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QQ空间 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收藏本站 RSS 订阅


鬼吹灯全集      精绝古城     龙岭迷窟     云南虫谷     昆仑神宫     黄皮子坟     南海归墟

怒晴湘西     巫峡棺山     圣泉寻踪     抚仙毒蛊     山海妖冢     湘西疑陵     牧野诡事

推荐小说《鬼吹灯全集》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流氓艳遇记》 《特种兵在都市》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第六章 生死簿

所属目录: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发布时间:2014-07-16    作者:鬼故事大全


  听他的口气不像是在讹我,可这腿长在我自己身上,要去要留全凭我自己的意思,难道他还有什么办法将我强制拘留不成?老爷子见我不信,就命竹竿子拿了一本线装小册子出来,我正要瞧瞧他到底想耍什么花样,就接过来随手翻了那么几页。

  那本精致的线装小册子上记录了不少人名。我粗略地翻看了一下,并没有看出什么大名堂,正想要还回去,却被其中一页纸上的内容钩住了目光。

  原来那一页上赫然写着“胡八一”三个大字,而这三个字无论怎么看都是出自我的笔下,绝不是旁人仿造的。我回忆了很久,实在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在这本小册子上留过姓名。最离谱的是在我的姓名边儿上还标注了生辰八字,分毫不差。我迅速地向前翻了几页,发现有几个名字看上去好像在哪里见过,估计都是打洞掘沙的老同行,同在一条道上混,虽然不曾打过照面,却也混了个耳熟。

  难道桑老爷子开店是假,暗地里是在为政府办事,专门负责调查那些民间盗墓倒斗的非法勾当,是一位吃皇粮领皇命的离休老干部?如果真是这样,那我这个跟头可就栽大了,急忙又把小册子从头到尾翻看了一遍,确定胖子和Shirley杨并没有和我一起“金榜提名”,心头的绳子这才松了一节。

  “怎么样,你明白了?”

  “我明白了,我全招。我愧对祖国多年来的教育,愧对部队领导对我的培养。我只有一句话要说,一切都是我的主意,其他人是无辜的,他们全都是被我胁迫被我利用的。我才是罪魁祸首,万恶的法西斯独裁者。”

  这段独自我私底下已经练习过无数遍,刚入行的时候我和胖子各自准备了一份,这么多年一直没落下,时不时地会找个空旷无人的地方拿出来练一练。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今天总算让我撞上了。也好,省得成天提心吊胆。待会儿老爷子要是刑讯逼供问起共犯的情况,我就给他来个一问三不知。有本事他把我弄进奥斯维辛集中营,倒要看看谁的骨头硬。

  他起初以为自己听错了,后来又叫我重新说了一遍,随即大笑:“你这个驴崽子,不错,不错,倒跟我年轻时候有几分相似,哈哈哈哈……”他笑到最后几乎直不起腰来。本来在一旁面无表情的竹竿子也忍不住捂着嘴偷笑了几下。一瞧这对老小的神情,我知道自己肯定是猜错了,顿时觉得不好意思,只好请他赐教。

  竹竿子像早就等着我发问,拿出进门时让我签字的宣纸往桌上一摆,然后拢起手缩回桑老大身边,便不再多话。

  “这种纸,叫双飞翼。”桑老爷子指着两张纸上的签名说道,“是一门早已失传的手艺。”说完提起毛笔,在一张空白的宣纸上落了几个字。我立刻打开手中的线装名册,果然看到了一排陡然出现的“天下为公”,与桑老爷子写在宣纸上的墨宝一模一样。

  “双飞翼”固然神奇,我胡八一也不是被蒙大的。你以为这样就能把我留住?老头子似是读懂了我的心事,又翻开其中一页,指着一个用黑线框出来的名字说:“你不妨看仔细,他和其他人有什么区别。”

  我心想不就是名字吗?就算是洋文又有什么好稀奇的。它能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难不成这人姓王名八蛋?

  桑老爷子一再要求,我不便推托,只好反复揣摩,倒也瞧出一些细微的差别。这人叫“林聚水”,名字被黑线框得四四方方,小册子上除了生辰,还标注了他的死忌,这小子死的时候正值青壮年,比我还小了几岁。最特別的地方要数页脚上的图章,金底镂空的模子,图章上的内容看着有些别扭,一时间只觉得似曾相识,却说不出个所以然。

  再看下去,又陆续找到几个被框死的人名,年纪各不相同,却同样都有一颗金章敲在页脚。我虽猜不透图章刻文的含义,不过印在死人名字下面的料想也不会是什么好玩意儿。

  这桑老头太爱卖关子了,稀奇玩意儿一个接一个地往外抛,却又不肯透露其中关联。自打进了“一源斋”,我一直被他牵着鼻子走,到现在连人家半个底儿都没摸着,再耗下去恐怕也是多说无益。我就把小册子搁回老人家面前,准备撤退。

  桑老爷子摩挲着那个小本,慢条斯理地说:“这些人,和你一样都是能够从我‘一源斋’里取走藏品的能人。不过,后来大多死于非命。”

  我一听就急了,《三项纪律八大注意》里讲明了不拿老百姓一针一线,我坐了半天连水都没喝您半口,这帽子扣得忒大了点儿吧?

  “老爷子,您说笑了吧?我胡八一白手来空手归,您店里的宝贝,半件都没碰。这可是名誉问题,要不您搜我身得了,不带这样胡乱冤枉人的。”我边说边拉外衣拉链,桑老爷子止住我说:“你有所不知,我店中的规矩是‘货挑人’。昨儿夜里在内堂, ‘虎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独独挑上了你,这就是你们的造化。这颗珠子现在已经是你的东西了,至于你要不要,拿不拿,那都是你的事情。不过打今儿个起,你名字下面就要敲上‘霸王印’,此物不得转让不得过继,只有等你撒手人寰那天,它才能有下一个主家。我们‘一源斋’在全球一共有二十四家分店,今后不管你走到哪儿都是我们的客。”

  我一听这是家奉行强买强卖政策的霸王店,心头顿时燃起了一股无名火,面子里子都不要了,撕开了脸皮说亮话:“桑老先生,说句您不爱听的,这珠子再好我也不能要,外面有多少人等着我也不怕,我胡八一要走,除了毛主席他老人家,谁也拦不住!”

  我与桑老头撕破了脸皮无非是想让他赶我走,没想到他却不生气,只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你这小子,若是早几年叫老夫碰上,还有机会收来传个衣钵,只可惜我年事已高,有心无力。你想走我也不愿强留,只是命中该有的,你早晚还会回来便是。”

  我对他这番毫无根据的预言嗤之以鼻,象征性地一拱手,转身跨出了“一源斋”的大门。

下一篇:
上一篇:

发表评论

内容: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