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十五卷 第十五章 小婧爱情故事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十五卷 两个朵朵    发布时间:2014-07-27    作者:鬼故事大全


  小婧一听这电话,忙不迭地解释,然后又将我们吃饭的餐馆跟他说起。

  我有些愣了,半天才想起来,问这个人是那个杨杰?小婧点了点头,说是她男朋友。我说这个家伙也在这一边?小婧说杨杰他表哥是他们厂子里的一个课长,所以她们几个同学就跟着杨杰过到这边来了。我问他也在厂子里上班么?小婧点了点头,又摇头,说杨杰本来在上的,后来就没做了,准备在这里找人合伙做生意,目前在考察市场呢……

  我顿时就有些火大:他一个刚刚出来的小混子,考察个毛的市场啊?这话哄小姑娘还可以,我一听就很刺耳,问她那他在这里靠什么生活?小婧没说话,眼神闪烁。我没有耐心,径直问:“你是不是因为他才不肯离开的,你们是不是发生关系了?”

  小婧支支吾吾半天,没有说话,紧紧咬着嘴唇,脸通红,像浸润了红墨水一般。

  正当我再想问起,餐馆外传来一阵刺耳的刹车声,然后有五个人从摩托车上跳下来,气势汹汹地冲到餐馆里来,为首的正是我以前见到的那个职校混子杨杰。大半年没见,这个家伙把头发染成了又红又紫,公鸡头,脖子上面带着粗粗的镀金项链,一脸戾气。我有些奇怪,我就带小婧出来吃个饭,他有必要急成这个样子么?

  看来,他和小婧之间的关系,并不像我所想象的这么简单。

  我们在餐馆的东北角,我正对着门,杨杰一进来就看到了我,他愣了一下神,迟疑地走过来,问怎么是你?想必那一次我扇他耳光的事情,让他记忆犹新,所以有些犹豫。小婧站起来,说杨杰,这是我堂哥陆左,他过来看我的。

  “堂哥,嘿嘿,堂哥……”杨杰皮笑肉不笑地走过来,坐在我旁边,当作第一次认识我一般,伸出手来跟我握:“左哥,我是陆婧的男朋友杨杰……”

  我端坐着,慢条斯理地用筷子挟了一颗花生米,语气淡然地说道:“我让你坐下了么?”

  杨杰勉强装出来的亲热顿时一滞,立刻变了脸色,语气阴阴地说道:“要不是看在小婧的面子上,老子根本懒得搭理你,你别给脸不要脸啊?”他旁边四个同来的混子也围了上来,眼神不善地盯着我。我则毫不犹疑地摆一摆筷子:“滚开点……”杨杰立刻发了飚,站起来猛拍桌子,将桌子上的菜汤震得洒落四处。他指着我破口大骂:“你别以为这是在晋平,这里可没有警察护你……”

  啪——

  他的话没有说完,便被我一巴掌抽倒在地,旁边几个见状想冲上来,被我一人一脚,全部都踹了个大马趴子。

  我这一身力量,含怒出手,没有一个人能扛得住的。小婧在旁边,一脸惊讶地看着我,说不出话来。想必她定然十分疑惑,这个温文尔雅、一脸和气的男人,在她父亲面前谦虚恭顺,在她母亲的讽刺下面不改色、毫不计较,然而在这一瞬间就变成了杀气凛然的恶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杰被我扇得头晕晕的,眼睛翻白,趴在地上直咳嗽,没一会儿,就吐出了三颗后槽牙来。他抬起头,半边脸都肿起来,一脸害怕地看着我。

  见我们这边打了起来,旁边吃饭的客人纷纷离桌,而那餐馆的老板则跑过来劝。我蹲下身来,忍住心头的暴戾,揪住杨杰的脖子,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我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也没有对别人的爱情,指手画脚的权利。但是你那一句‘骚娘们’,真的让我生气了。本来像你这种爬虫一般的垃圾,根本就没有惹我生气的资格,但是你终究是成功了。这里跟你讲一句,不要让我再见到你,见你一次,我打断你一条腿!”

