忙俯下身来,捡起那些黄色果子,递到了万三爷他们手上。听到是能够治解这病症的解药,也不管真假,万三爷毫不犹豫地吃下,而旁边的几个人也挣扎着爬过来,纷纷从我手里抢过去,我手上的三个很快就没有了,又在包里翻了一下,终于找出三个来,递给了爬过来的万勇、小俊和小屁股。

  发完这些,又有一只手伸到我面前来,万朝安的脸色白得像扑满香粉的日本艺妓,颤抖着嘴唇说道:“小陆,不,陆哥,给我一个……”

  我扫量了一下地面,然后又把破烂的背包腾空,却再也没有发现,唯有无奈地摊开了双手,说没有了,我当时就摘了这几个。看到我认真而又沮丧的表情,又看着吃了果子之后围成圈拉翔的同伴,深陷痛苦中的万朝安立刻抓狂了:“怎么会没有了?为什么他们都有,就我没有?你对我有意见是么?你他妈的怎么不多摘几个?多摘几个会死啊?”

  万朝安这一连串的怒吼让我有些错愕,我完全没有想到这个文弱的男子会爆发出这么强大的怒火,与他对敌时的那种没断奶的孩子般的怯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心中虽然不喜,但是毕竟是万三爷的侄孙,不看佛面看僧面,而且一个陷入死亡恐惧的人,所做的事情也是情有可原的,于是跟他耐心解释,说放心,我可以帮你治好的,只是可能会慢一点……

  “艹!”

  万朝安咕哝一声,扭头看向了也在撅着屁股拉翔的万三爷,悲戚戚地喊了一声:“三爷爷……”

  “等等,这里还有一个……”

  杂毛小道用右手大拇指和中指,捻着一个金黄色果子的枝梗,递上前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到:“刚才果子滚在地上,结果我又忙着解决,所以、所以……”他没有把话说得很明白,但是我看到这果子金黄色的表皮上面,似乎有一层湿漉漉的……热翔!

  看到这散发着温热新鲜气息的果子,万朝安的眉头,纠结成了倒八字。

  ********

  万朝安终于抵不过腹中的疼痛,将那表皮揩干净后,剥皮吃掉,然而果肉并没有什么效果,这个可怜的孩子又把丢在泥地上面的果皮捡起来,闭着眼睛吃掉。

  我实在没有想到在林中随手采摘来充饥的果子,竟然还有解毒的功效,而且更加让人惊讶的是我居然刚刚好就摘了八个,仿佛冥冥之中自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掌控着一切似的。一行八人除了小屁股外,围拢在一起拉翔的场面也十分壮观,路边的青草都被揪得秃溜了不少。虎皮猫大人并没有醒过来,这让我的心情有些不好,等待众人处理完毕,我们继续前行,而虎皮猫大人则被放到了我的背包之中。

  一路上杂毛小道和我都没有说话,心中仍然在为万朝安的冒失气恼。

  万三爷是个厉害的奇人,但是他的家人却未必如他一般值得人尊敬。

  翻山越岭,我们在黑暗中打着手电,相互搀扶,跌跌撞撞又走了一个多小时,终于看到了远处有一个村子寥寥的灯光。兴奋的我们加快了速度,终于在二十分钟之后来到了村口的第一户人家,敲门一问,主人家居然告诉我们,这里叫做牛角冲,竟然是在保康县境内。

  天啊,这怎么可能?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