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鬼吹灯之山海妖冢 第一章 翡翠双篆梅花笺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山海妖冢    发布时间:2014-07-16    作者:鬼故事大全


  离开抚仙湖之后,我们一行六人先行来到了江城歇脚。酒足饭饱,休整了几日之后,我问林芳:“你说的那个海底项目到底靠不靠谱儿?可别又是美帝国主义的糖衣炮弹。”可惜,林芳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提问,而是声称有急事要处理,提前回了美国。我纳闷儿他们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时,便被小胖生拉死拽地拽回到了北京。

  北京的春天是一年中最美也最短暂的季节,花红柳绿的格外喜人。胖子的心思也随着春天的到来活泛了,一大清早就哼着小曲儿抹了半盒头油要出门,说是约了前几天在舞厅认识的姑娘去玉渊潭划船。看着胖子养了一冬天的肥膘,我实在忍不住说道:“王凯旋同志,春天刚刚到来,革命的思想正在复苏,你确定要在全民精神风貌积极向上的情况下在行动上向资产阶级靠拢吗?”

  胖子对我的调侃很是不屑,一面擦着皮鞋一面甩动着他的臭脚丫子说:“胡八一同志,春天刚刚到来,伟大的革命行动要尽快实施,我要去联系群众,在劳动中揣摩伟大导师的革命思想。”

  “闲了几个月,你养了一冬天的膘儿,划得动船吗你?再说了,我刚刚给你占了一卦,你今天不宜近水。”

  胖子转过头狐疑地上下打量着我,说道:“胡司令,莫非你看胖爷出去舒展筋骨心里有点儿痒痒?也难怪,杨参谋长最近忙着在美国搞什么慈善摄影展,你孤家寡人一个,确实有点儿寂寞。”

  我说道:“别放屁了,我胡八一岂是那么儿女情长的酸书生!不过说到寂寞,还确实有点儿。这一歇歇了大半年,从去年夏天歇到今年春天,歇得我胳膊腿儿关节都快锈住了,昨天上厕所的时候差点儿没站起来,一哆嗦好悬没栽倒在茅坑里。你说,这是应该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吗?”

  “两位爷这是说相声呢。”门帘一掀,大金牙笑眯眯地走了进来,一手拿着一本泛黄的破书,另一只手里拎着一袋热气腾腾的包子。胖子一见包子,鞋也顾不得擦了,顺手接过拿起一个就往嘴里放,“大金牙你来得真是时候,胖爷正好没吃早饭呢,不过这素三鲜下回就别买了,一水儿猪肉大葱的就行。”

  大金牙赔笑着说:“胖爷您慢点吃,这刚起屉的包子热着呢。我今天过来是有一事想请教二位爷,让二位爷帮我参谋参谋。我手上这本书,是我一个老主顾的物件,想出手给我,因为关系熟,所以也就不怕放在我这儿。这古董方面,说句不谦虚的话,我也算是个行家,可要说鉴别古书,还得请二位爷帮我参详参详。”

  我这几天正闲得发毛呢,一听说大金牙有古书,赶紧接过来。这是一本线装书,纸页已经泛黄,残破不堪,封面上写着“山海关志”四个楷书大字,左下角有“崇祯X年”四个蝇头小楷,看来这是本县志。这本书墨迹古旧,书写笔体不同,想来不是同一人记载。我将纸张对着窗户的光线看了看,应该是明清时期的物品没错。于是便抬头问大金牙:“根据我的判断,这应该是真品,确实是崇祯年间山海关地区的县志。可问题是这种县志保存不易啊,而且改朝换代以后这些县志都是应该销毁的,不销毁也应该以清年号重新编撰。你这老主顾从哪儿弄的这本书?”


  大金牙听见是本真品,顿时喜笑颜开,答道:“胡爷,您说是真的我就放心了。本来我也是觉得像真的,但又不敢肯定。既然您说没问题,那我明天就把这货收了。至于这货从哪儿来,我还真不知道,就知道这主顾老家是山海关附近的。”

胖子听见我们说的话,走过来擦了擦嘴上的油,便要接过县志看看。大金牙一看连忙说:“哎哟胖爷,仔细您手上的油,这要是蹭上了这书可就不值钱了。”胖子不耐烦地说道:“蹭上了怎么了?这书要是蹭上了胖爷手上的油,那就值钱了,怎么着也得拿个几百万才能买着。回头胖爷再往书上踩两脚,蹭上点儿脚香,嘿嘿,那就是无价之宝了。”说着接过书,哗啦哗啦地翻着,看得大金牙眉头直皱,嘬着牙花子又不敢说什么。胖子翻了半天,往大金牙手里一扔,说道:“怎么都是字啊!你胖爷虽说文武全才,可最烦看这些密密麻麻的字,还是竖着写的。老胡,这破玩意儿值钱吗?”

