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十九卷 第三十章 敲闷棍,幕后主使来救场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十九卷 巴东叙事    发布时间:2014-07-27    作者:鬼故事大全


  正拿着罗盘准备找寻出路的我们,听到这声音,心中都不由得一震: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在我的视线中,走近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是那个养了青蛇蛊、结果被我们给识破,废去了蛊毒的王麻子,还有一个,竟然是万三爷的外重孙女,据说有着很高修行天赋的小屁股魏梅梅。这样两个突兀的身影在这个时候出现,由不得我们不惊讶,两人越发近了,我这才发现小屁股被王麻子给紧紧绑住了双手,脖子上还有一把尖刀比住,而那王麻子脸上,则浮现出了完全疯狂的笑容。

  看到这一幕,我突然回想起进入黑竹沟的时候,似乎看到沟口滑板岩的坡顶上,有一个黑影子存在。而那个黑影子,莫不就是王麻子这厮?

  这个狗日的,就因为作恶被我们给抓住了阵脚,结果不但一路跟踪至此,而且还将万三爷最宝贝的后辈给绑架了?

  只是,此刻的黑竹沟云绕雾行,斗转星移,他又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呢?

  我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一双手,把这整个局势往某个方向推动着,是命运么?

  空间里依然在颤抖,我们聚拢在一起来,看着王麻子一步一步地走近,直到十米开外的安全距离,停下来,然后得意地扫量着我们,右手持刀制住小屁股,左手揪住她的头发,说你们这帮自命正义的家伙,会抛弃你们至亲的家人,抽身逃跑么?这一点,我真的十分好奇呢?

  万朝东、万朝安几个沉不住气的年轻人气愤地朝着王麻子大骂,说你这狗日的,还不快快放了小屁股?

  万三爷的脸阴得都要滴下水来,看着被骂得越发开心的王麻子,说你是怎么进到这里来的?

  王麻子下巴抬起,毫无掩饰地显露出了小人行径,说万三爷,你忘记我小的时候曾经误入过黑竹沟,后来是你大哥发动全村人,最后在溪边找到的我么?当时我确实是迷路了,但是我却没有告诉你们,我知道一条地下通道,直通谷中。虽然这一次我依旧还是迷路了,但是冥冥中,却自有指引,将我引到这里来。哈哈,看这情况,世界末日就要来了,你们还不赶快跑?

  万朝新跟王麻子同辈,忍不住施展温情攻势,说柱子,你还记得我们全村的人一起出动来找你啊,那就不要再走歧途了,跟我们一起逃吧,留在这里会死的。

  “死……”

  王麻子眉毛一掀,发出了一阵疯狂的大笑,眼泪都快要呛了出来,比划在小屁股洁白脖子上的尖刀一阵乱颤,吓得这小姑娘哇哇大叫。

  笑至尾声,王麻子用左手背抹去眼角的泪水,说我现在的情况,生和死,有什么区别呢?

  我从小出生在农村,家里面没钱,老爹不但没本事,而且还早早就死掉了;我文凭低,长得还他妈的不好看,在城里头的工地里搬砖,累死累活还不够养活自己的,坐个公交车,都要被人嫌弃又脏又臭,我他妈的进大商场去,连那门口的保安都用看贼一样的眼神看着我……

  我不服啊,同样是人,同样生活在这蓝天白云下面,我王柱子,凭什么活得就这么憋屈?

  后来,我回家了,开始养蛊了,满心期待着用我的心血和努力养出来的蛊去发财,赚大钱,盖房子,给我老娘换身新衣裳,给我娶一房漂亮的媳妇天天睡,吃最好的、穿最好的——老子要买几百块钱一件的衣服,再去坐公交,去商场,看他们还敢瞧不起我……

  说完这段自白后,沉浸在美好的意淫中的王麻子突然睁开了眼睛,这瞳孔里白的多过于黑的,导致他的眼神十分奇怪,整张脸扭曲得厉害:“都是你,你们这群自命不凡的家伙,多管闲事,将我王柱子发达的机会给彻底葬送了!我那糊涂的老娘还劝我,说让我到你家给各位爷爷奶奶磕头认错,免得以后在村子里混不下去……哈哈,我王麻子窝囊一辈子,何必还要看人脸色?死便死,让这个粉嫩可爱的小姑娘,陪着我一同死去,让你们这些表面跟土地公公一样慈祥、内心里龌龊得要死的家伙难受,老子也不枉来到这世上走一遭……”

  王麻子疯了,从他那没有焦点的眼神中,我可以看得出来。

  当梦想一朝破灭,这个在社会中处处碰壁的可怜虫,终于抛下了所有的美好,将人性里最肮脏、丑恶的部分,全部都挖掘了出来。作为一个对他了解不深的人,我无法评价他的好与坏,有人把苦难当作是生命的财富,有人却把这些当作是压垮自己的最后一根稻草,是负担……所谓对错,没人知晓。

  我只能说王麻子,实在是太脆弱了:人若想别人瞧得起,首先要自己瞧得起自己。若自身都没有一点儿能够让人值得尊敬的品质,又何必埋怨他人呢?

