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鬼吹灯之湘西疑陵 第一章 秦人金龙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湘西疑陵    发布时间:2014-07-18    作者:鬼故事大全


  故友直言,救急于危难之时,又委以探查秦王巨冢重任,我不便推托,正巧回南京处理那起头疼的倒霉官司,就暗自将相关历史传说大致了解了一些:秦人先祖为东方鸟夷后代,相传祖至大业,乃帝女(颛顼之孙)吞燕卵所生,故秦人对鸟类的崇拜非比寻常。后大业之孙伯益,助大禹治水功劳显赫,受舜帝褒赞,赐姓“嬴”,“嬴”在甲骨文中与鸟形似,更加说明了鸟对秦人的影响之深。后秦人西没,又衍生出了天狼崇拜。其中狼头凤翅的飞龙图腾被奉为力量和长寿的象征,成为最早被记录的秦人图腾之一。

  当时的我怎么也没想到,就是这样一则小小的传说会成为左右我们旅程的一个关键点。

  故事的开头还得从我们离开抚仙湖到江城歇脚的那一夜开始说起。吊脚楼里的服务员小赵对我们几个印象深刻,二话没说硬给腾了一间空房出来供我们几人休息。我们在湖上困了多日,林芳带来的干粮又没有半点儿油水,几个大老爷儿们早就馋得两眼放光。我让小赵把店里的肉都摆上来,才一眨眼的工夫就被横扫一空。胖子吃完之后直喊不够劲儿,又跑到厨房去顺了一大盘风干肉出来。小赵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忙问我们这是打哪儿来,怎么饿成这副鬼样子。

  我急着跟胖子抢肉吃,挥起筷子说:“这事说来话长,你不知道也无所谓。林大夫还在吗?阿铁叔他们回来了没?”

  “林大夫是个大忙人,早就走了。”他给我们泡了一壶茶,坐在一边道,“阿铁叔的队伍三天前刚从这里开过去,听说有大买卖要去北方。怎么,胡老板也有货要走?”

  我先前一直为阿铁叔他们担心,现下知道他们已经重整旗鼓,也就放心了,又随便胡侃了一些近日来的见闻,就将他打发了出去。

  胖子抹了一把嘴上的油,拍拍肚子说:“哎呀妈呀,还是俗话说得好,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掰开手指头算算,该有一个星期没沾着荤腥了,可把我给想死了。”

  王大少在一旁跟筷子较劲,夹了半天连根肉丝都没夹上来。四眼不冷不热地轻笑了一声,惹得王大少差点儿摔盘子砸人。我急忙上去为他圆场,故意将话题扯开说:“既然大家都吃饱喝足有了力气,那是不是该聊一聊正题了。林芳,你说的那个海底项目到底靠不靠谱?可别又是美帝国主义的糖衣炮弹。”

  林芳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提问,她转脸对Shirley杨笑道:“这个老胡,除了你谁的账都不买,还是你来说吧。”

  Shirley杨咳嗽了一下,然后对我说:“你还记不记得在唐人街开告别会的时候,有一个美军上校来找过薛二爷,那位就是林芳的顶头上司史密斯先生,这次的项目由他发起,林芳向他推荐了你我去捉刀。”

  不等她解释完,王清正就凑上来抢着说:“这项目我家老头子盯了很久,要不是半路上出了问题,说什么都轮不到你们插手。丑话说在前头,本少爷已经做好了打持久仗的准备,你们可别拖我后腿。”

  我说:“当初我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对这件事一点儿兴趣都没有。你这样死缠烂打,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事出突然,从我们目前掌握的出土文物来看,海底的那个只是衣冠冢,正主根本不在里头,好在墓室里头留有线索。我找各位来就是为了继续跟进这个项目。”

  我惊奇道:“在湖上的时候,不是说要去支援劳什子海底计划吗?怎么又变卦了?”

  林芳摇头道:“事出突然,我当时解释不清。”说着她从包里翻出一沓用牛皮纸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文件丢到我面前,“该看的不该看的都在这里头,胡老板你是聪明人,有些话我就不多说了,你一看就懂。”

  被她这么一说,我心理压力颇大,先拿起牛皮袋,然后又丢了下去,我苦着脸问Shirley杨:“咱能不看吗?”

  她无奈地耸了耸肩,胖子将我推开,一把扯开纸袋,骂骂咧咧道:“都什么时候了,跟个娘儿们似的,发家致富的道路就在眼前,你婆妈个屁啊!”