我正吃着从胖子手里接过的包子,听见胖子问,说道:“你怎么把猪肉大葱的都吃了,给我剩的都是素三鲜的,今儿晚饭你别吃了,带着你的花姑娘划你的布尔乔亚小船去吧。这书你别看破,那可是明朝崇祯年间的县志,县志知道吗?就是县政府记录县中民生情况的笔记。明朝的玩意儿,你说值钱吗?”大金牙听我这么一说,突然乐得直拍手:“真是祖坟冒青烟,竟然碰上个宝贝。那老主顾看着不显山露水的,一出手就是这么大的手笔。我要是把这宝贝收了,回头转手一卖,嘿,抱着钞票睡觉喽!”胖子一听有钱赚,头油也不抹了,一把抓住大金牙说:“你老小子可别拿着宝贝就想跑啊,这书是我和老胡给你鉴定的,卖的钱怎么也得算我们俩一份。你要是敢独吞,胖爷我不了你。”

胖子一急就不分轻重,眼看大金牙面上有些微微动怒,我赶紧打圆场:“胖子你别急着提钱的事,我刚才翻了翻这个县志,发现里面记载的一些东西挺值得深究的。”大金牙一听这话,顺势收起了不快,走过来看我手里的县志。胖子哼了一声,也不想和大金牙闹得太僵,不急不缓地慢慢晃了过来。

县志被摊开的那页上写着:“陈拓,吴三桂麾下右校尉,骁勇善战,人称陈大将军。祖籍山海关,陈氏家族乃山海关地区百年望族,族中曾出妃子共七人,在朝官员三十二人。陈拓为陈氏望族唯一嫡孙,卒于与明军争夺山海关一役,自此陈氏家族没落。陈氏家族以一翡翠双篆梅花笺闻名,后随陈拓战死沙场而再不见于世。据传陈拓葬于燕山脚下,未葬入陈家祖坟,却不得而知,可惜可惜。”看完这段,胖子两眼放光:“翡翠双篆梅花笺,这是个什么宝贝,听着挺值钱的。”

大金牙说:“这翡翠双篆梅花笺我倒是有所耳闻,据传是一块长两尺、宽一尺的巨型翡翠,色绿而底透,是翡翠中的上品。因形似信笺而称翡翠笺。最特别的是,这翡翠笺上面有唐玄宗御笔两行梅花篆字,后流传数百年至明太祖朱元璋手中,更在翡翠笺下方亲题雅号,因此人称翡翠双篆梅花笺。这翡翠笺看来至少是唐代的事物,更兼有两代君王的御笔题字,实在是人间至宝啊!不过这些都是传说,因为流传甚少,是不是真的都值得怀疑。不过既然这县志上有所记载,我看这真实性不容怀疑啊!”

大金牙越说越激动,搓着手又开始嘬牙花子。胖子一听嚷开了:“我说老胡,那咱们还等什么啊,赶紧上路啊,这就呛啷啷直奔山海关,找着这翡翠笺咱就发了。还他妈去玉渊潭划什么船,胖爷我直接买艘航母开美国去了。”

我沉吟了半天没说话,胖子有点儿发急:“老胡,你倒是说话啊,林芳那个丫头片子也不答理我了,我闲得浑身直痒痒,顺手发财的买卖你不想干了是不是?”我抬头看了胖子和大金牙一眼,说道:“你们不觉这事有点儿蹊跷吗?” “有什么蹊跷的?”胖子一脸不耐烦。大金牙听见我的话,缓缓点头道:“胡爷一说我也觉得有些不对劲。这翡翠笺可是好几十年没在市面上听见风声了,今儿怎么就突然冒出来了,居然就被咱们在这本县志上发现了。这县志也是个稀罕物。我觉得咱们运气好得有点儿奇怪。”

我问大金牙:“你知道你老主顾的具体情况吗?最好去查查。”


  就在我们三个围着这本县志想破脑袋的时候,胡同口的刘大妈叫我去听电话,说是有国际长途打过来。接了电话才知道,Shirley杨的慈善影展办得差不多了,近几天打算回国来与我军全方面会师。另外,陈教授有一事相求,他无意中在亲戚手中找到了家族族谱,发现他家在曾祖父搬到北京来之前,一直生活在山海关地区。陈教授父亲有个遗愿,就是带着曾祖父和祖父及自己的骨灰葬回陈家祖坟,但是由于陈教授曾祖父出逃山海关之时正值战乱,陈家也人丁飘零,线索全无,所以竟不知祖坟在何处,也因此一直没有迂回去。凑巧陈教授前几日在一个远方亲戚家里找到了族谱和一些线索,可惜他年事已高,更因在美国养病,因此拜托我们帮他找到陈家祖坟所在地,也好了却他父亲的心愿。我知道依Shirley杨的性格,不用说她肯定一口应承了下来。那我自然也没什么意见,待着无事,帮陈教授这个忙就是了。

