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第十四卷 第六章 赌石交易会

所属目录:苗疆蛊事 第十四卷 降头术,麒麟胎    发布时间:2014-07-27    作者:鬼故事大全


  我望着这个带着浅浅笑容的少年,一年不见,他似乎长高了一些,脸也变得削瘦,说着普通话,有着日本人特有的古怪发音,而且这态度,礼貌得仿佛我们真就是老友,而不是曾经的仇人——这便是某些自谓修养的人的特点,在拔刀的前一秒,还面带微笑。

  强忍着给这个家伙下蛊的冲动,我淡淡地笑,说想不到你也会在缅甸,身边怎么没有保镖?要是被人又胖揍一顿,那可不好。

  加藤原二并不理会我的冷嘲热讽,他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了雪瑞的身上,稍微看了两秒钟,然后才回答道:“我想你们出现在这里,应该不是来旅游,而是为了参加明天的玉石交易会吧?不过,我很奇怪,段天德怎么会插手这种事情?”

  我愣了一下,“段天德”这三个字在我脑海里过了几圈,这才反应过来是江城的那个地头蛇段叔。杂毛小道曾经在他手下效过力,免费混了几个月夜总会的浪荡生活。后来巴颂出现,段叔为了彼岸花妖果对杂毛小道下了手。之后的结果是,巴颂身死,而段叔则通过杂毛小道大师兄的调节,与我们和解了。

  自此,我们与那个段叔再无联系,也不知道当初下的诅咒,是否灵验了没有。

  加藤原二很久没有见到我们,所以仍然以为我们还在段叔手下混事。

  杂毛小道在旁边说话:“小兔爷,好久没见了,依然是这么酷。只是不知道你的姐姐,现在好了一点儿没有?”他这话一说完,挂在加藤原二嘴角那道浅浅的微笑立刻冻结住了,眼神似刀,直直地戳在杂毛小道的脸上,这个少年冷冷地说道:“托二位的福,家姐到现在还没有苏醒过来。我之前就一直怀疑是你们两个偷了龙血还魂草,现在更加确定了。哼,亏我当初还以为你只是一个小角色呢!真的是瞎了眼。”

  他的表情不悲不喜,完全没有懊悔之意,淡淡的。

  我轻轻咳嗽一声,说小老弟,你搞搞清楚,我们真的不懂得你所说的龙血还魂草,是什么东西。你姐姐至今没有苏醒,是你们自家的关系,跟我们也没有半毛钱关系。年纪轻轻哪来这么多仇怨?我们只是萍水相逢的路人而已,懂么?

  日本小子没说话了,眼睛里闪耀着碎玻璃渣子一般的光芒,往后退了几步,然后指着我和杂毛小道说你们注意了,这次在缅甸遇到你们,如果再坏了我的事,不要怪我不客气。他朝着人群中走去,而他后面,则出现了几个脸色严肃的黑衣男子,后腰鼓鼓囊囊,紧紧跟随着而去。

  杂毛小道在我旁边叹气,说早知道此行肯定是一波三折,但是看到这小子,更有不祥的预感。

  雪瑞皱着眉头,说她不喜欢这娘炮,虚伪到了极点。

  不过她还是提醒了我们,说这个矮个子身体里面好像孕育着很强大的力量,形式和陆左哥的肥虫虫很像。

  她跟我们回忆说:“我虽然很少听师父说起以前的往事,但是有一个东西是他特意提起来的,这个东西就是日本的阴阳师。阴阳师本来起源于中国,但是混和了道教咒术与密教占术,传入日本后,与当地文化结合,形成了独特的阴阳道。而推古皇朝的圣德太子制定‘冠位十二阶’,建立的‘阴阳寮’(等同我国钦天监),兼备了占卜、祭祀、天文、历法等等应用,上至国运皇命,下至庶民之事,都可司职。而这寮中之人,便是最早的职业阴阳师。

  日军侵华期间,不但流入了许多浪人剑客,还有这些阴阳师,也随军而来,超度战争中无辜死亡的无数冤魂。这些人,有厉害的甚至能够将游荡的亡魂、灵界的生物召唤附身,拥有特别的力量。我师父说他很多师兄弟都是和这些阴阳师交手死去的。这个娘娘腔,依照师父的描述,给我的感觉应该也是一个阴阳师。”

  小叔在一旁点头,说对,日本的阴阳师确实很厉害,他们会用一种叫做“式神”的手法,强化自身,诅咒、谋害别人。日本在某一程度上,将这些文化和知识保护得很好,所以他们的整体力量并不逊于中国。虽然这些东西经过动漫、电影的无数改变夸张,但是有的东西,还是真实的。他便曾经和一个日本阴阳师交过手,在唐古拉山口的某个地方,要不是同行有高人,差点着了道。

