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牧野诡事 第一章 墓中寻龙 盗墓(三)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发布时间:2014-07-18    作者:鬼故事大全


  费无忌答应一声,按以往的惯例,他立刻走到棺材另一端去想把棺材盖子整个扯落。这时候马王爷那两只眼死死盯着棺中亮闪闪的金锭玉璧,不等费无忌将棺盖彻底拉开,便纵身跃入棺中,把一件件陪葬的金玉珠宝都装进蛇皮口袋。按说马王爷江湖人称“观山马爷”,他祖传的盗墓手艺,几十年中掘了不少古冢,颇见过些世面,而且在绿林道上也很有交情,家中置办下良田千顷,开着十几家买卖商号,在当地算得上是屈指可数的豪族。可马王爷这人偏偏在钱财上不太开眼,不是说他眼神不好,就像中国乡间那些普通的土财主一样,见钱眼开,让钱给迷了眼,胃口越来越大,水涨船高,赚多少钱也觉得不够,这可真应了那句老话:“人心不足蛇吞象。”不过话说回来了,要是不贪图暴利,谁又愿意冒险去做盗墓贼这种暗无天日的危险职业?可见财迷人眼色乱心,心智一昏,纵有天大的本领也施展不出了,这种性格注定了他早晚要为此付出代价。

  棺中珠光宝气的奇珍异宝,正是得其所哉,马王爷心花怒放,一张老脸上的皱纹都舒展开了,蹲在棺材里出手如电随拿随装,可正在此时,他忽然觉得墓室中有点不太对劲……好像除了自己尚在动作之外,四周全都静止了一般,竟然听不到同伙费无忌的呼吸声了。

  马王爷大奇,费无忌那家伙干什么去了?他刚刚不是在搬棺材盖子吗?可棺材盖子被拉开一半便停住不动,现在还在那儿悬着,费无忌却已人影不见。马王爷低声召唤:“老铁……老铁你还在吗?”但墓室中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没有半点回应。马王爷心知不好,不过毕竟是老江湖了,临危不乱,身子一晃从棺中翻出,落地之时,一把顶上膛的驳壳枪已经抄在了手中。

  这一瞬间马王爷首先想到的是费无忌和老北风合伙反水,盗墓贼内部起内讧,为了钱财自相残杀的事太多了,也许那两个家伙想把自己活埋在墓里……这个念头才刚刚浮现,马王爷便发现棺材下的宫床上躺着两具血淋淋的尸体,虽然尸体全身血肉模糊,但借着马灯的光亮,马王爷还是看得一清二楚。

  两具尸体中光头的那个绝对是费无忌,而那个佝偻着身子的罗锅,自然是土炮手老北风,这二人的外貌特征都十分有特点,用眼睛一扫便已认出。马王爷只觉全身毛发俱竖,他无法想象刚刚在棺中攫取宝物的一瞬间,这墓室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竟然包括在外边放风的老北风在内,两个大活人死得无声无息,而且死状如此之惨。

  马王爷知道今天遇上大麻烦了,抬脚想往外逃,而就在这时候,四周黑暗的角落中传来“窸窸窣窣”一片如同有大群老鼠触物之声,俄而,那声音愈发剧烈,潮湿的空气中增加了腥臭的烂鱼气味。而且从方向上来判断,退路已经被封上了。马王爷急中生智,反身再次跃进那口悬掉着的棺材里,双手一拉棺盖,把自己装进了棺中。

  这么做并不是自寻死路,而是马王爷祖传的绝招,故老相传,如果墓中有怨魂僵尸,只有躲进棺材里,并将棺材盖子拉上,断了它回老窝的退路,子不见午、午不见子,用不了多半天,僵尸疠气尽散,他也就安全了。直接向外闯也不是不行,但天晓得那贪狼星君是否能随请随到,至少眼下这么做要比面对面同古尸斗上一场稳妥得多。