  我将陈教授的请求一说,胖子就说道:“又是山海关,又是陈家,难道陈教授和那个陈大将军是一家?那翡翠笺岂不就是陈教授的了?不行不行,我们帮陈教授找祖坟行,可别告诉他翡翠笺的事,他要是把翡翠笺拿走了,胖爷我还赚个屁钱。”大金牙也说:“胖爷说得有道理,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难道陈教授真是陈拓将军的后人?”我见他俩都在犯嘀咕,便说道:“现在猜也是白猜,还是等Shirley杨把陈教授家的族谱带回来我们研究研究再下定论吧。看来无论如何,这趟山海关之行都不可避免了。”

  一想到又要出发,我心里便涌起了一股兴奋夹杂着期待的感觉,顿时觉得四肢百骸充满了力量,腿打哆嗦掉茅坑的事是再不可能发生,于是提议道:“这喜事也来了,春天也到了,中午饭也该吃了,咱们收拾收拾吃点儿东西去吧。胖子你赶紧去玉渊潭呀,人家姑娘还等着你呢。”大金牙说:“胡爷,春天咱应个节气,我知道东四有一家春饼店做的春饼那叫一个香。金黄的大饼,卷上新炒的韭菜豆芽,再配上天福号的小肘子,甭提多好吃了。胡爷咱走吧,今儿我请客!”胖子一听大金牙的描述,顿时嘴就兜不住哈喇子了,扯着大金牙说:“玉渊什么潭啊,再大的花姑娘也不管饱。古人不是说吗?饱暖思淫欲,胖爷得先把温饱解决了再琢磨花姑娘的事,咱这就去吧。”

  Shirley杨两天后就回到了北京,她推门进来的时候我和胖子正饿着肚子比赛看谁坚持不住出去买饭。她一进门就将陈教授的家谱拿出来放在桌子上,直勾勾地看着我。

  我也顾不上饿,一个鲤鱼打挺起来对Shirley杨说道:“杨参谋长不远万里赶来与我红四方面军会师,有失远迎,来就来嘛,还带什么礼物,来呀,给杨参谋长看座。”说完拿起家谱便研究起来。Shirley杨无奈地摇摇头,与我一起研究起那本族谱。

  族谱标注出了历代陈氏家族男性姓名及亲戚关系,详细备至,却有两个名字引起了我们的注意。一个叫陈臻,下面用黑色横线画出。另个完全被涂黑,看不出究竟是什么字。两个名字并排列在族谱里,显示出这两个人应该是同辈,而陈氏到了这一辈则只有这两个人。我将前几天大金牙拿来的县志情况对Shirley杨讲了一遍,她点点头道:“如果陈教授和陈拓是一个家族,那么陈教授的家谱里为什么没有陈拓的名字呢?但是山海关并不大,同时存在两个陈氏大家族的可能性非常小。难道那个被涂黑的名字就是陈拓?可这些都是我们的猜测,至于真实的情况,看来还需要我们去发掘呀!那个翡翠双篆梅花笺则是题外话,老胡你们不要多想,是否有此物还不确定。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次的山海关之行我们是去定了,不管怎么样也要帮陈教授把祖坟的位置找到。现在我们仔细研究一下族谱看有没有什么线索能让我们尽快找到祖坟。”

  我给胖子交换了一个默契的眼神,便与Shirley杨继续研究族谱。族谱的右下角写着一行小字“无量山峰晴转阴,马蹄腾空吠声急。十万冤魂铺长路,午夜而行夜莺啼”。我沉吟道:“这首诗像是在描写当时的战争场面,却又有些牵强。难道这是寻找陈家祖坟的线索?可是族谱不是在陈氏族人手里代代相传吗?陈家老祖宗干吗给自己的后代留下一个难题,这不是给后人安葬增加难度嘛?怎么还有不希望后人安葬进祖坟的祖宗?”胖子不以为然说:“这还不简单,就是家祖宗嫌后来人越葬越多,每个人地方越来越小,本来先人都一进三出的大宅子,现在变成小四合院了,人家不乐意了啊!琢磨着你们别往里葬了,挤得老子都转不开身了,又不好明说,干脆给你们留首歪诗,谁解出来谁葬进去。”

  我竖起大拇指称赞道:“王副司令的这番解读真是抽骨剥髓、鞭辟入里,充分体现了陈氏祖先的前瞻性和神秘性,兼顾优胜劣汰的教育方式,真是令我们受益匪浅啊!”Shirley杨听了胖子的话哭笑不得,对我说道:“老胡,咱们收拾收拾明天就出发吧。这次去主要是寻找陈教授家族的祖坟位置,任务比较轻,也就没必要带什么家伙了。”我一听暗叫不好,你去是寻找陈教授祖坟,我和胖子还要找翡翠笺呢。不过这话不能直接同Shirley杨说,说了她肯定不同意,只能先把她稳住,到时见机行事了。于是我赶紧说道:“还是带几把兵工铲和伞兵刀以备不时之需吧,我看陈氏祖坟也不像是容易搞定的,多带些东西总是有备无患嘛!”Shirley杨点点头,也不多说什么,便出门准备东西去了。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