  许鸣跟我们说,刚刚那个家伙应该是缅甸邀请来自日本的客商,看来明天的交易会要热闹了。

  因为有不认识的翻译在场,我们便没有再说什么,打的返回了酒店。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小叔,这两辆车子比我们所有人的年纪,都大。

  杂毛小道找空跟我说,日本小子虽然没有说明,但是这次恐怕又要跟我们撞上了。他刚刚找那个叫做郭佳宾的经理问询过了,交易会场有军队驻守,消息封锁,戒备森严,基本没有人能够进入。而那块石头将于第二日暗盘竞价,到时候想要去偷,只怕都来不及了,只有从拍卖到手的人那里想办法。

  我点头说确实只有如此了,然后又看着旁边的肥母鸡问,人进不去,难道鸟儿都不能进去?要不然有劳虎皮猫大人跑一趟,帮我们先鉴定一番?

  虎皮猫大人扭过身去,用屁股对着我们,大骂一声小毒物你个地主老财,想让大人我去做炮灰?懒得吊你!它扑楞着翅膀,窝在了床头柜的地方,找好姿势,便闭上眼睛,睡起觉来。杂毛小道在旁边也笑,说那会场定然有高手镇场,虎皮猫大人单身前往,确实是有些危险,说不定就给人红烧清蒸了。

  虎皮猫大人犹自还在说着梦话,骂:“你们这些个傻波伊们,艹!”

  ********

  早上的时候,秦立过来叫我们起床,然后去参加清晨的交易会。

  交易会会场在离酒店不远的地方,我们乘大巴而往,很快就到了地方。来的路上,我们看到旁边有一个绿色的军营,瘦不拉叽的士兵精神萎靡地站岗。下了车,才发现虽说是小型交易会,但是来的人却其实蛮多的,不断有车子汇集而来。门口有持枪站岗的军人,这些人倒是精神抖擞了一些,持着枪昂着头,军服整洁,显然是缅军的精锐——不过依然又矮又瘦。

  显然,作为出口创汇的一个重要支柱,保驾护航的级别也要高一些。

  李家湖的面子大,人缘也广,一下车就不断有人过来跟他打招呼,寒暄,然后攀谈一些生意上的事情。顾老板也作过玉石揽客的生意,自然也有一些熟识的朋友,秦立跟着后面,脸上容光焕发。我们这一行里面除了我们几个,李家湖还带了三个保镖、两个私人秘书和一个首席专家、以及本地贸易公司人员等随从,走下来时,闹哄哄。我和杂毛小道、小叔走在后面,而雪瑞则由一个女保镖小心跟随着。

  走进会场,只见里面已经熙熙攘攘,黄种人、白种人,操着各式语言在交头接耳。

  跟国内一样,交易会的开始总是要搞一个仪式的,轮番上来几个穿得人模人样的家伙上台来讲话,有致欢迎辞的,有讲解交易规则的,或者其它,我们既听不懂,也不关心,只是努力搜寻这里面潜藏的厉害人物。过了一会儿,杂毛小道用左手手肘捅了捅我,使眼色给我看。我依着他给的方向看去,只见在台下的角落里,盘腿坐着一个皮肤枯黄的中年男子,黑瘦,双手十分长,有些怪异,头发很短,如同僧人。而在他前面,有好几个穿着黑衣的年轻人在,遮挡着他。

  我只看了一眼,他便转过头来,视线与我对上,里面有一种诡异的血红和寒冷。

  是个高手,这个黑瘦男子莫非就是许鸣口中的那个练就了飞头降三级的家伙?

  我又回头去找许鸣,发现这个家伙已然不见影踪了。

  仪式结束,我们直接出了交易厅,来到了外面展示原石的会场。

  这会场是一大片蓝钢棚子组成的,就像家里面的大型农贸市场一样,每一个展位都有标号,基本上统一的,不过也有好几吨的原石在。前来参加交易会的各地客商便在各个展位前驻足停留、讨论,然后将号码和自己心中的暗标价格记下,然后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这里曾经是一个最狂热的赌场,有人在这里一夜暴富,也有人在这里倾家荡产,所有的结果,都在切石的地方,一刀决定生死。

  什么是赌石?未经过加工的翡翠原石称为“毛料”,也叫做石头,它的外皮裹着或薄或厚的原始石皮,无法知道其内的好坏,须切割后方能知道质量,赌石商人把这毛料买来,将这石头解开,断定成色、质地和水种,然后转卖出去,这便是赌石。

  这玩意,利润大,风险大,与赌石交易相比,股票、地产等冒险交易,均属温情而相形见绌。

  我看着这些与寻常的石头疙瘩基本没有什么区别的玉石原矿,实在想不通这里面到底蕴含着什么。

  我问杂毛小道,你不是会望气之术么?看一看,里面是不是有玉,要是有,买下来,咱们岂不是发大财了?杂毛小道用看乡下小子的眼神盯了我一下,然后问:“小毒物,你听过和氏璧的故事么?”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