  俗话说“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文件袋已经撕了,不看白不看,我随手抽了几张文件,发现都是拓文的复印件,想来这里头有不少东西都是薛二爷那里弄出来的,看着像是楷书。我对这些学术性的东西并不在行,随便看了几眼就翻了过去。这时,一张泛黄的图纸吸引了我的目光,我总觉得这东西在哪里见过。胖子凑过来,看了一眼说:“不就是一条土狗嘛,有什么稀奇的。”

  林芳皱起眉头说:“怎么,你们也不认识这东西?”


  我心说坏了,听这口气估计不是寻常玩意儿,刚才林芳口口声声说我们一看就明白,现在要是摇头否认,肯定会给人家瞧扁了。更何况Shirley杨还在边上看着呢,要是被她发现我业务水平不过关,那岂不是太掉价。我“呵呵”一笑,重新拿起那张图纸,左右摆弄了一下,又仔细看了看,随口说道:“这个,很明显不是一条普通的狗。大家看啊,它四肢上有云纹,整体结构简单有力,狗头上的雕琢朴实无华,隐约透露出王霸之气,一看就知道是不可多得的古物啊!不过光有草图,很难做更多的分析,就是不知道你们手里有没有实物。”

Shirley杨似乎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犬纹,她指着尾巴部分说:“长度不对,一般古物上出现的动物纹都是有特定含义的,就像龙凤象征皇族,龟鹤象征长寿。犬纹的作用跟门神差不多,大多数时候它们被刻画得十分凶恶。但是这张图上的动物,身长若蛇,四爪呈腾飞之势,你们注意它的尾巴,几乎与身长相等,扭成一个’S’形,这绝对不是普通的犬纹图……更像,更像是某种爬行动物。”

如果不是Shirley 杨的观察细致入微,我还真没注意到这张图上的土狗有什么特别之处。此刻经她这么一提点,果然看出一些不同。“这个身形的确不对,除了头,没有一处像狗的。”我抬头问林芳,“图纸是你带来的,有什么说法?”

“你们听说过秦人金龙吗?”林芳用手比画了一下,“有巴掌这么大一块,背上刻的六字篆文。”

四眼疑惑道:“秦人怎么会把狗头安在龙身上?那不是对王室不敬吗?”

王大少立马接话:“一看你就没读过什么书。谁生来就是当皇帝的?秦人的祖先在商朝时期不过是一群驻守西戎的莽夫,后来周武灭商,又顺带将东夷的嬴姓部族赶到西部。秦人东西两部合为一体,在政治文化上也产生了第一次东西大融合,狼头龙就是西迁之后吸收天狼崇拜的产物。所以,早期的秦龙均为狼头,说白了,就是狗头。”

“行啊你小子,几天没见,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胖子竖起大拇指夸了他一句。四眼不屑道:“就他那点儿斤两能说这么溜?肯定是从王老头那儿套来的学问。”

林芳笑道:“大律师好眼光,我们当初刚拿到东西也不明白其中的深浅,后来托王家老爷子的福才查出一些关于金龙的线索。刚才王大少说得跟他家老爷子如出一辙,半个字都没漏。”

“姓林的,你到底站在哪边,天天拆我的台。” 王大少将木桌一拍,爬起身来,“少爷我大老远跑过来是为了办正事。你们要是没兴趣,大可以退出,我们王家不缺这个人手。”

王清正那点儿资产阶级的小情小调我们都已经习惯,大伙都懒得跟他计较。不想林芳却忽然正色道:“一行有一行的规矩,头是我们牵的,人自然也是我们请。我当初是看在王老先生的面子上才答应让你入伙。王大少要是有意见,大可以现在就回国去。当然,你如果肯留下,我自然是十二分的欢迎。只是请你记住一点,这个队伍我说了算。”

我一听这话说得如此重,分明就是杀鸡儆猴唱给我们几个听的,就瞥了胖子一眼想看看他的反应,不料这个大叛徒居然对林芳的反动言论带头鼓掌,声称坚决拥护林委员长的决策。

我说:“胖子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也就混了个司令,她怎么一上来就变成委员长了?”

