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牧野诡事 第一章 墓中寻龙 盗墓(五)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发布时间:2014-07-18    作者:鬼故事大全


  罗歪嘴硬说马家几个儿子为了分家产,图害了马王爷,嚷嚷着要把马王爷的尸身从土中掘出,看看究竟是怎么死的,然后再重新隆重下葬。那罗歪嘴是叔伯辈的长辈,马家长子挨了打也白挨,根本不敢顶撞他,心里就甭提多委屈了。旧社会最重孝道,谁也担不起谋害自己亲爹的罪过呀,而且罗司令手里拎着枪,一边教训这些人,一边举着手枪对众人比比画画、指指点点,谁不知道这位罗爷是“伸手五支令,卷手就要命”的老土匪头子,脾气一上来看谁不顺眼立刻就能给谁钉几个血窟窿,这种情况下谁又敢说个“不”字。

  马家众人本就对马王爷临终的吩咐存有几分疑虑,再加上罗司令的再三催逼,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将众人请到堂屋,找来铁锨锄头,由马家大儿子先向灵位磕头,向先父在天之灵禀明缘由,然后才动手掘地。

  马宅中有不少都是盗掘古冢的高手,八尺深的填土,在这帮人的手底下根本不算回事,没多大工夫,就挖到了底,最后还剩下这么数寸的距离便可以看到马王爷尸体的双脚了,因为是头下脚上,所以最靠近地面的应该是马王爷的双脚,罗司令连忙吩咐众人手底下轻点,别戳坏了马王爷的尸首。

  听了罗司令的吩咐,动手掘土的几个人赶紧答应,手中不敢再随便使劲,速度就缓了下来,突然间也不知是谁惊叫一声:“哎哟!马老爷的脚还在动!”这么一惊一乍的,把其余几个人都吓得扔掉手中的家伙,像被火燎了屁股一般从土坑中蹿了出来。

  突如其来的变故使众人慌了神,在场的这些人,除了盗墓的就是土匪山贼,即便是给活人扒皮抽筋,也都视作等闲,可在那个年代,对于迷信事物这种先天形成的恐惧心理根深蒂固,他们最怕的就是僵尸。众人均想,那马王爷的尸体埋进土中四十多天,未烂也就罢了,现在竟然动了起来,一准是变了僵尸。当地关于僵尸的民间传说实在太多了,虽然大多数人都没见过,但人人都可以讲出一大串相关的传闻,比如一男一女两僵尸是怎么野合的,那僵尸又是怎么突然坐起来扑人的,怎么掏人心肝饮人血髓,又是怎么刀枪不入的,尸体突然的抖动自然是不由得他们不怕。

  罗司令往坑中一看,也觉骇异万分,坑中的土里,露出一截被白色丝网裹缠着的东西。那物正自一蹿一蹿地向上蠕动,似乎是在土中埋得难受,努力挣扎着想要破土而出,由于被那些白布包得甚紧,看不清那是什么东西,但看形状绝不像是尸首的双足。

  罗司令虽然也是害怕,但他毕竟是湘阴地区出了名的悍匪,一辈子杀人如麻,见过无数残酷恐怖的怪异事端,这伙人里就属他贼胆包天。此刻他见众人慌了神,争先恐后的都想从房中逃出去,连忙对着房顶连开数枪,枪声一响,其余的人才纷纷停了下来,罗司令对他们说道:“诸位,都听我说,咱们这有几十条快枪,没什么好怕的。我的拜把兄弟马老爷死得不明不白,今天不管下面有什么东西,老子都要挖出来看个清楚,谁要是再大惊小怪的妖言惑众,可别怪我罗歪嘴的枪子儿翻脸不认人!”

  罗司令身为湘阴匪首,向来杀人不眨眼,一贯以心狠手辣服众,他几句话一出口,自然而然就带着一种发号施令的气势,很快就把局势稳定了下来。罗司令先吩咐大伙准备制僵尸的墨斗和朱砂,然后把四周的门户全部洞开,让外边的日光照射进来,等一切都准备妥当了,这才用枪顶着两个手下的小喽啰,硬逼着他们下到坑中,尽破马王爷所葬之穴,将那用白帛裹缠,尚在不停挣扎蠕动的尸体完完整整地给挖了出来。

  众人提心吊胆地凑到近前一看,不免更是惊奇,按马家之人所说,马王爷是*了身子,只裹一层白帛下葬,但挖出来的这个东西,虽然外边裹着数匝白帛,可不论怎么看,那形状也不是人形。足足胀大了两倍有余,那些裹尸用的帛锦,已经被撑成了丝线状,乍一看去,就像是裹了密密层层的白色蜘蛛网。一股股的腥臭从中散发出来,众人心下疑惑不解,莫非是白帛裹得太多,尸体下葬后腐烂膨胀,尸气化散不掉,才产生这种异状,这白花花的尸裹微微颤动,可能就是尸气在其中流转造成的,刚才确是少见多怪了。

  罗司令捏着鼻子,走到更近的距离观看,便立刻发现不对,绝对不是尸解的胀气,那些蛛网般的帛丝缝隙间,露出许多鳞片,尸体再怎么变化,也不可能生出鳞片,看这样子,竟像是被帛丝缚住了一尾怪鱼,但是地下怎么会有鱼,而马王爷的尸体却又到哪里去了?