  万三爷从王麻子一开始说话,便一直在沉默。他也不劝说,只是用他那双充满睿智光芒的眼睛看着王麻子,待他说完,挥一挥手,对着我和杂毛小道说:“两位,这里的事情与你们无关了,请速速离开吧。”说完这话,他又回过头来,看着万朝安和扶着万勇的万朝新、万朝东等人,说你们也走吧,跟着小萧、小陆两人离开,或许还有逃生的希望,这边,我来应付吧。

  我听到万三爷的语气中,有一股萧瑟清冷的倦意。

  是对人性完全失望了么?

  我看到小屁股被发疯了的王麻子狠狠地拽着头发,大大的眼睛里全部都是水汪汪的泪水。她不敢大声哭叫,咬着牙、抿着嘴,强忍着心中的恐惧,呜呜地哭咽着。她的模样让我想起了朵朵,也就是在这一霎那,我立刻想起王麻子没了青蛇蛊,也就是一个凡人而已,何不如让朵朵潜入他的身后,去将他解决了呢?

  有这个想法的并不仅仅只有我,万三爷在说话的同时,缓缓地松开了腰间的竹筒。

  鬼灵悄无声息地潜了出来,想要朝着王麻子摸去。

  然而王麻子却大声叫嚷起来,将小屁股的脖子紧紧勒住,说你们别耍花样,老子的眼睛可是抹上了牛眼泪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想啥子,你们若敢乱来,收获的也不过就是两具尸体而已,哈哈……

  小屁股的脖子被轻轻划拉出了一道口子,血就流了下来,她发出一声清脆的尖叫声,万三爷身子一僵,那鬼灵立刻缩回了体内,而我也停止了召唤朵朵的想法,连肥虫子也不敢叫,生怕这个陷入疯狂的家伙,做出什么让人遗憾的蠢事来。

  天地仍在晃动,万三爷朝我们喊,说还不赶快走?这里随时都有可能崩塌,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

  听到万三爷严厉地喊叫,也许是积威甚重,也许是别的缘故,万家几兄弟扶着昏迷的万勇,往着他们之前过来的那面林子退去。而我和杂毛小道并没有动,身边的老萧用棍子当拄拐,望天,眯着眼睛看这异象不说话,我崴到的左脚一阵一阵地疼痛,扶着他的肩膀,说你在看个啥子呢?

  杂毛小道皱着眉头说他在想,救场专家肥母鸡,怎么到现在了还没有出现呢?我一听,心中的疑惑便浮出来,忙问:“你们到这里来,莫不是那肥母鸡领的路?”杂毛小道说倒不是它领的路,不过路径却是它给的……

  我说你们是怎么联系的?

  杂毛小道摇摇头,说不好说,虎皮猫那厮不愿意让人知晓,那么我也不敢私自透露给你。听到杂毛小道谈起了虎皮猫大人,我那紧张不已的心终于开始安稳下来,抬起头,只见万三爷开始在劝王麻子,说柱子,你要多少钱,直接跟三大爷说个数字便是,何必做出这极端的事情来?生活有多美好,你年纪还小,并没有太多的体会,三大爷拿钱给你,给你娶媳妇——你都没有孩子,以后老王家可不是要绝后了啊?

  “传宗接代”这个深入中国人骨髓里面的话题,让王麻子激动的情绪终于有了一些犹豫。

  然而转瞬之间,他抬起头来,说莫骗我了,我受了太多的欺骗,受够了,我不敢相信任何人,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你们别想骗我……咦,你们笑什么?你们觉得我很好笑么?

  王麻子看着我、杂毛小道和万三爷脸上突然间一齐流露出了阳光灿烂的笑容,疑惑不解,他的思维已经陷入了疯狂的境地,抬起右手的尖刀,指着我们大骂:“你们笑什么?信不信我一刀捅死小屁股?”

  “他们在笑,笑你就是一个傻波伊啊……嘎嘎!”

  “谁?!”

  王麻子闻声,朝着头上看去,一大坨热烘烘的鸟翔“吧唧”一下,准确无比地落在了他的眼睛里面。

  他“啊”的一声惨叫,用右手袖子去揩脸上那泡稀烂的鸟翔,然而当视线刚一恢复,便见到一根歪曲的树棍,迎风朝着他的脑袋猛力地撞击而来。使棍的这男子只当是打地基,一棍敲得闷响,王麻子只觉得天旋地也转,手上的刀子一松,人便栽倒在地上,不再动弹。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