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鬼吹灯之抚仙毒蛊 第二章 贼头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抚仙毒蛊    发布时间:2014-07-16    作者:鬼故事大全


  次日一早,我与Shirley杨、胖子以及秦四眼在纽约市的寒风中踏上了归国的旅途。临行前,薛二爷将一只绣工精美的荷包塞进了我的衣兜里。我嫌它花花绿绿显得女气,就对薛二爷说:“八字还没一撇呢,您怎么就帮我们置备起这些个肉麻的玩意儿来了,再说荷包都是女的送男的,我一个大老爷们,拿它给Shirley杨,不合适。”

  老头胡子一抖,说:“岁数不大,说起话来老也没个正经。老朽自知这趟拦不住你们几个,天高海阔,你们年轻人,有心气儿去闯一闯也是好的。这块锦囊是救命的宝贝,你若是在故京有难,自然会用到。”

  我猜不透老头的心思,也不便推辞,将荷包胡乱塞进了包中。一行人打点行装,准备返京。

  秦四眼的加入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先前他载我们去机场,随身塞了一只小行李箱在后备厢里。进入检票口,他还是一路跟着,胖子对他说送君千里终需一别,大律师你再跟上去,飞机可就要超载了。

  四眼从怀中抽出机票交与检票员,然后朝我们笑了笑。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同行者弄得莫名其妙:“你小子事先也不招呼一声,你这一走,老爷子那边谁来照应。”

  ”我也是昨天才临时决定的。有些情况……比较特殊,先上飞机再说。”四眼的神情少有的窘迫,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说话间,他脸色猛地一变,拉起我就往登机口跑。我听见身后传来”噔噔噔”的脚步声,转过去一看,一群黑西装越过人群,朝着我们的方向猛冲了上来。

  ”姓秦的,你他妈的,给本少爷站住!”人群中钻出一张熟悉无比的脸孔,我从未见过王家大少爷怒成这副样子,龇牙咧嘴,脖头涨成了一片鸡冠红,跟别人掘了他祖坟似的。如果我猜得没错,他身后的那些个黑西装里恐怕少不了商会的佣兵。虽不知小王八发的是哪门子邪风,可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我绝不陌生。我牵起Shirley杨,招呼了胖子一声,奔着登机门便杀了进去。机场保安很快就被这一出人数众多的闹剧吸引过来。几个五大三粗的美国保安一把拦下王清正,他手下那几个黑西装一看有人动他家少爷,顿时鸡血上脑,居然跟荷枪实弹的机场保安动起手来。我们混在登机的人群里迅速离开了现场。等到在飞机上顺利落座才长喘了一口粗气。我顾不上搁放随身行李,拽起四眼,逼他坦白从宽。

  ”你是欠人家钱,还是短人家理。老实交代,这次是不是准备潜逃?”

  秦四眼拎起我们几个人的背包,交给空乘服务员,然后掸了掸衣领:“昨天流水宴上惹的麻烦,没什么大不了。王少自己想不开而已。我的为人,掌柜的你还不清楚嘛,何必为了躲他,逃到大陆去。”

  我一想也对,秦四眼是个读书人,虽然有时候缺德点子比较多,可总不能是犯了杀人放火的重罪,何况王少他本身也不是什么白毛雪羽干净鸟。要说四眼亏欠他什么那倒真不至于。

  Shirley杨推断问是不是给王家安排的席位太次,所以惹了麻烦。胖子”切”了一声,说这个可能性很大,像王清正这样的二世祖平日威风惯了,稍微绊个小跟头就怨党怨社会。咱们不必跟他一般见识。

  我虽对此事好奇,想知道四眼是如何把王家大少爷给得罪了,但也不好再三追问。一来毕竟是人家私事,打探得太多没有好处;二来,南京之行凶吉未卜,云南那头的事又一直悬着,我委实缺那份闲情去关心别人的事。

  一路辗转,又换机又换车,我们花了四天的工夫才回到南京,沿途颠簸比摸金倒斗还锻炼人。下了火车,已经是午夜时分,到处都找不着代步工具。胖子在火车上一直没睡好,此刻累得人仰马翻,全靠我和四眼拽着。

  ”说什么都不走了,我要睡觉。玉皇大帝来了都不算。”说完就一屁股蹲下去,和衣卷在了马路沿儿上。

  ”都怪我,”Shirley杨内疚道,”要不还是在附近找一间宾馆,先住下再说吧。”

  ”这怎么能是你的错,怪我准备得不够周全,没有提前买好火车票。害大家从上海一路站到现在。”四眼的西装在火车上被挤成脱了线的破袄,皱巴巴的,远远地看起来像个乡村教师。

  这二位在美国待了小半辈子,什么大世面没见过,愣是叫国内的绿卡吓得不轻,火车上人挤人、人踩人连个落脚的地儿都攒不出来。我们三个大老爷们,用行李给Shirley杨砌了一个临时碉堡,在角落里隔了一个勉强能休息的座位。胖子自视体力过人,坚持把座位留给Shirley杨不肯换班休息,这才上演了一出横卧车站口的悲喜剧。不过根据我对胖子的了解,这小子肯定是惦记着让Shirley杨替他在林芳面前多打感情牌。


