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十六卷 第八章 死神来了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十六卷 矮骡子的逆袭    发布时间:2014-07-27    作者:鬼故事大全


  这两个中山装打扮的人里,中年男人老成稳重,稍微年轻的相貌普通,表情平淡。当我以为就只来了三个人的时候,后车门又钻出一个女人来。这个女的四十来岁,穿着政府工作人员那种严谨的灰色套裙,又带着黑框眼镜,所以虽然模样还徐娘未老,风韵犹存,但是让人看着沉闷。

  一群领导汇在一起,紧紧握手,相互介绍。

  我得知这个中年男人叫作胡文飞,而年轻一点的叫做杨操,一脸严肃的中年女人叫做贾微,都是上面派下来的同志。而这个叫做老叶的尉官则充当双方的联络员。吴刚介绍我的时候,隆重地说道:“这是我们州最有名、最厉害的大师,陆左,昨天也就是他出手抓住的矮骡子。要不是他,只怕我的命都没有咯。”

  这几位都是从省城里面派过来的,一听到吴刚说的两个“最”,两个男的还是淡定自若,倒是那个叫做贾微的女人,一脸的愠色,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着我,出声试探说:“这个小兄弟,敢问师出何门何派,你的师父是哪一位?”

  见她一副倨傲、不相信的模样,我笑了笑,说小子无门无派,所学一靠家传,二为运气,当不得吴队长的盛誉,见笑了,见笑了。见我这般谦虚,贾微的脸色好了一些,说年轻人,能够这般谦虚有度的,当也是值得培养。为了表示赞赏,她用毛委员见红小鬼的眼神,欣慰地看着我。倒是胡文飞伸手跟我紧紧握在一起,说陆左,既是同道中人,便莫要谦虚,一会儿还要劳烦你帮我们介绍一下情况才是。

  我点头说好,莫得问题。

  老叶、杨操和贾微纷纷和我握手,前两者还好,一副公事公办的热情,倒是贾微,言语之间,能够让人感觉到一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就像武侠小说里名门正派看见跑江湖的小杂鱼一般,让我不喜。

  当然,我已经过了以自身的好恶去决定事情的年龄。所谓男儿,要锐气藏于胸,和气浮于脸,才气见于事,义气施于人,如此方能成就大事。所以我也并不计较,把他们带到了关押矮骡子的房间,然后将情况不卑不亢地给他们做了介绍。

  整个过程中,胡文飞和贾微不断提问,倒是那个杨操不怎么说话,眼睛不断地四处扫量。

  贾微对那只死去的矮骡子十分的感兴趣,蹲下来,掏出橡胶手套翻看尸体,反复查询,然后问我是怎么弄死它的。我含笑不语,并不作回答。她觉得我有些无礼,眉头蹙起来,而我却觉得可笑:老子的手段,需要跟你报备么?简直当自己是太平洋警察了。

  因为这个,我甚至连藏在内兜的那本证件都懒得拿出来,跟她叙一下同事情谊。

  胡文飞呵呵地笑,跟我们打了圆场,然后转过头来问杨操怎么看?

  杨操看了下我,又看了下吴刚,缓缓地说道:“不好。据我观察,你们这一批进入到矮骡子聚居溶洞里面的人,应该是被某种东西下了念头,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诅咒。这种诅咒,就像死神的请帖,随时将你们拖入死亡的深渊。也正是它,让矮骡子这种鬼物找到你们。同样的诅咒,还发生在萨卡拉金字塔中,但凡是进入内殿其中的人,无一幸免。”

  他停顿了一下,语气有些迟缓:“我……我怀疑不但是你们几个,其他离开的人,也很有可能会遭遇不测,所以,还请你们尽快联系那五个人。最后,我看见,你,身上所受到的诅咒,是他们三人集合的几十倍……很难想象,你是怎么逃脱这噩运的。”

  我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说很简单: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杀多了,身上的凶焰就盛,就没有邪物敢惹了。哈哈……他们几个也跟着我笑,说你的胆量倒是大得很。也有不以为然的,不过大家都没有表露出来而已。这边的事情由胡文飞等人接手之后,我便与吴刚告辞,准备离开。

  他紧紧握着我的手,说好兄弟,这是你救我第二次了,两条命!以后有什么兄弟帮得上忙的,尽管说话,甭客气。吴刚目前在跟州武装部领导的女儿谈恋爱,是和杨宇一般的优质股,能量确实还是有一些。

  我点点头,说要得,绝对不废话。

  胡文飞留我,说事情还未结束,能够留在这里最好,出去了,危险。虽然陆左你一身好本事,但是好汉还怕群狼,现在已经不是单打独斗的时代了。我说我最近不会离开这人,有事情,随时联系便是。