  这下子众人更是六神无主,就连见多识广的罗司令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不知道该如何理会,这件事实在是出乎他的预料。过了没一会儿,那被白帛裹住的尸体便逐渐不再动了,罗司令甚至有点后悔了,不应该随随便便就把马王爷的尸体挖出来,说不定就要惹出什么大祸了,但事到如今,只好强打精神,他让手下人壮着胆子把白帛剪掉,看看里面裹的到底是何物。

  马王爷的几个儿子也是奇怪不已,急于想看看马王爷的尸体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不等旁人动手,就赶忙找来剪刀,七手八脚地连剪带扯揭开裹尸帛,待看到其中一大团乌黑的事物,众人都禁不住惊呼一声,那白帛中所裹的,既不是马王爷的尸首,也不是什么怪鱼,而是根本无法用语言形容、超出了众人常识的一个……“东西”。

  面对那一大团生满黑鳞模糊不可辨认的“尸块”,罗司令突然想起自己手下有位军师——瘸了一条腿的“花蛤蟆”,此人祖上是仵作出身,仵作就是验尸官,家学渊源,他家那套堪尸验骨的本领在省里是很有口碑的,正好这次下山“花蛤蟆”也跟在身边,于是便把他叫到前边,让他过去瞧瞧这白帛里裹着的尸块到底是个什么,是不是就是马王爷尸身所化?

  “花蛤蟆”不太情愿,但把头的话怎敢不听,也只能领命行事,战战兢兢地蹲下身检验尸体。他平生虽与各种怪异的尸首打过交道,却也没见过马王爷这样死后肿胀全身生出鳞片的诡异情状,用竹签轻轻拨开几片黑鳞,越看越是觉得匪夷所思。

  罗司令早已按捺不住性子,连珠炮般地催问:“我说蛤蟆,你他妈究竟看明白没有?”

  “花蛤蟆”听“把头”问得甚急,只好擦了擦满头的冷汗,指着尸体头顶对罗司令颤声说道:“罗把头,我说出来怕您不信,这个……连我也不敢断言,我看马老爷八成是要化龙了。”“花蛤蟆”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看到那尸首上除了遍体生鳞,而且大约位于头顶的地方,还绽出一个坚硬的肉瘤,分明就是龙角的雏形,鳞角悉备,不是尸体要化龙又是什么?

  众人听闻此言又是一阵大乱,低声议论起来:“看来马王爷观山指迷的本事真不是吹出来的,这堂屋太师椅下端的确是处藏真之穴,把死人埋下去竟然能够化为黑龙,不过现在此穴被破,龙也死了,马家祖坟的风水气运算是完了……”

  罗司令对“花蛤蟆”的话不置可否,只是连连摇头,他不太信死者化龙这些荒诞之事,虽说龙这东西人人都知道,可又有几人亲眼见过?正疑惑间,只听有人叫道:“不对不对,这不是龙,只有一个短角,应该是惯居淤泥烂土中的鲮鳖。”

  一言点醒梦中人,大伙这才恍然大悟,确实极像是鲮鳖,那是当地阴水臭泥中所产,壳上生有鳞片的一种老鳖,很多富户喜欢用其煲汤,据说能滋阴壮阳,但谁也没见过这么大个的鲮鳖,而且也想不明白马王爷怎么变成了这样。有人就猜疑是成了精的老鳖附在马王爷身上,想借马宅的风水穴躲避雷火天劫,但冥冥中自有天意,四十九天不到就被人从土中掘了出来。

  也有不少人认为不是鲮鳖成精,他们猜测马王爷一生最善奇术,一定是在生前有非分之想,可没积下那份德行,却想死后能成大道,终归是人算不如天算,最后也没能化龙,其术虽精妙,但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一来被帛丝所缚挣脱不得;二来又在白昼被人从地下掘出,终于难逃劫数。

  反正说什么的人都有,真相如何难以定论,最后经过反复磋商,决定把这东西一把火烧个干净是最好的办法。为了不让这事传扬出去,就在院中点火焚烧,烧到最后剩下一大堆鳞片怎么烧也烧不化,便找来器械捣碎,把所有的灰烬渣滓都远远找几处乱坟岗子抛掉。

  马家仍旧在堂屋里又为马王爷重修了处衣冠冢,还期望着日后家门中能够人丁兴旺、财源茂盛,可也许那场焚烧妖物的大火,烧掉了马家的兴旺之气,在马王爷死后不到两年时间,马家的家境便一落千丈,从此衰败了。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