  我将他的头重重地磕在地上,然后从他怀里掏出钱包来,靠,只有十几块钱,穷鬼一个。气得我连着又扇了他几巴掌,然后从这几个倒在地上的家伙身上搜了几百块钱,然后递给老板当作饭钱。

  这些家伙被我踹得重,躺在地上直哼哼。

  我拉着小婧出了餐馆,看着门口停的这几辆摩托车就来气,几脚将这些摩托车踹倒,警报声刺耳地叫。旁边围了几个人,小心翼翼地看着我。我上了车,带着小婧扬长而去。

  没有人明白我为何如此生气,只有我自己最清楚:在刚才的那一霎那,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与我无关的女孩子,她叫王珊情。在鹏市小鬼闹闹事件之后,她在我心中已经彻底是一个烂女人了,然而可恨之人必有其可怜之处,她要不是最开始交到了那一个混子男友,说不定已经嫁人生子,安静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了,而不是现在一般,成为一个人厌人憎的邪教中人。

  说句实话,我在小婧的身上看到了王珊情的影子。

  我一直把车开到靠近小婧厂子的附近,把车在路边,看见远处肥虫子在追逐着一只花蝴蝶,心情才好转了一些。我将车窗打开,让微风吹进来,然后看着眼中饱含着眼泪的小婧,递过纸巾给她,说你要是信任我,跟我讲一讲你和杨杰之间的事情吧。

  小婧抽泣了十几分钟,然后跟我讲起了她的故事。

  其实也没有多长,小婧是去年就认识了杨杰的,她读一中,杨杰读职中,两个学校挨在一起,经常见面,然后通过同学的同学朋友的关系,就认识了。因为长得漂亮,杨杰对小婧一阵狂追,中间发生的故事不细说,反正两人就好上了。小婧觉得杨杰在几个学校那一带混得不错,有面子,所以一开始还是蛮开心的,然而后来经常和杨杰一起玩,成绩一落千丈,本来可以上重点线的,结果高考成绩刚刚够大专。

  杨杰这个人的脾气很滥,而且人也滥情,小婧想要跟他分手,但是毕竟是自己第一个男人,总是有些舍不得。她不是一个有主见的人,结果迷迷糊糊地被杨杰忽悠到了这边来。她在家本来是饱受疼爱的小女儿,在这小工厂里打工,哪里受得了这个苦,于是想着回家去,也想和杨杰分手。

  然而杨杰打定了主意靠着她,连那摩托车都是小婧从小叔那里骗钱买的,他怎么肯罢休?于是他竟然威胁小婧,如果分手了,他就打死她;要是她跑了,他就回家去将我小叔小婶捅死……

  我黑着脸听完这段小婧这段离奇的经历,心想杨杰那个人渣,我刚才动手实在太轻了。

  我问她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小婧哭着摇摇头,说不知道。她不敢跟她爸妈说,也不敢跟别人讲。她知道杨杰这个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她宁愿自己一个人吃苦,也不愿害了她的家人。我不知道小婧这些话里面有多少是真话,但是我却能够看见她压抑不住的惶恐和悲哀。像她这种涉世未深的女孩子其实最傻的,也好骗,杨杰那小子如果真的有他自己说的那么能耐,也不会被我打了几次,都不敢还手了。

  这世间就是有这么一种人,他们欺软怕硬,欺上瞒下,就像狗皮膏眼,缠着你、黏着你,让你不胜其烦——显然,杨杰便是这号人。

  ********

  当天中午我就陪着小婧去她厂子里办了离职手续,小婧回宿舍收拾了些衣物,然后跟她一起来的几个女同学告别。这几个女孩子显然也并不喜欢杨杰,纷纷为小婧的离开感到高兴,也很羡慕她有我这么一个堂哥。她们的世界很小,在这些小女孩的眼里,开着这么一辆小汽车的我,应该算是一个成功人士。

  离别的时候,相互都抱在一起哭了起来。

  我在旁边静静等待,杨杰并没有跟过来,想来他也没脸去报警。当然,如果他去报警了,我也不怕。我手里还有两张牌,第一就是不知道管不管用的有关部门证件,第二便是这江城的黑老大段叔,我们虽然闹翻了,但是最后靠着大师兄的撮合和解,向他求助,也可以。

  虽然我和杂毛小道给他下了诅咒。

  我带着小婧上车离开,并且打了个电话,将此事告诉了小叔。小叔显然并不知道小婧具体的境况,但仍然十分感激。挂了电话,我才想起来还有一个远房堂弟陆言也在这附近,然而还是没有号码。问小婧,她也不知道,于是只有作罢,返回洪山。

  我征求了小婧的意见,先把她放在苗疆餐房学习出纳,过一段时间如果她愿意了,我还是希望把她送回家复读,考取一个大学的好。对于我们这种人家,那是唯一前途光明的出路。我停歇了几天,跟杂毛小道聊起此事,他气愤之极,问我怎么不废了那小子?我也是越想越气,于是和杂毛小道某天折回了江城,蒙住头将他又是一阵暴打,然后特意把他的小弟弟给废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便哪儿也没去了,就像母鸡抱窝一样,准备孵化出麒麟胎来。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