胖子忙给我打手势,希望我在关键时刻挺住,让他在林芳面前树立一个光辉的男子汉形象。我一看二师弟又被这女妖精迷惑了,心里颇为担忧,可转念一想,王凯旋同志跟着我南征北战这么多年,能让他上心的姑娘还真没见过几个,都说儿大不由娘,既然他有这个意思,我也不好多说什么。退一万步来说,毕竟人家姑娘的确在鬼门关前拉了咱们一把,现在拆人家的台实在不合适,索性顺着刚才的口气问她:“这尊小金龙跟我们此行的目的有何关系?”

林芳深吸了一口气,为我们做起了详细解释:“事情的起因很简单,我们有一处海上油田,是跟日本人合作开发的。但是,随着项目的展开,各种意外层出不穷。我军派遣专家带着大量先进的设备前往日本调查,取得了一个非常惊人的研究成果,他们发现在那座海井的正下方葬有一座占地面积极大的海底墓。我们没有向有关部门报告此事,自行对海底墓进行了挖掘和研究。后来,陆续有不少古文物出土,图上的金龙就是出土文物之一,换句话说,那是一座距今两千多年的秦墓,甚至有可能再往前推上几百年。”

“你的话我有些不明白,听你的意思,我们老祖宗的墓无缘无故地跑上小鬼子的地头上去了?”

“如果你非要这么理解,我也没有意见。老胡你摸着良心说,这么古怪的事,你一点儿都不动心吗?我们仔细分析一下整个秦朝的历史,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有能力在万里之外的海底修建出如此雄伟建筑的人,他会是谁?”

我的心咯噔一下,她的暗示实在太明显了,叫人根本无法往其他地方想。我试着反驳她:“骊山墓的存在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了,兵马俑你们老美也没少拍。仅凭一座小金龙就想颠覆中国考古史,是不是不太科学?”

“这种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老实说,本来这件事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坏就坏在,东西是在日本人的地盘上被发现的,这其中的利害,你应该明白。”

我不屑道:“说了半天,还不是因为你们喜欢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这事我可不管,你们爱跟谁斗跟谁斗,少把我牵扯进去。”


  林芳摇头道:“事情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简单。如果真是单纯的国际矛盾,我何必多跑这一趟。我之前也说过,这是一个机密项目,海井作业区内的消息对外是绝对封锁的。但是就在秦人金龙出土的当天下午,当地有关的海事部门就找上门来,要求项目对接。你可以想象我们当时有多么震惊,这种情报上的漏洞太可怕了,我接到报告之后立刻对作业区进行了肃查,可惜到现在还是一无所获。我们不知道情报是如何泄露出去的,这太可怕了,简直是个噩梦。”

  她说到此处哽咽了一下,Shirley杨给她倒了一杯水,然后接着解释说:“目前海底墓的挖掘工作已经进入尾声,从美军掌握的资料来看,那只是一座衣冠冢,墓主人的真身尚在中国境内。林芳策划这次项目的后续行动只是想引蛇出洞,将走漏消息的内鬼找出来绳之以法。情急之下一时找不到合适的队伍来配合她完成此次行动,所以只好来求我们帮忙。”

  在座众人的神色各不相同,看来心中都有了自己的主意。胖子我是知道,他可不管什么美帝日寇龙虎相争,只要有墓他就敢上。小王八千里迢迢跟着林芳来中国,肯定一早就打定了注意,要把这次行动跟到底,更何况他身后还有一个王浦元在支招,恐怕目的并不单纯。而Shirley杨为了救我,早已经上了林芳的贼船。她这个人的脾气我最了解,答应别人的事,说什么都不会反悔。四眼从刚才就没吭声,一直在看牛皮袋里的材料,看来也对此事极感兴趣。现在我一个人的意见已经不能左右大家,说不去那是自己哄自己玩。可这次的情况不同以往,林芳设局,无非是想将泄露情报的人引出来,我们这支队伍说白了就是人家的饵。这种敌在暗、我在明的处境实在太危险了,稍有不慎就可能丢了性命。

  我想了一会儿,决定还是先打好预防针,我抬头问林芳:“如果我应了这件事,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