  好在火车站附近供人歇脚的地方不少,我们几个很快找到了一家看起来还算干净的招待所。一推开招待所的玻璃门,就瞧见前台大妈穿着一件碎花小袄,靠在桌上睡得正香。我们几个累了一路,此刻跟逃荒难民似的拎着行李直往暖和的地方冲,前台大妈被我们一通哄闹坏了美梦,看上去心情很不好。

这家招待所分上下两层,是典型的作坊店,石灰刷出来的砖头墙,不少地方露出了稻草秆。不过我们在火车上被折磨了几十个小时,已经顾不上换别的地方。大妈取出登记用的纸笔,指着墙上的告示栏说:“结婚证、身份证都拿出来。”我凑上去一看,小布告栏里头,贴着一张玄武区的街道居委会通告,说最近南京地区有外省流窜犯四处作案,严重威胁了当地居民的生产生活,要求各招待所做好入住人员登记手续,一人一证,杜绝隐患。

别的好说,可结婚证这玩意儿,我上哪给大妈找去。我只好跟她解释说我们几个人都是单身好青年,没证。大妈将我和Shirley杨上下打量了一番,斩钉截铁地说:“没证还想开房,你这是耍流氓。把身份证交出来。”

四眼和胖子哄笑起来,我没空答理他们,继续给碎花大妈解释:“我们要两间房,她单独住。”

大妈重重地哼了一声,宛若寒风般冷酷,她得意地说:“你们这些小年轻的花花肠子,我见多了。没证,就是三间房也不行。”

我被她弄得啼笑皆非,又不敢跟一个上了年纪的大妈较真儿。四眼推了一下眼镜,从胖子的包里翻出一袋巧克力来,塞进碎花大妈手里:“我们刚从外边回来,还不熟悉大陆形势。您通融一下,就一晚,我们开三间房,住两间。”

胖子问:“多一间干吗使?”

四眼笑了笑,问碎花大妈的意见。她提溜起那袋花花绿绿的美国巧克力,翻了一个白眼:“既然是特殊情况那就只好特殊对待,我看这个戴眼镜的是老实人。你们自己把登记表填一下,钥匙拿去吧。”

我心说贪污受贿是最大的犯罪,大妈您拿慰问品就算了,平白无故还多收一间房钱,要是真遇上流窜犯,也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怪不得治安环境。

我将四个人的资料胡乱填写了一通,碎花大妈装模作样地拿起来一看,随后放下本子,戴起老花镜问:“胡八一是哪个?”

我朝她点了点头,无奈人家对我成见颇深,不愿跟我多说话,只是拍了拍桌子,让我们取钥匙走人。

好不容易掸好了床,反正是三个大老爷们,我也顾不上换洗,一头扎进了软绵绵的棉被里头。胖子刚一着床立马鼾声大起,四眼皱着眉头站在一边,显然不愿意跟我们同流合污。我说大律师你将就一点儿,要不你和胖子睡床,我打地铺。四眼摇了摇头,问我:“你有没有发现,那个服务员的态度有点……有点不对劲?”

”谁?你说前台那个大妈?”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大妈的神情语态,活脱儿一个居委会退休的老主任,没瞧出来有什么大毛病。

四眼也摇了摇头:“可能是我多心,没事。快睡吧,精神养足了,好办事。”

正说着,房门忽然响了,”咚咚”连敲了好几下,听着还挺急。我和四眼对视了一下,凑到猫眼里头往外看,只见Shirley杨裹着一条毛毯,头上湿漉漉的,神情十分焦急。我急忙打开门将她让了进来。

”你们快听……”Shirley杨揭开毛毯,刺啦啦的电流声一下子涌了出来。我接过收音机,放在耳边仔细辨别,这才听清楚,里面在报一则午夜新闻,说的是公安机关悬赏捉拿通缉犯的重要通知,播报员操着一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

此人已经被定性为本案主谋,下面我们再重复一遍犯罪嫌疑人的信息:胡八一,男,32岁,汉族,身高182公分,原籍……


  我被自己的名字弄得浑身一震,脱口而出:“是不是搞错了?”

