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牧野诡事 第三章 云中古都 老祖宗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发布时间:2014-07-19    作者:鬼故事大全


  天津乡下,大约离城十里左右,有座杜公庙,这是延用旧时地名,民国初年已找不到庙宇遗址了,也不知供的是哪位杜公,只留下这么个地名。周围数里,皆为桑园,园旁有几间茅屋,住着个做小买卖的温州人,当地人都称此屋为温州草棚子。后来这茅屋中的温州人突然失踪,下落不明,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反正是个外来人,平时跟左邻右舍接触不多,这个人没了就没了,从来没人过问,毕竟是民不举官不究,下边没人揭发,上边乐得糊涂。

  取而代之,茅屋里住进了个丐妇,也就是个乞讨要饭为生的老太婆,估摸着年纪得有七八十了,满脸皱纹,口音含混,不知从何方而来。她住在空置的茅屋里,每天捡几根柴火,到园中偷些菜,再向人家讨要些残羹剩饭和破烂衣物,以此度日。

  这丐妇眼神也不太好,双目深陷,犹如不能见物,每次出门都要扶着墙壁或摸着树,行路时颤颤巍巍,摇头不止,经常自言自语,在嘴里念诵佛号,特别喜欢哄小孩,遇到孩子就给些糖豆,自称是“老祖宗”,非常慈善和蔼,当地的人们可怜其孤苦无依,也就对其偷菜的举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某天,一位姓孙的乡绅家中,走失了一个五岁爱子,家里人到处都找遍了,一直不见踪影,随后当地丢失的小孩越来越多,大伙就以为是有拐带人口的人贩子,联名报到官府上,官府查了很久也没头绪,胡乱抓了几个外来的游民盲流,屈打成招顶了罪,可人口失踪的事仍在持续发生,案件悬而难决,搞得人心惶惶。

  那时侯穿便衣侦察办案的部门,俗称“采访局”。当中有个姓胡的探长,他报告局长,本地拐带人口的案件,恐系“老祖宗”所为。因为胡探长无意中见到,“老祖宗”提的竹篮里,有一只小孩的绣鞋,被用来当做吃潮烟的荷包。如今吃潮烟的少见了,以前除了吸的纸烟、旱烟,还有种烟膏,可以抹到嘴里直接咀嚼,这就叫“吃潮烟”。局长不敢怠慢,忙命胡探长带领几个采访局的便衣队员,暗中跟踪“老祖宗”,看其所作所为有什么反常之处,尽量找出确凿证据,一有发现,立刻缉拿归案。

  胡探长领命,挑了几个精明能干的得力手下,布控在茅屋附近,他亲自潜踪盯梢。这天就看老祖宗和往常一样出门,一路在田圃中偷瓜窃菜,偷到的蔬菜,都放到左手挽的大竹篮子里,每路过人家,便哀声乞讨,中午就在桑园附近休息。伸手在盖着粗布的篮子里掏了半天,摸到一个破旧的洋铁罐子,揭开盖子,捏出几根小孩手指头,放进嘴里“嘎吱嘎吱”地咀嚼,连骨头都不吐,看得胡探长和几个便衣汗毛竖起:“这老婆子是人吗?”

  采访局的便衣担心暴露行踪,不敢离得太近,远远窥见那老妇手中的洋铁罐子,除了小孩手指,还有很多蠕动的黑色活物,无外乎蚂蚱、地狗、蚰蜒一类,嚼完了手指,又抓出一条大壁虎,放入嘴中,就听那壁虎“吱喳”之声不绝于耳,“老祖宗”边嚼边在脸上显出甘美回味的神情,并拾取地上苦草为佐料。

  胡探长看得心惊肉跳,可离得有些远了,也不敢确定此人吃的就是小孩手指,没准那东西是陈皮梅牛肉干。但这妖妇行迹鬼祟可疑是不必说了,倘若任其将洋铁罐子里的东西吃光,可就没有证据了,想到这立刻跳出来,喝道:“老贼婆,如此贼头贼脑,躲躲闪闪,却在此偷吃什么东西?”

  老妇没有防备,不禁吃了一惊,旋即镇定下来,连连念诵佛号,声称自己今天没讨到饭,饿得顶不住了,不得不吞几条壁虎充饥,并向采访局的便衣们乞食果腹。

  便衣们翻看老妇手中的洋铁罐子,除了蚂蚱、壁虎,已经没有小孩手指了,估计刚才都被她吃光了。胡探长办案多年,经验很丰富,遇事也十分果决,命令手下抓住老妇,盯紧些别让她跑了,带到其所居茅屋中搜查,必有所获。

  于是押着老妇来到茅屋草棚内,只见屋中有很多小棺材板,还有不少小孩衣服、鞋子、长命锁等物,地下埋了无数吃剩下的蛇皮、龟壳、死人骨头,此外屋角还有一口瓦缸,上面压着石头,揭开一看,其中竟是三个小孩脑袋,混以蛇鼠肉及辣椒、萝卜等物腌制。纵然是胡探长等人办过很多血淋淋的命案,见此情形也感觉到惨不忍睹,当即禀明上官,将老妇拘押在牢中审讯。

  谁知这老妇被官府拿住之后,只是咬牙切齿,任凭上官如何逼问,她始终是一言不发。剥掉衣衫严刑拷打,也仍旧闷不吭声。最令众人感到奇怪的是,这七八十岁的老太婆,其面容老迈枯槁,身上的皮肤却格外雪白细嫩,竟与二三十岁的年轻女子无异,拿鞭子抽上去,留下一道道血印,不多时便又平复如初,不知是不是吃小孩吃多了,练就了返老还童的邪法。官府动用了各种酷刑,一连过了几遍堂,竞没问出一句口供,最后只好定了个谋财害命之罪,五花大绑游街半日,下午押赴刑场执行枪决,并且枭首示众,以儆效尤。

  以前提到过河南开封的“厉种”,与这老祖宗十分相似,应该属于同一类人,不知道是天生异质,还是后天练成了妖术邪法。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