  林芳似乎没想到我这么快就会松口,忙放下手中的茶杯说:“事情其实很简单。我们的海底勘察已经接近尾声,大量的研究报告显示秦王死后并未安葬在骊山的地宫中,即使曾经入墓也是很短的一段时间,后又因为某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发生了迁移。具体的书面报告这些文件里都有,你们有兴趣可以重点阅读。虽然只是推测,但其中的考古价值,不用我说大家都明白。我们此行的目的,就是去寻找文物中记载的第二种可能性,一座未知的始皇陵。”她见我不说话,又急忙补充说活动经费绝对充裕,她已经安排了一支考察团,可以用学术交流的名义进入中国,到时候我们在湘西边境会合,混在她的考察团里头,神不知鬼不觉,保管安全可靠。除此之外,她还放言说要准备一个十人步兵小队归我指挥。我一听有正规军,脑袋顿时大了一圈,忙劝阻说我们去发丘掘墓,不是带兵打仗,到了地底下人再多也无济于事。不过林芳似乎已经习惯了军事作业,对我们作坊式的摸金方式完全不能理解。我与Shirley杨好说歹说,总算打消了她的人海计划。

  事已至此,我想退出已经晚了,只好与林芳约法三章:第一,我们只负责寻墓和挖墓,抓间谍的事由他们美国人自己去解决;其次,出土文物一律归我们,美国人不得擅自倒卖;最重要的一点,不管能不能找到秦王墓,佣金一分钱都不能少。我本来以为定下如此苛刻的条件,起码能叫美国人堵上半天,没想到林芳二话不说,极其爽快地答应了下来。胖子偷偷问我会不会有猫儿腻,我说:“咱们可能小看了美国人民的思想觉悟,林芳这丫头为了抓敌特已经完全把自己豁出去了,你把握这次机会好好表现一下,说不定连终身大事都顺带解决了。”Shirley杨骂我老没正经,再三威胁说林芳是她的好姐妹,这事要是办砸了跟我没完。

  四眼默默地在一旁翻资料,他看了一会儿开口道:“这次行动,掌柜的还是不去为好。”他声音不大,但是所有人顿时都安静了下来。他指着一张被标满箭头的地图说:“掌柜的,你自己看,我们要去的地方在湘西酉水,离江城有十万八千里。你身上还背着官司,这样贸然行动,恐怕还没出云南的地界就得出事。”

  胖子”哎呀”了一声,拍腿说:“糟糕,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林委员长你有所不知,竹竿子那小子给老胡下了套,他现在已经叫国家给惦记上了。江城地处山区,通信不发达,躲它一时半会儿问题不大,可真要是走出去,但凡在公共场所露个脸,那麻烦可就大了。我想了想,发现问题的确很严重,要是处理不当,很可能给自己给大家带来无止境的麻烦。

  林芳对之前在南京发生的事情还不了解,Shirley杨有一茬没一茬地将全部经过讲给她听。她听完长叹了一口气,不无讽刺道:“你们这伙人果真没有一盏省油的灯。”

  胖子立刻为自己辩白:“一切都是老胡的错,我可什么都没做,我是大大的良民。”

  “这有什么麻烦的,只要不被抓住,他们也拿你没办法。”王大少信誓旦旦地说,”我在大陆有一些朋友,专做这类业务。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请他们帮忙安排一条线路找人把你带出去。”

  Shirley杨厉声反对:“不行!这么做太过冒险,万一被查出来,罪加一等。咱们还是想点儿别的办法,看看能不能先把事情解决了再走。”

  四眼说:“我原先是计划着等回去之后再给掌柜的翻案,现在风头应该是过去了,剩下的就是定下心来收集证据,处理各方关系。说起来简单,实际操作却十分琐碎,要在短时间内解决几乎是不可能的,Shirley杨的想法在司法程序上行不通。”

  王清正承诺只要我点头,他现在就去安排,最多三天时间就能将我安全地送到酉水。Shirley杨还是不同意,她对林芳说:“咱们的行动能不能换个方式,由我来带队,而老胡在外围充当我们的参谋,避免直接参与。”

  林芳果断地摇头说:“Shirley杨,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先不提挖掘工作有多么烦琐,光是定位地宫这件事,少了他我们简直寸步难行。最重要的是,这件事你我说的都不算,最后要怎么做,全看他自己的选择。”

  我说:“老子招谁惹谁了,怎么一眨眼又把烫手山芋丢到我这儿来了。”

  Shirley杨顿时满脸不悦地扭头看着我,搞得所有人都一脸看好戏的样子。我只好安慰她说:“我绝对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但是美帝人民正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面临着巨大的情报危机。作为优越的社会主义国家,我们有义务对他们伸出援助之手。”

  Shirley杨嗔怪地说我老没正经,我说:“这话你一个晚上已经念叨两遍了,咱们能换个话题吗?”结果当然是被她狠狠地推了一把,差点儿闪了老腰。


  我们几个人好说歹说总算把Shirley 杨的思想工作给做通了。不过她坚持要求与我同行,理由是我最近表现欠佳,总是闹一些幺蛾子,所以这一趟她要代表”党国”做好监督工作,寸步不离地跟着我。