  Shirley杨示意我继续听下去,此刻胖子刚从梦乡中被我们吵醒,睡眼惺忪,一时半会儿尚未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一个劲地问我们在折腾啥玩意儿。我冲他嘘了一声,让大家静下心来继续听广播。

  也不知道是不是信号太差的原因,收音机的接收一直断断续续,后面的内容基本上都是破碎的只言片语,大致意思是南京地区出现了一个倒卖文物的犯罪团伙,涉及数起金额巨大的文物走私案,在最近的一次行动中该团伙骨干成员落网,牵涉出了幕后黑手胡八一云云。

  我听得目瞪口呆,怎么才出去几个月,转眼就成通缉犯了,还是匪首。胖子拍了我一把:“行啊兄弟,处了这么多年,真没看出来,背着我们搞副业。”

  四眼脸色大变,抄起外套说:“这地方不能待了,咱们得跑。”

  我一把将胖子从床上推了起来:“四眼说的有道理,只怕消息早就出来了。大金牙在信上所指,恐怕正是此事。”

  Shirley杨甩下毛毯,严肃地说:“事不宜迟,我们从消防通道出去,尽量不要惊动前台。”

  刚到南京,我就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成了播报员口中的通缉犯,这可慌了众人的手脚。我们几个三下五除二,将刚刚铺开的行李卷又草草打好包,准备从招待所的后门遁走脱身。不料四人前脚刚出房间,后脚就听见走廊里响起了服务员大妈嘹亮的呼喊:“就是他们几个,别让他们跑了,抓贼啊,抓卖国贼胡八一!”

  我被她一喊,满口的牙都酸了半截,胖子惊呼:“肏,老胡家长脸了,大阵仗。”

  我扭头一看,哭的心都有了,一队绿褂、绿裤的大盖帽,手持警棍堵在了走廊的入口处,哥几个连帽子都是绿色的,少说也有十好几人。

  ”走,走,走,这边!”Shirley杨拽着我们几个,拐进转角处的通道,向着反方向跑去。她后来告诉我,这是在陆战队养成的习惯,到了一个地方,得先把前后门摸透彻,搞一个逃生方案出来。要不然,她就不敢躺下。四眼说这个习惯非常好,要借鉴,免得日后着了小王八的道。

  我给他们三人夹在中间,走道又相对狭小,满屋子的公安干警跟地爬子似的,逮哪儿哪冒头,堵得我们抱头鼠窜狼狈极了。

  胖子顶着行李,急得满头是汗:“这是哪个部门的同志啊都是,锲而不舍、鞠躬尽瘁,包围圈战术用得怪娴熟。”

  我说你歇菜吧,被包围的是咱们,要学习借鉴也得等逃出去再说。这时候,有几个跑动比较猛的,已经冲到了我面前,离我最近的一位警察同志,瘦得像只蛐蛐,满眼精光,一个饿虎扑食,牢牢地把我的裤腰带扯在了手中,他兴奋地呼喊同伴:“动1动1,我是动13,嫌疑犯已经被我逮捕,请求支援!重复一遍,请求支援!”

  四眼一看情况不妙,照着他脑门儿一脚狠踹。我说袭警要不得,天下警民是一家,你打他跟打我儿子一样,看着心疼。

  胖子仗着个头壮,将通道堵了个七七八八,有两个大盖帽想要突破他的防线硬挤过来,衣服扣都挤掉了,还是没有成功。

  ”老胡,快跑,我顶不住了。”胖子憋了一脸酱紫,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揍开了,满脸的血印子。我心里明白,以他的身手,远不至于被几个小片警弄得如此狼狈。他必定是为我着想,唯恐事态扩大,所以才会硬顶在枪口上不肯轻易还手。Shirley杨本来跑在最前头,这时她猛地一刹,朝我们大力地挥手,意思说出口近在眼前。

  我见胖子受伤,也顾不得那么许多,提起地上的小警察一把甩了出去。其他人原本都在围着胖子打转,一瞧自己人被提溜起来,急忙去接。胖子乘机抽出身,可能是失血过多的缘故,他脚下不稳,要不是我上前搭了一把,差点给摔个狗啃泥。

  趁着眼下形势混乱,我们撞开了招待所的后门,一鼓作气逃出了半个多钟头的路程。那个时节不同今日,南京的基础建设还没有完全翻新,火车站附近多是农田,要不就是刚刚兴建起来的工厂,大半夜的,想找个有人烟的地方比登天还难。

  ”先找地方停下来,给胖子止血。”

  胖子被我和四眼搀扶着,脑门儿上顶了一条秋裤。我们跑得太急,没工夫为他处理伤口,我从包里胡乱抽了一件衣裳出来打算先把伤口捂上再说,好在是条棉质秋裤,万一抽中了内裤,估计胖子能当场把我揍死。因为不确定对方是否会穷追不舍,安全起见我们只得先藏身在一片收割过的稻埂田里。

  南京这地方,四季分明,独缺暖春。九九寒歌唱到头,扒了棉袄直接凉拖,别看现在三月天,照样天寒地冻,冷得人鼻涕眼泪一把抓。如果再不抓紧找个地方停下来休整一下,我怕我们四个都吃不消。眼下一片漆黑,胖子不断地喘着大气,四眼抽了抽鼻头,哆哆嗦嗦地翻出一张南京地图来。我见状急忙去掏衣兜,想找盒火柴出来照明,不料手指一入口袋,先是被一件滑溜溜的东西碰了个冰凉。

  我心头一惊:薛二爷的救命锦囊!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