  马王爷像具尸体般躺在棺材里,无论从外边看起来体积多么大的棺椁,一旦置身其中,把棺材盖子扣上,也会觉得里面的空间实在是太狭窄压抑了。但马王爷这会儿工夫顾不上去考虑这里舒服不舒服了,放慢了呼吸,支棱着耳朵去听外边的动静。

  可这棺木厚实,听了半晌也听不到什么,马王爷在心中打定主意:“本老夫子今天跟你耗上了,歇够了再出去,且看你能在外边能撑到几时。”正寻思着脱身之策,却突然觉得腿上被一只手死死抓住了,腿骨都快被捏碎了。先前他和费无忌,扯开一截棺材盖子,却尚未来得及整个揭掉,难道下半截棺材里藏着什么东西?还是刚才见到老北风和费无忌尸身之时,有什么东西趁机先躲了进去?在迫切的求生欲望下,马王爷想要挣扎着摆脱,但却发现全身肌肉僵硬,已是丝毫动弹不得,只能惊恐地睁着两只眼睛,任由黑暗将他慢慢吞噬。

  到最后马王爷神志开始模糊不清了,恍惚中好像有个嘶哑的嗓音问了他一些事情,他只觉得那声音根本不像是人在说话,迷迷糊糊地过了许久,突然全身一振,如同从梦魇中醒来,手足终于又能动了,马王爷如遇大赦,哪里还敢在看棺中有什么东西,推掉棺材盖子,他连滚带爬地从棺里爬出来,跌跌撞撞地冲出墓道。

  回到家的时候,马王爷好像整个变了个人,家里人觉得老太爷口音很怪,八成是赶路的时候伤风了,也就没有多想。儿孙弟子们赶紧过来请安,问起这次去淤泥河盗墓的经过,马王爷便简略地说出了一遍,随后一句话也不再多说,一连数日闭门不出,任何亲戚朋友一概不见,只在厅中自斟自饮,一喝多了就胡言乱语:“大头鬼、小头鬼,吊死鬼、淹死鬼,屈死鬼、怨死鬼……来来,喝!喝!”好像在招呼许多孤魂野鬼跟他一同饮酒。这诡异无比的举动,把家中的女眷们骇得个个面无人色,老爷这是怎么了?莫不是鬼迷了心窍?但马王爷平日里在家作威作福,说一不二,大伙心里嘀咕,积威之下却是谁也不敢言明。

  马家是个大家族,家财万贯,除了做盗墓的勾当,也和绿林道有许多勾结,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分家,家中重要事务都是马王爷一个人说了算。家里人见老爷如此,担心他年岁大了有什么闪失,请了几位郎中来给他诊病,但都被马王爷骂了出去。

  正当家人不知所措的时候,适逢天阴如晦,马王爷突然一反常态,把家族中的男女老少统统召集到厅堂之中,看架势是要开个家族会议。高墙深院的马宅正厅陈设典雅、富丽堂皇,古朴的檀木门框窗棂上都嵌以黑色大理石作为装饰,堂内附庸风雅地挂着“诗书传家,孝悌为本”之类的题字,处处都显示出马家财大气粗的显赫门第。但由于家中有不少装饰品都是从古墓中掘出来的,使得马宅在气派中又平添了几分阴森之气,家中一些胆小的丫鬟仆妇,到了掌灯的时辰,就轻易不敢再在院中随便走动,她们都觉得这院子里发瘆。

  马家众人听的老太爷发话,都不敢怠慢,按辈分顺序肃立两厢,恭候马王爷训示。当地的乡俗重男轻女,包括几位姨奶奶,不管什么时候都只有“依倒明柱,站破方砖”的份儿,这次能让她们参与实属罕见,所以家中的女眷不论辈分都站在最后。外边虽然阴天,但堂内没有掌灯,马王爷坐在太师椅上,大伙甚至看不清他的脸,既然他不开口说话,别人自然也都不敢吭声,可心里边又都有点犯嘀咕,不知道老爷今天又抽哪门子风?召集了这么多人还不让点灯。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