  他紧紧握着我的手,说好,我们随时保持联系。

  我开着杨宇的越野车离开,从后视镜里面,看到这三个人在望着我这边谈论,对象应该是我。我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而是将车开回晋平,不想在此逗留。路上的时候,我打电话给马海波,说了昨天的事情,也讲了那个杨操的判断。我看得出,杨操的眼睛有一些特别,眸子里有一种十字型的星芒在闪动,显然也是个有着天生机缘的人。我告诉马海波,让他小心一点,别被矮骡子找到了。

  马海波笑着说他现在嚼着甘草槟榔,随身带枪,恨不得矮骡子早点出现呢。

  从市里面到达晋平,需要五个多小时,从这个时间,也能够看出我们那里的交通有多么不发达。为何,山太多了,重峦叠嶂,连绵不绝,所以说晋平是十万大山的门户,一点也不假。我赶到了晋平县城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钟。我打电话给杨宇,把车还给他。他拉了我到他家,让他女朋友给我们做了一点菜,两个人喝酒聊天,一直到了十一点。

  期间谈到了他的表弟张海洋,他苦笑,说他那舅舅倒也是个蛮横的人,就是不松口,准备让那家伙入了外籍,逃避这场祸事。我说你老舅家倒是真有钱,他摇了摇头,说不谈这些,他也不想,可是没办法,社会就是这个样子,你要么阻挡得粉身碎骨,要么就默默接受。

  杨宇问我在家里待多久,我说不知道,可能要些日子,毕竟要把矮骡子的事情了结,我才放心离开。他说车子你先用着呗,着急还什么?我摇头说算了,丧事办完,我顶多就是宅在家里,用不着的。

  杨宇似乎有话想跟我说,应该是关于黄菲,然而欲言又止,最终叹了气。

  喝到最后,杨宇醉了,拉着我哭,说老子才不是靠老子混上位的呢……他说得结结巴巴,逻辑混乱,杨宇的女朋友赶紧过来扶着他。我起身告辞,一脸的歉意。他女朋友倒是个和善的人,将我送到了门口。有了肥虫子在,我倒是不会醉,不但没醉,头脑反而清晰得很。

  这时候街道上冷冷清清的,行人也少得可怜。十月份的天气转凉,有风从北边刮来,呼呼的,我穿着白色长袖衬衫,突然感觉有些冷。走在这让我既陌生又熟悉的街头,路灯将我的身影拉得长长而孤独。我蹲在马路牙子旁发了一会儿呆,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去哪里。

  酒精被体内的那个小酒鬼给缓慢地吸收了,而在酒意消退的一瞬间,我有些迷茫了。

  我将何去何从?

  脑袋暂时地空白了一会儿,我伸手入怀里,掏出一串晶亮的钥匙来。记忆开始瞬间涌上心头,某个日子里,我和一个女孩一起去买房子,然后我将房门钥匙交给她,委托她帮我装修,布置一个属于我们共同的家。那个家,我从来都没有去过,但是在我心中,却一直是一个很神圣的地方。

  它代表着我心中很认真地一段感情。

  只可惜,那个女孩后来托人,经过几道手,最终将钥匙交还给了我。我端详着这串钥匙很久,然后站起身来,凛冽的风将我的头吹得一阵清醒。我朝着新街大步走去,在那里,有一个曾经属于我和黄菲的家。以后,它将成为我在县城的一个落脚处。累了、困了、倦了,我都可以在那个港湾歇息。

  虽然,里面的女主人已经没有了。

  从杨宇住处一直走到新街市,足足走了十来分钟,当我来到那栋楼房的时候,看着四楼处的窗户露出来的灯光,我突然有一些发愣,第一反应是我找错地方了。翻腾了一会儿尘封的记忆,我发现自己没来错地方,那个从窗帘处透着温暖灯光的房间,就是我的房子。

  不知道怎么的,我的心在一瞬间就热了起来。

  怀着颤抖的心,我忐忑地来到楼下,缓步走上了楼道,一直来到了大三居的房门口。看着这棕红色的防盗门紧紧关闭,我掏出了钥匙,每一把上面都有黄菲用娟秀字迹作的标签。我找到了大门钥匙,然后将它捅进了锁孔里面去,轻轻一拧。

  “嗒”的一声,门锁开了。

  我将房门轻轻推开,然后听到一阵悠扬的音乐声传来:“Every night in my dreams,I see you,I feel you,That is how I know you go on……”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