我知道对她来说这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于是便不再申辩。经过一整夜的筹划和准备,我们六个人制定了三条截然不同的行军路线。四眼从正常渠道回南京,着手开始准备为我翻案;胖子跟在林芳的考察团后边,以外籍专家的身份进入湘西;剩下的三人则由王清正安排路线,秘密潜入目的地与大家会合。

将行程安排完毕之后,我们各自回到房间去休息。Shirley杨单独将我约到了吊脚楼下,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私下谈。我不敢怠慢,屁颠儿屁颠儿地跟着她到了河边。到了地方,她也不说话,找了一处近水的岩石兀自坐了下来。我走到她边上,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总觉得气氛诡异到了极点。

“老胡,这里的水真凉。”

我听她说话,这才注意到不知何时Shirley 杨已经脱下了鞋袜,正在那儿可劲儿地踩水玩儿。我赶紧跑过去阻止她:“参谋长,大冬天的你快别折腾我了,我做错什么了,你说,你一说我立马改。”

Shirley 杨呵呵一笑,拍拍边上的大石头说:“过来坐。”那块石头正立在浅滩上,下边都是水,我只好脱下鞋袜爬了上去。我的腿比她长了许多,坐下之后河水一直淹到小腿肚上。

Shirley 杨问我有没有什么想说的,我说此时此刻只有一个想法:河水真不是一般的凉。

她沉默了很久,久得我都开始害怕了。半晌,她忽然回过头来对我说:“这趟走完,跟我回美国。我小时候住的地方,也有这么一条河,想带你去看看。”

我忙说:“没问题,待到敌特归案时,双双携手把家还。”她大笑了一声,拎起鞋子跳下浅滩说:“回去吧。明天还要赶路。”

我一下傻眼了,不是说有重要的事要私谈吗?怎么才说了两句就跑了。回房间之后,我点了一支烟,胖子很鸡贼地凑过来问情况,我说:“我也不太清楚,估摸着Shirley 杨是想家了,等湘西的事办妥了,得陪她回去一趟。”

胖子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就这样?你们俩在外头磨叽了大半宿,就没谈点儿别的什么?”

我正色道:“都是革命儿女,苏修美帝的威胁尚未彻底瓦解,有什么好谈的。”胖子”嘁”了一声不再搭理我,我躺在床上左思右想着Shirley 杨刚才说的话,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准备带Shirley 杨去尝尝有名的江城小吃再上路,一出房门就跟人撞了个正着。定眼一看是胖子,他气喘吁吁地看着我,手里还抱着一袋冒着热气的早点。我说:“王凯旋同志为人民服务的精神与日俱增,一大早就给群众送早饭。”

“别扯了,” 胖子抹了一把汗,”林芳不见了,客栈上下我翻了个遍,连个屁都没留下。”

我心里顿时打起了鼓,不知道那小娘儿们又在唱哪一出。叫醒其他人一问,居然连小王八都不见了。Shirley 杨知道此事之后也很奇怪,我们找来店里的伙计询问,都说昨天闭店之后就没见过她。小赵在镇上打听了一圈回来之后说:“林小姐是昨天后半夜走的,雇了一艘货船。码头上好些人都看见他们了。”

“有没有说去什么地方?”

“听说走水路去昆明,其他的就不清楚了。都说她走得很急,价钱涨了三倍,眼都不眨。”

我们几个人面面相觑,原先制订的计划因为林芳的忽然消失不得不半途而废。胖子断言一切都是小王八搞的鬼。秦四眼倒是好脾气,他耸肩道:“走了也好,省得我们麻烦。掌柜的自己已经满身官司,我看那个什么酉水墓还是不管为妙。”

胖子想了想,点头说:“那也成,不过眼下咱们没了去处,下一步怎么办?”

Shirley 杨建议抓紧时间先回美国。四眼倒是心心念念地想着走私案的事。最后,胖子死拖硬拽地将我拖回了北京,说是皇城根下好立命,先避避风头。这期间,我们又打无量山里走了一趟鬼门关,最后总算过上了一段安稳日子。我还跟胖子开玩笑说:“再这样下去,咱们恐怕真就要在四九城里安享天年。”谁曾想,不久之后又有一场九死一生的大麻烦在前头等着我们。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